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七)

  只是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真的会对孩子好,没有爸爸的孩子终是有影响的吧。那孩子跟着他们也可怜,这么大了都没有上过幼儿园,没玩过什么像样的玩具,也许堆堆雪人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玩的了。”说着那人看向了外面的雪人。

我们随便的买了些东西离开那里,一路静默的往回走。走到医院住院部楼下时,孔令雪说“齐辉,我想我应该感到幸福,如果我和宇一直走下去也许最终的结局并不是那么好,我现在离开了,带走的是我们最美好的记忆。”她回头看着我笑了,那种让人心酸的笑“我是不是应该死而无憾了。”

“小雪,你不要这样说,你会好好的,我会和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我们不是说好还要去旅游吗?我还会在冬天陪你堆雪人……….”

“对不起,对不起,齐辉,我什么也给不了你。”她打断我的话,却只给我‘对不起’三个字,我在她的生命里只有这三个字。

晚上我再一次的打开孔令雪的笔记本————

“该来的月经一直没有来,我害怕了,我怕是怀孕了,我这样的身体怎么能承受这样的事。我控制不住的第一次对齐辉发了脾气,最后证实是虚惊一场。我想起那次陪着楚辞和林倩去医院的事,那天齐辉要我帮着劝劝林倩,可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我说什么?说她放弃自己的所爱和楚辞在一起?我能明白她的心情,我说不出。说她追求自己的所爱吧,可我理解人的身不由己,我也说不出。我唯一想说的是孩子,许多人想要还要不来,不能要,他们却不珍惜,人总是在拥有时不在意,失去时又悔不当初。我就是那不能要,要不来的人,我永远也不会体会到怀孕生子的幸福,永远也体会不到看着孩子长大叫我妈妈的幸福了。可是这样的话我也没法说,所以我只有沉默的陪着他们。

再一次化疗时,我问医生关于月经的问题,他对我说,因为我的肿瘤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所以他们更换了化疗方案,而这种化疗的方法对我的生理周期有一定的影响。最后他对我说,这种化疗方案已经进行了三次,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现在我的身体状况需要住院治疗。我明白了我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接到齐辉的电话后,我推迟了入院时间,我想为我和齐辉的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可是本就不圆满的开始怎么可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呢?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

当齐辉带着我走遍A市的大街小巷,带着我在那座我没有记住名字的山上看日出时,我才发现这个句号不是我为齐辉画上的,而是齐辉为我的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当那轮红日慢慢升起,就那样毫无遮拦的将自己的美丽展现在世人面前时,我才知道原来一天的开始是这样的壮观,而我呢?还没有经历这样的时刻人生就已经要谢幕。

(七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