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

  那晚我睁着眼到天亮,第二天起床后我先去水房冲了个凉水澡,冷水打在我的皮肤上一片冰凉,可是却没有我的心凉,我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回去刮了胡子,换了衣服,将自己收拾好,然后去上课,大家都和看外星人一样的看我,没什么反正已经被他们看了很久了。课上我尽量让自己的思绪集中在讲台上,只要一发现自己走神我就使劲的掐自己的大腿,一节课下来我的大腿一片乌黑,没什么反正我现在只觉得心痛,其他的痛觉一概感觉不到。

我也恢复了以前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一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只是楚辞疑惑的看着我说“兄弟别憋着,小心憋出内伤。”董森对我说“想哭的时候找我。”我给他们回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笑笑表示自己没事。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痛就会像藤蔓一样缠绕我的全身,让我喘不上起来。然后我就会想起她,想起她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情形,想起那次圣诞节雪天我们的第一次接吻,想起情人节我们肆意玩闹和寂静无人的操场上我们紧紧相拥,还会想起我生日那天她极致的绽放,而当我想起这一切时,我的心会更痛,然后我的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流下来,但是我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会过去的。于是第二天依然会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和大家说笑。我发现原来我还会演戏,我自嘲的想,如果有一天我因此而成为明星是不是还应该感谢孔令雪?在我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是不是还要感谢那个连分手都没有说的前女友。不知道那时候她是不是坐在电视机前,对自己丈夫说,看那就是曾经被我甩掉的傻瓜。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和她的一切就像一出她自编自导自演的戏,只是我还沉醉在其中的时候,大幕拉上,灯光亮起,我才发现这美轮美奂的一切只是虚幻。当大家都谢幕离开却只有我留在这个舞台上不愿离去,不愿相信美梦的幻灭。

在这期间我依然会写信,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了还是为无处宣泄的情感找一个出口。

小雪:

董森说的对,生离好过死别,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是怨,就是恨,也有怨恨的对象,即使你不爱我,我也在你生命里存在过,在你的记忆里留下了印记。在某个寂寞的夜晚也许你会想起还有我这样一个存在,那也是我的一种幸福。只要你好好的,而我就终会见到你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还记不记得我?也许在某天当我们面对面走过时,会觉得彼此熟悉却互不认识,我期盼那一天的到来,因为那样意味着我真的放下了你。也许到那时是你忘记了我,那样的话我会对你微笑,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和你打招呼。如果有幸到时你还记的我,我也只会对你微笑着说,好久不见,然后离去。也许这就是我们最好的结局。我会努力的把你忘记的,我会努力的让你从我的心里离开,一个轻视我的人不值得我留她在心里。最后我祝你和你的李宇昊幸福。

(四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