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一)

  下午没课,我晃悠着去医院取了表,在路过妈妈的病房时,我习惯的推门而入,却已经是物是人非,里面又住进了新的病人。我连连道歉,心里却想哭,我多想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再看到那个人,房间还是原来的房间,却再也没有那个人了。我心里难过的跑到楼梯间抽起了烟。现在的我总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躲在角落里抽上几支,我发现我的烟瘾越来越大了,一天一包都已经不够了,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我的心情在几乎没有好的时候。

几支烟抽完后,我没有返回乘电梯下楼,而是直接顺着楼梯慢慢的走。在走到不知道几层的时候,看到两个护士躲在楼梯间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和我没有关系继续下楼,就在我刚刚转过楼梯转弯向下走时,就听到推门声,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就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13床孔令雪注射杜冷丁,护士长到处找你们呢。”

当“孔令雪”这三个字飘进我的耳朵里时,我停下了脚步,想是不是自己精神恍惚听错了?她怎么可能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和她的李宇昊在国外吗?不可能是她,也许是同名同姓,怎么可能是她呢?我心里一直说着不可能,人却已经跟着那个护士走到了病房。在病房门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那个我一直以为和她的青梅竹马去了国外的孔令雪。我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门外,从没有关上的门缝里一直看着她,不停的问自己,怎么可能是她?怎么可能是她?这里是肿瘤医院,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才19岁,怎么会的这样的病?直到那道门关上。

我就这样站在她的门外,中间隔着一道关上的门,恍如隔世,我不敢跨出这一步伸手打开那扇门,我怕,我怕。看着这道门我哭了,张大嘴却哭不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流到我的嘴里,苦涩的味道蔓延到身体的四肢百骸。我这样奇怪的站在这里哭泣,竟然没有一个人过问,大概医院里每日上演的生老病死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了。就这样当我平静下来时,我面对的那扇门开了,走出的中年妇女奇怪的看着我问“你怎么站在这里哭?”我没有说话凝视着她,她和孔令雪长得太像了,她继续问“你找谁?”我尽量控制我颤抖的声音说“阿姨,我是来看小雪的。”

我随着孔令雪的妈妈进到病房时,孔令雪大概刚刚注射过止疼针的缘故,已经沉沉的睡着了。我看着她的沉睡的面容,不能自抑的哭了,她变得比以前更瘦了,脸色发黄,可是在我眼里她还是那么漂亮,我想伸手抚摸她的脸庞,我想紧紧的抱她,我想吻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可碍于她妈妈在场我只能用我的眼睛代替我的身体做这一切。我的眼睛一遍一遍的巡视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身体,她的一切,每看一遍我的眼泪就流的更多。

(五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