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昏迷

  呵呵,男儿有泪不轻弹,看你泪汪汪的,像个小姑娘一样。大伯开始笑他。王子元擦干眼泪,忽然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他抬头说,我手里······还有噬血青虬的鳞片呢。

大伯和老爸的笑顿时僵住了,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放下了筷子。大伯起身,踱了一会儿说,这个,子元,你先别担心。我们推测,青虬鳞片入体,你现在多多少少应该有了噬血青虬的气息,它会把你当成同类,不会再攻击你。

可是它的鳞片,它的鳞片留在我手掌里不见了,而那王小军又在我身上看到了噬血青虬,这是什么意思?

唉!大伯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老爸一眼。老爸面色凝重,摇摇头说,我们不知道,关于噬血青虬,人们所知甚少,至于鳞片留在你体内会有什么变化,我们真的猜不到。这些年我们观察你,没发现什么异变。

从医学角度来讲,大伯接住话头继续说,有两种情况,一是融合,二是潜伏。要么鳞片与你的气血自然融合,要么它潜伏在你体内,在某种情况下会触发。

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鳞片一离开龙身便失去了力量,这是最理想的一种可能。老爸眼前一亮说道。

可能吧,前提是我这一辈子都不再碰到它。王子元除了接受别无他法,怕什么呢,不就是身上可能埋了个定时炸弹嘛,只要它不爆,那就好好活着,况且只有三分之一的可能。王子元自我安慰着。

你们快吃,吃完子元和我去村西看看王小军。大伯扔下一句话,向前院药铺走去。王子元问,老爸不去吗?

你们先去,我随后瞧一眼就行了。

王小军,那个六岁的男孩,竟然看到我体内的噬血青虬。看来,老爸的第三种可能并不存在,那么,炸弹就有一半的几率是真的,我只剩一半的机会。

死生各半。

王大夫,你要救救我家小军啊。孩子他爹在外打工,让我看好儿子,现在——张妇人一见到王子元前面的大伯,就哭诉道。

孩子呢,我先看看他。

在床上躺着,叫他吃饭也不起来。张妇人说着领二人到了屋里。

啊!王子元一见到王小军,便忍不住轻叫了一声,很是吃惊。只见王小军脸上黑气弥漫,嘴唇苍白已毫无血色了。不是嘴唇发紫吗,怎么变白了?王子元问。

嘴唇发紫是气血凝滞,寒症,现在苍白无血色,气血不足,快要散尽。脸上黑气明显,是死气聚集啊。大伯给王小军把把脉,又按了按孩子的肚子。脉象微弱,腹软而空。

从昨晚到现在,小军一直熟睡,饭也没吃。张妇人说。

熟睡?他这是昏迷!你这个当妈的怎么这么不操心,儿子病危了都不知道。大伯怪道。昏迷?张妇人反应过来,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坐在儿子床前不停的呼唤。

大伯,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王子元问。

第十六章 昏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