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而鸢萝宫中,月凌晨和第九煜整整休养了三日,月凌晨才勉强骑上马背,却不时牵动内伤而龇牙咧嘴一番。兮怜这几日态度大逆转,对月凌晨是毕恭毕敬,全心伺候。月凌晨几次告诉她不必如此,她却固执依旧,月凌晨也只好随她。他们三人这日一早便整好行装,备好食物和水,准备离开鸢萝宫及西域。第九煜细细分析了事情的始末,以为舒夜魑既是自愿去念湖山庄,而念湖山庄对他又有所求,那他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有危险也轮不上他们担心,这是月凌晨的想法,她没把玄珠考虑在内,她不是圣人,管不了那么多。

第九煜说,现在比较可能出乱子的应该是紫麟门,因为桑寞是暗影已确认无疑,但其他人却不知道。按照月凌晨的性子,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他们决定去趟紫麟门,即使不受待见,也要探探情况。兮怜同行,她自称不愿再死守这荒凉的大漠孤城,不愿浪费大好年华,想跟着月凌晨去闯荡江湖见见世面。月凌晨原本并不太乐意,她对于兮怜还是存了几分戒心,但又转念想道,兮怜其实也不过是个可怜人,身为玉人的她没有半点自主权,就是这身份也是别人强加给她的,如今她想逃脱禁锢,自是好事,何必去计较过往种种呢。于是首肯。

于是兮怜领路,三人不紧不慢的离开鸢萝宫,穿越荒漠,走得不曾回头。途中,月凌晨问兮怜:“兮悦呢?为何不曾见她?”

兮怜道:“自那日我们被宫主驱逐出宫后,她发了一通脾气,便不知所踪了。”

“发脾气?发什么脾气?”月凌晨追问道。

兮怜神色黯了黯,道:“自是怨我不该多事……月姑娘也许猜得到,那日给你的迷药丸本不是我的东西,也是外人指使。那时我只一心想要你走,没考虑周全,到头来是害人终害己。”她自嘲一笑,抬眼望向远方。

月凌晨默默点了点头,对于那些事,她还没有细细推敲,经兮怜这么一说,她倒想起来,原来那日潜入鸢萝宫把她救出来的人就是念湖山庄的几个暗影。虽然始终看不清面目,但尹青瞳的声音她却记得,那日尹青瞳是在场的。原来,念湖山庄早就盯上鸢萝宫了,却不知是何缘故。

第九煜插口问道:“兮怜姑娘可曾听说鸢萝宫有三宝?”这疑问他早想问了,但始终担心兮怜有诈,故而不在鸢萝宫里问她。此时,人既已随行,便不必担心了。

兮怜却微微一愣:“三宝?”

“就是历代宫主相传的宝物?”月凌晨解释道。

兮怜恍然:“哦,是说这个。有的。自祖宫主创派以来,有独门绝技便有相应的独门武器,便是月姑娘见过的金针银丝。”

“那也就两样啊?”第九煜道。

兮怜点头:“对,一直都是两样,一直到后来,大概是第七任宫主时候,就多了一样东西,似乎是……似乎是一块布?”她蹙起眉头,仿佛也不怎么肯定。

“你也不知道吗?”月凌晨奇道。

“不知道。玉人是不允许知道那么多的,我也是听前任宫主偶然提到,才知道这些。”兮怜抱歉的笑了笑,她的笑容正映着骄阳,明晃晃的很是夺目。她确是个典型的西域美人,尤其是现下,散去阴霾,爽朗无比。

“那……那块布……又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第九煜不甘心继续追问。

兮怜摇头:“那块布来得有些奇怪,听说是中域流落过来的,可具体是什么,不知道。宫主为何将它作为掌门继承之物,个中原由只有历任宫主才会知道,外人一律不得过问。”

“原来如此。”月凌晨和第九煜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你们……要找那块布吗?”兮怜忽然试探的问道。

月凌晨略微一顿,转而笑道:“也不是找,只是听闻有这么件事,好奇罢了。”

“哦。”兮怜没有再问什么,无声一笑,赶马走出几步,前头继续领路。一时各自无话。这一路,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第九煜似乎也少了逗趣的兴致,不知心底盘算着什么,眼见着出了大漠,三人一路向南,走了十余日后,到了涵城。涵城离麒麟山所在的泗水镇已不算太远,三人商量一番后决定在城中稍作休整,反正紫麟门已近在咫尺,就不必急这一时了。三人寻了家安静的客栈住了下来,这一路风尘仆仆的,皆面带倦色,月凌晨闲话不多,一见床就倒头大睡,直到次日正午方才睡饱醒来。

睁开眼时,同房间的兮怜并不在房中,月凌晨起身,房内光线昏暗,一时辨别不出究竟是何时辰,她揉着惺忪睡眼走到窗边,推开窗,咦了一声:“下雨了?”怪不得光线不好。她又将窗子关好,此时门恰好被人推开。

