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

  “哎,林倩她们宿舍一个同学认识你家那位,说她有个青梅竹马很要好的男朋友,比她大五岁,又高又帅家庭条件又好,现在在国外呢,对她死心塌地的,就等着她大学毕业过去就结婚。”看着我无动于衷,楚辞有点着急的接着说“我这可不是挑拨是非,我是怕你吃亏,别到时候让人给耍了。”

“我知道了。”我轻描淡写的说。

“知道了,是早就知道她男朋友这事了?那你还和她好,你小子傻呀。。。。。。。”看我爱答不理的样子,董森拽着楚辞打断了他的话,直说“齐辉是明白人,你别瞎操心了。”说着就拉楚辞离开了宿舍。我知道楚辞为我好,可我该怎么办?我提出分手?我舍不得,质问她?我怕她明白的告诉我这是事实,逼她和那个李宇昊说清楚?我怕她会舍我而去,我只有选择沉默,装作不知道。原来窝囊说的就是我。

窝囊的我在接到了她说已经回来的电话,顾不得楚辞的话带给我的心里阴影,像一个受主人远程遥控的机器人一样,迅速的执行回到她身边的命令。回到小窝时她正在厨房烧开水,我走过去关掉火,抱住她,亲她,我坏笑着说“我要看看我的私人物品是不是让别人碰过。”说完除去她的衣物,一点一点的抚摸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亲吻她的肌肤。然后色色的对她说“就剩一地方没有检查了。”当坐在橱柜上她无力的倒在我怀里时,我心里一片凄凉,我竟然只能用这种事情去证明她还是我的。

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我爱你。”如果是两相爱的人是不是我就会得到“我也爱你”的回答,可她没有说话,只感到我肩上一片水渍。我继续说“你爱我吗?”很久很久听到她喃喃的低语,分明在说“对不起,对不起。”原来同样三个字,我只配得到“对不起”,不知道那三个字她是已经送人了还是留着要送给别人。

我发现只要和孔令雪在一起我就会很快乐,哪怕我们之间存在那个我只听过名字没见过的人。今天我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我随口的说“太无聊了,干什么呀?是不是该运动运动了?”

“运动?怎么运动?现在外面很热的。”

孔令雪在这方面总是很迟顿。前两天中午和我宿舍的一起吃饭,她想吃冰激凌,我只好出去给她买,我刚走老大就对着他女友说‘看人家吃什么也不怕胖。’孔令雪接过来就说,‘吃完运动运动就好了。’老大不怀好意的问‘你们一晚上运动多长时间呀?’她居然没有明白的回答‘我们不在晚上做,早上运动。’一群老爷们做恍然大悟装,其实孔令雪说的‘做’是指做运动,而这个运动又有别于那个“运动”。楚辞又贼兮兮的问‘哦,你早上在哪做呀?’她还没明白的说‘公园,小区,哪都可以。’我买完冰激凌回来,就遭到了大家的围攻,‘行呀,齐辉,打野战的技术不错嘛,公园,小区,哪都可以,还是早上。’然后大家最近一见到我就问‘又哪打野战去了?公园还是小区。早上老头老太多,别吓着老人家。’经历此事她居然还不能第一时间明白所谓‘运动’的含义。

“我是说床上运动。”我无奈的说。

她瞪大眼睛,红着脸说“现在?这才刚刚下午。”说着声音忽然变得很小,低下头说“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不是才。。。。。。。。。。。”我简直笑的不行,她单纯的可爱,可爱的让我想笑。

“那你说咱们做什么?”我笑够了之后问她。

“要不讲笑话吧。”

“好,可是要是谁讲的笑话不可笑,就脱两件衣服。”

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她穿着吊带短裤,我穿着大裤衩光着上身,她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我,语气超级认真的说“那我不是一次就脱完了。你为什么老想这些事?”

看她认真的样子,我大笑着说“这也是男人爱你的表现,你可以留一件我给你脱,我不介意。”

“瞎说,你坏就是了,宇就不。。。。。。。。。。。。”她话虽然没出口,可知道她要说什么,是,她的李宇昊不是这样的人,我是坏人,要不然她的初吻第一次怎么会给了我,难道那个李宇昊会一辈子不碰她?瞬间我收起了我的笑容。再没有说话。

半天,她小心翼翼的说“我还是讲笑话吧。”看我没搭理她,“对不。。。。。。。”

“你讲吧。”我不想听她说对不起,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上初中的时候,班长和我抱着作业去老师的办公室,办公室开着门,本来应该喊‘报告’的班长大概喊习惯了,站在门口就喊‘起立’,然后我就看到办公室所有的老师瞬间都站了起来。”她看着我等待我的反应,其实我心里想笑的要命,可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强忍着说“然后呢?”

(二十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