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月凌晨他们在鸢萝宫休养之时,舒夜魑随尹青瞳等人连夜入了大漠,他身体精力消耗得所剩无几,却憋着那么一股怨气,竟生生的又撑了两日还多,直到出了大漠的那刻,他回首望去,极目黄沙,竟又一次生出悲凉与怅然。多久以前,他以为自己就这样在荒漠的深处安静的过下去,直到三十岁来临。他以为无论如何自己也能留得住那个倔强却精灵的姑娘,让她陪自己度过几个年头,至少在他去之前,她还能在身边。他以为……他以为……呵呵,是啊,就是他的自以为。

空有五百年记忆又如何,他依然连一句喜欢也说不出口,记忆里沉淀的却和心头惦记的完全不合……谁来告诉他,是该继续去赎罪,还是放任这一世去纠结另一段情缘?他茫然的对着大漠发呆,怆然,而后眼前渐渐发黑,遂向后倒去,不醒人事。

“唉,多情总被无情恼。”是尹青瞳清脆的声音,她及时的接住舒夜魑倒地的身体,看她体格与月凌晨相仿,手劲却奇大,舒夜魑这么大个人儿,她单手便接下了。

沈邪歪嘴蔑笑:“你倒替他感叹了,莫不是也看上这张脸皮了?”他一面俯身将昏迷的舒夜魑轻松扛了起来,粗鲁的丢进刚刚准备好的马车车厢,发出一声闷响。

尹青瞳咯咯笑了起来:“那脸皮当真是好看,就算是现在,也好看。”她扬着眉,肆无忌惮的承认,倒把沈邪噎住了,他瞪了她一眼,不再废话,转身去赶车,而徐镜之已在车上等候了。

尹青瞳随后轻盈的跃上了车,和徐镜之并排坐在车厢外沿,沈邪便轻扬了鞭子赶马上路。徐镜之道:“喂他些饭食和水,免得死了。”

尹青瞳道:“看他那样,多半是绝食昏迷,给他给玉魂丹不知行不行?”

沈邪插口道:“玉魂丹稀罕之物,怎的随意用?少主对你偏心,光给你了。”

徐镜之泯然而笑,不置可否。尹青瞳不甘反唇道:“怎是偏心了?是少主放心师叔和你武功比我好,我差点,当然给我救命用。”

“切。”沈邪不以为然。

“师叔,你说呢?”尹青瞳把玉魂丹取了出来,拿眼睛望着徐镜之等他拿主意。

徐镜之淡然道:“既是有就给他服下,若是回了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三人都撇不清干系,到那时,谁还稀罕这么个药丸?”

“就是,还是师叔明事理。”尹青瞳笑道,人就钻进车厢内,将玉魂丹捏碎,撬开舒夜魑的嘴,就着水,喂了进去。不多时,舒夜魑原本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一丝血色。尹青瞳又喂了他一些水,才将他放平了,自己又钻了出来,问徐镜之道:“师叔可与少主说了?”

“说了。”

“少主怎么回的?”

“让我们径自回山庄去,不必等他,他还有事。”

尹青瞳惊讶:“少主自己去办事?他……他那……能行吗?”她比划着没有把话说完整,但徐镜之会意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那么多年,他早习惯了,是你们总把他护得太紧。”徐镜之有意无意的瞟着尹青瞳,看她垂下眼,面颊却微微一红,没有言语,半晌才道:

“那就回山庄吧,带着这么个人在路上,总也觉得不妥当。”

“怕跑了?”沈邪问。

“武功倒是可以暂时封上,是怕他性情怪……”尹青瞳朝车内瞥了一眼,转而笑道:“那月姑娘可吃了他不少苦头呢。呵呵。”

“那姑娘……天生异象啊!”徐镜之忽然叹了一句。

尹青瞳倏忽敛容道:“不错,她好似扮演两个人呢……”

“嗯。”

“少主也知道了?”

“嗯。”

“什么指示呢?”

“没说,只让我们等他便是。”

“好吧。回山庄咯。”

第七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