进来的是兮怜。她端着盘饭菜,见月凌晨已经起来,抿嘴一笑:“月姑娘真能睡。”

“啊,实在累坏了。”月凌晨不好意思的抓了抓毛糙的头发,睡醒了都还没梳洗呢。

“要先吃饭还是……”

“吃饭吃饭。饿死了。呵呵。”月凌晨大咧咧的接过兮怜手中托盘,放到桌上,一屁股坐下就埋头开吃。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忙里偷闲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兮怜哧哧一笑,也坐了下来,道:“申时过三刻了。姑娘可是睡了一天半呢。”

月凌晨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的又笑,补充了一句:“怪不得我饿得慌。哈。”

“啧。没形象,粗鲁粗鲁!”门外不适时宜的传来某人的声音,随后一连串咋舌和叹气。第九煜一身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白衣就这样耀眼的显摆在了她的眼前。

月凌晨撇嘴低哼了一声,嘴里忙着吞菜没空理会。第九煜抖了抖衣摆,顿时,鼻尖嗅见一股清淡如兰的香气。月凌晨鼻子一时没适应,痒了起来,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喷嚏。第九煜哇的怪叫,闪到一边,站定后还弹了弹衣服,好像怕被唾沫星儿碰脏了似的。惹得月凌晨又丢去一阵白眼,这男人,没事弄那么香干嘛啊!

第九煜却又啧啧了好几声,才戏谑道:“小月儿真是不拘小节,裹着一身风尘也能睡得如此香甜,真叫人好生佩服。”

月凌晨正在喝汤,故意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兮怜一旁喷笑,道:“我就喜欢月姑娘这般性情呢,半点不做作。”那边喝汤的人听见这话,连忙稍事休息的冲她眯眼一笑。

第九煜心底好笑,嘴上却不饶人,道:“女子若都像她这般,天下男子上何处娶妻?本公子阅女无数,还没见过小月儿这样大大咧咧不修边幅不拘小节的女儿家。我说,拿你去当作赌约之物,想来也是可以。”

“什么意思?”月凌晨终于理他一句。

“你虽不是风雅之物,但也实属稀罕啊……”第九煜的扇子托上了月凌晨的下颌,一双桃花眼满是调戏和玩笑。

月凌晨不屑的拨开他,面无表情的起身,微微扬起小脸,一字一句道:“我本来就天下唯一,本来就稀罕,本来就难得,但是……此,事,与,你,无,关。”她剽窃了舒夜魑的逻辑思维,当初舒夜魑说起桑寞,就说了那么一句,她美不美与我何干?现在,自己什么样,和第九煜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同路,就算是伙伴,那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清澈而坚定的眼神触动了玩笑的第九煜的某条神经,他竟然收敛起笑容,泯然的点点头,转了轻松的口气道:“方才我已让小二替你备了热水,既然吃饱便梳洗梳洗,雨若停了,一道出去走走。”他边说着,人就走了出去,折扇别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里扣着,不知那心里又想着什么事情去了。月凌晨扭头朝那背影扮了个鬼脸,惹得兮怜又一阵好笑。

又去半个多时辰后,月凌晨这边才算换洗完毕,她着了身淡蓝的长裙,洁白的深衣,缠枝的银丝暗纹随着光线变换而时隐时现。月凌晨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奇道:“我包袱里并没有这套衣服啊?几时来的?”

兮怜一面替她整理,一面回道:“九公子昨日上街去买回来的,他说定然合适你,果然合适。”兮怜自愿担当月凌晨的丫鬟,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也越发的融洽了。

月凌晨唔了一声,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一双白底绣蓝色花纹的绣花鞋,也是崭新的,不用问,一定也是第九煜买的了。那个人,虽然性情轻浮,油嘴滑舌,吊儿郎当,不过眼光倒是不坏。她不自觉的唇角微微一弯。

兮怜在镜子里窥见了,亦无声而笑,道:“雨停了一会了,姑娘不如趁机出去走走,透透气也好。”

“雨停了啊?那好,我去走走。”月凌晨说着就往外走。

兮怜补了一句:“九公子楼下等着姑娘呢。”

“咦?”月凌晨刚要踏出门外的脚又缩了回来,眼珠子转了转,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那便让他多等等好了。”说罢,打开窗门,一缩身,竟从窗口跃了出去,兮怜不及反应,冲到窗边,张口欲呼,却见那蓝白相间的身影轻盈如雨中飞燕,在屋檐与楼墙间跳跃起落了几次,便稳稳当当的落在街上,而后回身向她笑盈盈的招手示意。她这才松了口气,朝她点点头,那人才满意的转身游荡去了。

是要这样特别的女子,才引得起宫主那般人物的爱慕啊。兮怜目送那个小而伶俐的身影,若有所思。

第七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