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拼命追逐的月凌晨无心顾及这些,展开轻功的她提着一口气,半点不敢耽搁,更不敢停顿,就怕一停下来,就再提不上力气,更怕赶不上大师兄。

大师兄,等我,等等我。

终于,在她的视线中终于出现高大的南城门,而几个紫色身影和一具棺木正在门下,准备通过。

“大师兄……大师兄……!”她悲声呼唤,那具暗色的棺木在她的眼中是那样的刺目和痛心。她踉跄着追了上去,这短短的距离,在泪眼朦胧中竟显得如此漫长和迷离。

寻曳愕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月凌晨,悲喜交加:“小师妹,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

“我来迟了,对不起,大师兄,对不起……”月凌晨抱住棺木,痛哭流涕。这冰冷的棺木隔开了两个世界,她再也看不见那温暖的目光和温暖的笑颜。

“小师妹……不怪你,别哭。”寻曳扶着她,劝慰着,却忍不住亦落了泪。

图诛同样哽咽,自责道:“都怪我,若不是我大意,大师兄不会走得没人知道,都怪我,都怪我!”这堂堂的七尺男儿突然就崩溃了一般,抱头大哭。

那日,图诛见槿山服药后已然沉睡,便到楼下透气,去了有大半个时辰,回转时恰好看见寻曳从自己房间出来,二人遂一道前往槿山房间。不料寻曳一眼就觉槿山不对,一探鼻息全无,再摸脉搏更是死寂,而槿山当时已浑身冰凉发白,显是已死去一段时间,而恰好就是图诛离开的时间。图诛当场就嚎啕大哭,欧阳觅远闻声冲了进来,亦不知所措,悲恸难言。

见状,欧阳觅远忙去拉图诛:“都别哭了,起来。”图诛不理会他,只略微收声,低低饮泣。

月凌晨摩挲着棺木,泪如雨下,点点滴滴落在棺盖上,晕出一朵朵剔透的青莲。她道:“二师兄,我想见见大师兄,好不好?”她想看他最后一眼。

“不行!”欧阳觅远断然拒绝,口气生硬得连寻曳和图诛都诧异的注视着他,他的脸上不自然的浮起闪烁的神色,继而,他缓了一缓,开口:“大路边,怎么可能在此开棺?”

哦,也对。众人默然。月凌晨痴愣了一会,垂下眼,喃喃道:“是我忘了,是我急了。那,走吧,回山上再见也不迟。”

“回山上?”是桑寞出声惊疑:“你要跟我们回去?”她的语调异乎寻常的尖锐。

“怎么?”月凌晨抬起泪眼,不解。

“月凌晨你还敢回紫麟门?你把紫麟门害得还不够吗?你早就是死了的人了,为什么突然又活了?明明就是个妖怪,还蛊惑紫麟门上下替你送死!呜呜……”桑寞一张艳容泪雨滂沱,凄楚无助,欧阳觅远慌忙扶住她的身子,她就顺势倒进他的怀中,泣不成声。

月凌晨却只是呆呆的望着他们,呆呆的听凭桑寞的叱责,呆呆的掉着眼泪,呆呆的扶着棺木。真的是我的错吗?真的是因为我的复生才发生了这些吗?真的是因为我而连累了整个紫麟门,还有大师兄吗?这一件又一件的事故,有说不出却惊人的巧合,似乎真的都发生在她重生后的这几个月中。难道,真的是自己……真的就是自己……

寻曳不悦,替月凌晨辩驳,道:“桑师妹你那是什么说法,怎么能怪到小师妹头上?”

“难道不是吗?”桑寞从欧阳觅远怀中探出半张娇柔的泪脸,瞪向月凌晨:“若不是她,舒夜魑怎会独独掳她而不掳别人?几位师兄也不必为了她受伤,大师兄更不必为了她,千里迢迢赶来,却落了个枉死异乡!月凌晨,你就是个不祥之人,祸害之身,你说,你还有什么脸再上紫麟门,还有什么资格再立足紫麟门中呢!”桑寞素来言语妩媚,然此时却字字带刺,句句刻薄,听进月凌晨的耳中,犹如一把把利刃割剐凌迟,叫她痛彻心扉。

“你……”寻曳气急,刚要反驳回去,被月凌晨抬手拦了下来。

“对,你说的对,”她缥缈的声音,像雾中的水气,抓不到,却潮湿无比:“确实是我连累紫麟门,我没资格回去,那里一定容不下我了。”她凄然一笑,俯身贴向棺木,轻轻道:“大师兄,是我对不起你,你且等我,别过奈何桥。”

“小师妹,你别做傻事!”寻曳图诛异口同声叫道。

“我没事。”她摇摇头,缓慢而沉重,目光迷蒙里唯剩眼前这暗色的棺木。槿山,你我连最后一眼都无法再见,莫非这一世竟是这样缘浅!

“小师妹,别怪我们,实在是……”欧阳觅远讷讷着,眼睛却没有看她。

“我知道。”她点点头,她还能怪谁呢?又能怪谁呢?

“那……我们就走了……”欧阳觅远似乎有些不忍,终于极快的瞥了她一样,那女子面色如雪,神情凄哀,他心底就隐隐的那么一颤。

桑寞带着啜泣的声音适时又起:“远哥,我再不要看见她了,我真怕再遇上舒夜魑那样残忍的人,我不要又看见谁像大师兄去得这样冤枉……”

“好,好,我知道了。”欧阳觅远怜惜的哄着怀中哭得哀婉无比的人,再次投递过去的眼神中就带了些疏离和歉意:“小师妹,这……”

月凌晨恍惚着,仿佛听不见他说什么,只一遍又一遍的轻抚着棺木,好似那就是槿山温暖的脸。他的眉眼,他的鼻尖,他的发梢,还有他的拥抱。茫茫然,就这样一遍又一遍,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就这样,一遍又一遍。

来不及了啊,这缘分留给我们的是这样短的时间,才遇见,就分离,才相知,就失去。还有什么比这更叫人痛到无法言语,泪流尽了也追恨不及。

寻曳和图诛,许是亦认同了什么,这一次,都选择了叹息与沉默。也许,不是月凌晨的错,但紫麟门中谁又能看开,谁又能看透。他们一定会找一个缘由,不论无辜与否,她都要背负起沉重的怨恨与无情的冷遇。与其这样,不如就此别过,天地之大,会有容她的地方。

当他们终于叹息着走了,远了,消失于视野尽头,雷声轰然滚过她的头顶,在她的耳边炸响,而后,大雨倾盆,铺天盖地,躲无可躲,藏无可藏。

滴落脸庞的雨水合着微微的温度,滑进口中,淡淡的苦涩。月凌晨就站在雨中的城门下,不知站去多久。天地间早已灰蒙一片,大雨如帘如幕遮蔽住了她想遥望的一切。看不见前,看不见后,冰凉的世界仿佛就独独剩了她一人,茫然无措,何去何从。

天地之大,已无一处能容得下她……

(卷一完)

第五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