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三)

  宇说他等我长大,他等的起,可现在等来了什么?他说我的一切都是他的,可现在呢?如果我知道是现在这样的结果,我想我那天会在他的怀里多做些动作,宁愿他忍不住,宁愿他那时就要了我,宁愿他等不起。这样的话,我的一切就真的就是他的了,可是没有如果。

晚上和齐辉在外面吃了饭回到小窝,他一脸欢喜的对我说,我出去一会儿,你等我一起看流星雨。我没有理会他,也没有心情看什么流星雨,可谁知道过了很短的时间他就回来了,拉着往楼顶走。

在站在楼顶的一霎那,我不可抑制的哭了起来,铺着漂亮桌布的桌子,鲜花,红酒,和我爱吃的甜食,宇说过的一切就这么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可是宇呢?宇在哪里?是不是在大洋彼岸,以同样的方式和另外一个人度过浪漫的一夜?我失去了宇,这一切对我还有什么意义?是呀,我要死了,什么也都没有意义了。

齐辉抱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该怎么对他说,说我想起了我爱的人,说我在死之前能这样的过一个浪漫的流星雨之夜,感动不已。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着他放肆的哭,无所顾忌的哭,歇斯底里的哭,仿佛要发泄掉心里所有的委屈,不甘。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只是当我平静的坐下来后,才明白我是来看流星雨的,才明白我是和我的男朋友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我怎么可以在我的男朋友面前想起宇。宇,那个对我说等的起的宇,已经不在等待。那个对我说要陪我看一场浪漫的流星雨的宇,已经将这一场浪漫给了别人。那个说和我走遍三山五岳,江河湖海的宇,已经不再陪在我的身边。他像镌刻在我生命里的文字,挥之不去。

我不由自主的和齐辉谈起了宇,这是我在齐辉的面前第一次提到宇。我说了宇的名字,说了宇的妈妈张阿姨,说了我们小时候的许多的事情。我只是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不管不顾的说,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道齐辉听了会怎么样,我只是停不下来。我明白只因我心里难受的厉害,唯有这样减轻痛苦。

只是我忘了齐辉的感受,我也顾不了他的感受,我想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可我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对谁都无私,一个宇已经让我心力憔悴了。我只能对齐辉说对不起,也只有对不起,从我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天就注定是对他的伤害。

可是,当我抱着齐辉在流星雨中许下‘希望宇永远快乐幸福时’,齐辉说出了宇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不许喜欢别的男生,要不然我要怎么办?这一句话重重的敲在我的心上,疼得我说不出话来。我哪里有别的男生,我只有一个宇,可齐辉我该怎么对你?”

看了这么长时间孔令雪的笔记,我已经习惯了里面的一切感受都是因为李宇昊。

(七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