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八)

  那天我帮着她搬家时,看到了那个保温桶,那个为了我爱的人曾经紧紧握着的保温桶,在我爱的人离开的那一天不知所踪的保温桶。我问她“它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是我和你第一次见面时你留给我的礼物。这么多年每当我找你找得失望时就拿出来它看看。它是我的吉祥物。”

“把它扔了吧。”我对她说,“我已经在你面前了,不需要它了。”离开时我们把它丢在了出租屋。

自从我和何丽娜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我压抑在心底的痛和夜深人静时的烦躁出现的越来越少了,有时看着她系着围裙在屋子里忙碌的身影就会莫名的心安,我想也许是时候结束单身生活了。

婚姻,这个词在之前我从没有在脑子里想起一丝一点,可现在我不仅想到了结婚,还想到了结婚以后的生活,想到了我们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这样的生活我想会很好的。

于是,我走到了厨房看着她,她回头向我挥挥手说“你在外面等着吧,饭马上就好。”

我笑了,笑里透着酸楚,我不知道这份酸楚来自哪里,也许来自纠结多年的心底的那份爱终于被我放弃了,也许来自对何丽娜的愧疚。

我上前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她,轻轻的在她耳边说“这个礼拜和我回家见见我爸爸吧。”我感觉她的身体一僵,随即想转回身来,可我紧紧的抱着她没有放松的意思,我不想让她回头看到我眼里的酸楚。

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抚摸她的皮肤,她抓住我的手说“先吃饭吧,要不一会儿要凉了。”

我小声的对着她的耳朵说“可我不想吃饭。”

她犹豫的松开了我的手。她从来不会反驳我的意见,只要是我愿意的她都会选择顺从。

那天我和她从厨房闹到了卧室,又从卧室闹到了客厅。我很久都没有这么放纵肆意了。那天我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事后我摸着她的肚子说“这里会不会已经有了小宝宝?”她红着脸笑了。

她是腼腆的,总是会像现在这样脸红。我想起了第一次带她回家,她羞涩的红着脸却主动迎合我的样子。和我之前的交往的女孩子都不一样,但是却让我想起了孔令雪。那天居然是她的第一次,起初我吓了一跳,之后却让我流连忘返。不是因为这是她的第一次,而是因为她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生日的那个夜晚那个她。

很快我们见了彼此的父母,订好了婚期。

于是,我来到了孔令雪家给孔爸爸孔妈妈送上我的请柬。进门时我看到了门口的皮鞋,我知道那是李宇昊的。

同样的我没有见到他,大概他又在孔令雪的房间里吧。不知道他在那里会做些什么?回忆?思念?还是伤心?

(九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