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欠债的和讨债的

  刘良俊是欠债的,欠债的是大爷,我有钱还好说,我没钱还,你不能把我怎么样。老弟是讨债的,讨债的是孙子,是孙子就得堆着笑脸,笑嘻嘻的跟债主说:“先生,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把我们的款子给结了。”

老弟看见刘良俊没好脸,他更不好受。为了讨回债,他硬顶上去。老弟放松心态,巧妙的伪装成,宽松幽默的表情。

有句话说得不错,微笑,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刘良俊对老弟的敌对态度,顿时,减缓了好多。

刘良俊刚谈成一笔生意,他的心情比较漂亮。老弟跟良俊先聊家常,他东拉西扯,他想着法子,勾起刘良俊聊天的兴致。刘良俊跟老弟都是健谈的人,他们在一块说了很多话题。他们说话的口水,都喷到桌子上面。

老弟趁刘良俊高兴,他说起欠款的事情。刘良俊满口答应,他拿出红扑扑的人民币。

老弟悬挂在喉咙的心,悄悄的放了下来。他将钱放进随身的背包,老弟暗自庆幸。老弟继续跟刘良俊打哈哈,他曾想过拿了钱就跑。但是,这样会被别人说的。

商讨完债务,老弟走出伟达公司,他那悬挂在胸口的心思,一下子瘫软到地面。

刘良俊欠的款实在太多了,万一,他卷款私逃,老弟直接掉进地狱。在楚平还没来城里,老弟被客户逃了将近一万多块。

老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血腥的惨痛教训。

几年前,老弟每天都要到,城里的工厂和公司,询问他们需不需要订购复印纸印刷品。

老弟问了十家公司,只有一家公司有回应。他们的回应就是,你留个电话,我们有需要的通知你。撞见这种礼遇,还算是运气好。碰上不想听你说话,像赶乞丐似的,连推带拉的轰走。

老弟跑业务的那个心酸啊,别提有多难受。为了生计,为了家里父母,还有读书的弟弟,他只能拼命顶。

在那非常困难的年头,老弟没有指望过哥哥,楚平经常生病,不适合来城里打工。等到楚平的身体趋向稳定。老弟已经在城里,苦熬了五六年。

老弟自己都说不清,在城里经历了多少屈辱,付出了多少努力。等到他在跑业务的道路,打开崭新局面,他快累垮了。

老弟没高兴多久,灾难跟着来了。那是他来城里的第三年,05年发生的事情。

这家公司在福田区嘉宾路,他们经营超市业务。公司老板是东北人,来鹏城打拼十年。

老弟跟他很熟,他们常去饭店吃饭喝酒,他们在一块玩的时候,称兄道弟,你情我深。他们的情份,两胁插刀,肝胆相照。这家公司的老板,跟老板那是什么话都说。差点没把心掏出来。

老弟跟他有一万多块的生意额。这笔数目,足够老弟忙活一年。

这家公司的还款日期经常变化,有时候还一点,有时候不还。老弟有些怀疑,他不敢当面说出口。

老弟跟这个老板,没到撕破脸的关口。在那个时候,老弟没有意识到,一场灾难,悄悄降临。

那个,跟他称兄道弟的老板,一声不说就跑了。老弟刚听到消息,他整个人全傻了。老弟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已经到了,烈焰滚滚的地狱。他欲哭无泪。

这位老板欠老弟的一万多块货款,从此,变成了老弟的债务。老弟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总算把货款还给公司。在那一年的时间,老弟所有的努力,全都用来还债,偶尔,有一点钱寄回家用。

那年发生的事情,好像就在眼前,老弟的眼泪,湿润了脸庞。老弟擦干泪水,整理好情绪。老弟忍不住担心楚平,凭哥哥目前的社会经验,若是遇到骗子,肯定吃大亏。

老弟回到龙华。龚海霞跟他说,楚平还没回来。老弟露出担心的神情,龚海霞说:“别怕,他这么大的人,你怕别人把他卖了。”老弟说:“我就怕他会被别人卖了。”龚海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弟跟龚海霞一块吃饭。龚海霞问:“货款催回来了吗。”老弟说:“要回来了。”龚海霞说:“那就好。”

楚平还没有下班。老弟跟龚海霞留了饭菜给他。

楚平知道老弟给他留了饭菜。楚平也知道老弟,担心他被别人骗。楚平经历过不开心的事,他见过的魔鬼不算少数。

楚平看城里的社会环境,他根据环境改变个人的理论,推测出自己三年后的模样。

如果,他在城里呆三年。他将变成心思缜密,城府极深,自私,冷漠,不管他人死活的家伙。楚平打了一个冷战。

楚平没有选择,老家找不到工作,他只能在城里努力。楚平想过,只要在城里获得成功,就可以把失去的光阴,全部追回来。

你要在城里获得成功。就得在城里学习长大。学习长大的过程,就是把以前残存下来的善良,一点一点的丢弃。

第二天,楚平照旧到八卦岭上班,下班的时间又到了。楚平又看见客家少女的身影。她跟着四楼的厂长,一块走回宿舍。

客家少女的身影好靓丽哦。楚平赞不绝口。

第十章 欠债的和讨债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