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五)

  我再一次看到孔令雪是在接到孔爸爸的电话后,孔爸爸在电话里哭着告诉我,小雪去了。是的,她去了她的世界,一个我去不了的世界。孔爸爸对我说,对不起,我们太悲伤忘了你。是呀,我总是被遗忘的那个人。孔爸爸又说,你想见小雪最后一面吗?是的,我想见她最后一面,最后一面我怎么可以不见呢?

在医院的太平间,她安详的躺在那里,没有想象中的面目狰狞,像是睡着了一样。我握着她冰凉的手,就像握住那满天飞舞的雪花。我对她说,小雪,记得每年冬天来看看我,我等你。我俯下身抱着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微笑着说,小雪,再见。就如同她最后微笑着对我说的一样,再见,再也不相见。

我看到她身上穿着一条蓝裙子。这样的季节,这条裙子一定是特意穿上的,我想这条裙子一定和李宇昊有关的,却不由自主的回头和站在旁边的孔妈妈说“小雪穿这样的衣服会冷的,应该给她换一件。”孔妈妈摇摇头说“这是小雪要求的。”明明知道是这样的回答,我还不死心的问“是李宇昊送她的吧。”孔妈妈点点头“是在她十六岁那年夏天的时候,小宇从国外寄回来的,她一直舍不得穿,说要等她到了国外再穿给小宇看。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就查出她得了肺癌,再也没有机会让小宇看到了。”说着孔妈妈就哭出了声“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命不好拖累了小雪,她本是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和人生等着她的,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大概是我做错了什么,可是如果惩罚就应该惩罚我,小雪她从来就是个善良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呀。我的小雪,你让妈妈怎么办呀?”

“我离开时她的状态不是很好吗?怎么会这样?”

“是呀,我和她爸爸也是这样觉得,还去问了医生,医生对我们说,是回光返照,他说是回光返照。”孔妈妈大声的哭了出来,我想安慰她,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说节哀顺变?我都节不了哀顺不了变。说要坚强,一个失去女儿的老人怎么坚强。

我想跪在孔妈妈面前叫她一声“妈”可是我知道小雪是不会喜欢的。我只有默默的走过去,握住孔妈妈的手说“阿姨,以后我来照顾你,我会像小雪还在一样,你把我当成小雪就好,我没有妈妈了,您没有女儿,以后我们就是母子。”孔妈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只是哭的不可抑制,我不知道她是没有听到我的话,还是不想答应我的请求。可我知道的是在她和小雪的心里,这样的事也是那个人来做的。

阴森森的太平间里响着孔妈妈的哭声,半天她抓住我的手说“小雪走的时候要我转告你,她说谢谢你陪她这些日子,才让她在最后的日子不觉得太孤单,只是这最后一程她想自己走了。

(八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