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次日,天刚蒙蒙亮,月凌晨就动身出了莫高城,一路策马疾行。第九煜随后也出了城,却没有跟在她的身侧,只远远的随着,既不让她的身影出了视线,也不让她觉察到自己的行踪。

紫麟门人因护着槿山的遗体,行走缓慢,月凌晨快马加鞭的赶了大半日,就在日落前追上了他们。看见她一袭白裙翻身下马,额边汗珠未及擦去,气息带喘,面颊晕红,迎前的寻曳便知她不歇不停的赶来定有要事。

“小师妹当心。”寻曳扶住了她,骑马太久,腿脚发麻,月凌晨落地后趔趄了一下。

月凌晨感激的笑了笑,正想开口,欧阳觅远却先发了话:“小师妹此时追来,不知有何贵干?”那语气中竟带着疏离和陌生。

月凌晨一时没有回过神,望着那张曾经熟悉和眷恋的脸,忽然无法言语。

还是寻曳碰了碰她:“小师妹,究竟何事?若不急,这天色也要黑了,不如找家客栈一起落脚再说?”

月凌晨闪了闪长睫,切断了纷乱的思绪,摇头,道:“不必,我只说几句话就走。”

“什么话?”

月凌晨想开口,却不知为何有些艰难,她想起第九煜之前所言,没有证据,她说的皆是空口无凭,他们会不会相信?可已经在他们面前了……她深吸了口气,将昨夜之见闻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末了,道:“我想,念湖山庄的人也许又要对紫麟门做什么事,所以就匆匆赶了过来告知几位师兄,好提早做些防范。”她迟疑中没有将紫麟门中有内应的事说出来。

一听念湖山庄之名,众人皆面色有异。欧阳觅远与桑寞暗暗交换了目光后,桑寞问道:“月师妹这些事可要当真?”

“自然不假。”月凌晨肯定道。

“你如何证实不假?”桑寞不依不饶。

“我……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那又怎知有没有听错看错,或者……根本就是你编造的?”桑寞咄咄逼人。

“我编造?”月凌晨大眼一惊,愕然问道:“我为何编造这样的话来骗你们?”

桑寞媚然一笑:“自是你不甘被逐出师门所致,编个谎,叫大家感谢你送信,而后再接受你重新入门了。”听起来竟也合乎情理。

月凌晨哑然:“紫麟门予我有恩,便是永逐师门,我得知此事一样会亲自通知几位师兄,你莫要诬蔑我。”

桑寞却笑得更甚:“你越是大情大义,越要让人怀疑,大师兄为你丢了性命,你却转而赖到一个不相干的念湖山庄头上去,这话说了谁能相信?月师妹,你想回师门便好生自省,回头求得掌门师父和师兄的原谅,用这等法子,可真是无趣得很。”

“你……”月凌晨纵然机灵聪慧,此刻却无言以对,众人的一律沉默更叫她心头升起孤立无援之感。没想到,都让第九煜猜中了。她浮起一抹苦笑:“罢了,当是我多事……寻曳师兄,借一步说话,行吗?”她不想再与桑寞争辩,那张妩媚的容颜,映照着夕阳余辉,宛若妖艳的罂粟,分明带着毒。

寻曳与她走出几步,压低了嗓音,道:“小师妹,此时紫麟门动荡,恕我不能帮你太多。”

月凌晨点点头,并无责怪之意,道:“寻师兄自不是不辨是非之人,我知道。方才有一事我不好说,现下只告诉你一人。”

“你说。”

“紫麟门中有念湖山庄的内应。”

“什么?”寻曳饶是再冷静,也不由吃了一惊。

月凌晨示意他不要表露,低声道:“我疑心此人就在紫衣弟子中……紫衣弟子一共也就这么几人,如今去的去,走的走,会是哪个……师兄你心底有数吧?”

“嗯。”

“我只提醒你,一切小心。”

“好。”

低语之后,月凌晨目送寻曳回到众人中,视线牵连在那具冰凉的棺木上,在日暮的余辉下竟微微散着柔暖的光,目光如手,反复摩挲,神情落寞而生怨,只恨不能穿透这一层隔阂,好再见他最后一面。

突然,一只手拍落在棺盖上,啪的一声,打破静默,碎了哀愁。月凌晨抬眼,竟是欧阳觅远,他满脸的不耐与恼恨,怒视着自己,叫她眼底一涩,嚅嗫着:“二师兄……”

欧阳觅远却鄙夷的一挥手,冷冰冰道:“天色已晚,若月姑娘无事,我等还要继续赶路,你请自便!”

月凌晨呼吸狠狠一顿,有什么就险些夺眶而出,但她忍住了,死死咬着唇,衣袖下的手紧紧拽得发白,将那些奔涌的情绪狠狠的压抑了下去。她僵直着身子,生硬的爬上马背,不敢回头也不敢开口道别,夹了马肚就快步离开。

再不走,悬在眼眶的泪就要奔泄而出了。连再见,也说不出口,只怕一开口,转身离开的力气就会突然没了。马背上的她,将身子绷得很直很直,一直到没入夕阳的暗处,她才颓然崩塌,抱着马颈泣不成声。

尾随其后的第九煜隐在无人留意的角落里远远观望,见月凌晨痛哭,只深深一叹,却不靠前。他在等,等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真相。

第六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