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月凌晨和第九煜星夜兼程,直到次日的清晨他们才疲惫不堪的赶到了鸢萝宫外。

晨曦中的荒漠恬静如处子,微微扬起的尘幕宛若轻纱,朦胧了地平线那轮渐渐爬升的朝阳。胡杨林依然安详的屹立着,守着荒漠,守着浅滩,守着寂寞。这份清冷的寂寥让一身热汗的月凌晨生生打了个寒颤,有一种不安的预感没来由的盘踞上心头。

“月姑娘,快找他,快~!”是玄珠的声音急切的响在月凌晨的耳际,她从来没这样心慌过,即使是五百年前,他的剑穿透她的身体,她也没有惶恐。因为那时她知道他的未来,还有结局。

月凌晨喘着粗气,一夜无休息的赶路,早消耗去不少体力,再加上她的内伤一直未愈,此时的步伐已然沉重,不得已,她扶住了第九煜的肩头:“借一下。”

第九煜回头,瞥见她略发白的脸色,吃了一惊,道:“小月儿,你有内伤?”

“嗯。”她简单的回道,无力多话。玄珠在体内的惶惶不安已传递给了她,让她也一阵阵的心神不宁。她也恨不能当下就找到舒夜魑,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第九煜剑眉一蹙,翻过她的手腕,伸出三指搭上她的脉搏:“我看看。”

月凌晨却缩回了手:“先别管我,一时半会儿没什么大碍,只是疲乏无力,借你肩头扶一扶,往我说的方向走。”

第九煜看了她几眼,默然点点头,罕见的没有聒噪,扶了她,脚步放缓,按着月凌晨指的方向走去。

其实,那是玄珠在指点方向,方向感奇差的月凌晨在鸢萝宫来来去去就认得那么两条路,其余的一概不知。但玄珠却不同,但凡她走过看过的,一律记得清楚如手捧地图。于是,她在月凌晨的耳边指挥,而月凌晨传达出来,指挥第九煜。

弯弯绕绕的不知走到什么地方,二人来到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前。玄珠道:“是这里了。”

“什么地方?”月凌晨早就绕晕了。

“那个藏画卷的密室,你记得吗?”

“密室?”月凌晨一怔:“那个密室不是在虫屋那边吗?”她刚被抓到鸢萝宫时受的第一场欺凌,就是被兮怜兮悦两姐妹扔进满是毒虫的石屋子,幸好她误打误撞触碰了密道的机关才脱身,且顺便发现了那个藏满画卷的密室。

玄珠不禁笑叹道:“这是另一边的入口。”

“你连这都知道。”月凌晨不得不由衷佩服。刚要再走,第九煜拦住了她。

“小月儿,你发现没有,我们一路大大方方的进来,完全没有人阻拦。鸢萝宫似乎一个人也没有?”

月凌晨顿时惊觉,没错,方才她只一心指挥方向,没有在意,现下经他一提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鸢萝宫在此前,就算冷清,也还有那么几个宫人,还有兮怜和兮悦。她们在,早就出来阻拦了,哪能让他们这样轻轻松松的就入了宫内,还走得那么顺利!鸢萝宫,到底出什么事了?难道说,念湖山庄的人已经下手了?

“难道,难道来迟了?”月凌晨心神一慌。

第九煜扫视了四周后,摇摇头,道:“不像。”

“为何?”

他拿折扇点点额鬓:“直觉,直觉。”

“……”月凌晨不想与他多费口舌,感觉体力略微恢复一些,便松了扶他的手,径自向那小楼走去。第九煜见状,忙赶出几步,跟在身后,眉头却不自觉的捏在一起。这地方……不太对……刚要再出言提醒,月凌晨已一把将门推开,门喀拉一响,敞开,半晌不见异样,二人这才入了屋子,准备向密室进发。

他们这大大咧咧的行踪,丝毫没有想到,早在他们到达之前,已有另一波人秘密的潜入了鸢萝宫,且几乎将这里的每个角落翻了个遍。他们,就是念湖山庄的暗影,尹青瞳,沈邪,徐镜之。

当日,月凌晨和第九煜自京王府脱身离开后,山庄少主将离密令他们不必理会月凌晨的行踪,直接赶往鸢萝宫,无论如何都要将宝图找到。尹青瞳临行前问及舒夜魑该如何应付?将离眼睫轻闪,淡声道:“这等事,还用再问么?自己拿主意就是。”这一行人得了这样宽松的指令,便知少主要他们不择手段,意在必得。

但他们走的却并不顺利,次日的荒漠恰巧起了风沙,沙尘灰蒙蒙的铺盖了天空,视线只在一丈内。沙粒被风带得四处飞散,粗粗硬硬的刮擦过人的脸庞,一片片火辣辣的生疼。不得已,他们只好在流沙寨逗留了大半日,直到当天日落后,风沙渐渐停息,他们才动身星夜入了大漠。只是这夜晚的大漠太过荒芜,半点参照物也没有,沈邪虽来往于此间数回,不免也有些迟疑,行程便慢了许多。

待他们来到鸢萝宫,已是第三日的晌午时间了。沙漠的气候变化多端,一时晴天一时风起,这半天时间,又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鸢萝宫的白色屋顶在阳光下反射着清冷而耀眼的光。

沈邪前头领路,三人毫不费力的潜入宫中,却惊讶的发现,时隔七日,这里已然空无一人,便是轻步踏足,竟也能荡起空无的回音。这尹青瞳不甘心,执意翻遍了所有房屋殿堂阁楼,不放过每个可能藏匿人的角落,不说人找不到,就是人影也揪不出一个!他们这才确定,偌大的鸢萝宫,真的没人了!

“舒夜魑呢?他不会也弃了这里吧!”尹青瞳觉得事情有些棘手。没有人,就没地方问宝图,那么点大的宝图,想要藏得神鬼不知实在太容易了。难道真要掘地三尺,费这等工夫吗?

徐镜之却捋着下巴的几根山羊胡子,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沈邪亦奇道:“那对孪生姐妹也不见了,这可怪了,按他们的规矩,玉人终身不得擅离鸢萝宫……”

“还什么规矩不规矩,那个舒夜魑本来就不按规矩做事!”尹青瞳撇嘴反驳道。沈邪一时无话,求助的望向徐镜之。

徐镜之这才徐徐开口,推测道:“不急。若按你们那日所言,七日前舒夜魑因月姑娘离开而发狂,以他之性情将宫人尽数驱逐,想来也是可能的。”经他这么一提,另二人不觉点了点头,想起那日舒夜魑疯狂的形状,不免暗暗一叹,此人武功虽高,然心智却单纯了些,难免为情所伤。

“那接下来该如何?总不能空着手回去。”沈邪抱着胳膊,道。

尹青瞳咬了唇眉头一皱,心计顿生,转而展颜道:“好了好了,有招了!”此言一出,徐镜之和沈邪皆看向她,她道:“再寻一日,若不成,再说。”看那两人露出上当后鄙夷的表情,她权当做没看见,仍是笑道:“横竖是要找,那便仔细再找找,也许还有密室什么的呢?”

沈邪一顿:“嗯,你这话不错,我曾听那姑娘说,鸢萝宫中确有密室,只不过入口在何处历来只有宫主才会知道。”

尹青瞳嘻嘻一笑,拍手到:“这不就是了嘛,找吧找吧!”说罢人就选了个方向,一溜烟不见。沈邪与徐镜之不由相视泯然,也各自选了不同方向而去。即使毫无头绪如海捞针,也不能空手而归,叫少主责备啊。

第七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