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你究竟找什么东西,要到王府里来?”也不知转了多久,月凌晨有些气息不畅,甩开第九煜的手,忍不住要靠墙歇息。

“一坛美酒。”第九煜亦在她身旁靠住。

“酒?”月凌晨又一次想要晕厥:“什么酒这么费劲啊!”

“嘘……”第九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这种酒叫‘月下美人’,百年前由酒仙亲酿,相传只有在满月时分才能嗅见酒香,世间只剩了两坛,一坛藏于皇宫大内,一坛则传在西域。我打听过了,就在京王府里藏着。”

“你去皇宫多近啊,干嘛舍近求远?”月凌晨惑道。

第九煜瞟了她一眼:“皇宫,你以为是你家厨房随便你进出啊?”

“那这王府也不小啊,你怎么找?”

第九煜指了指自己的鼻头:“靠这个,懂么?酒香,酒香,今天是满月啊。”

“得了吧,转了大半夜,也没见你嗅出什么来。”月凌晨不客气的奚落他。

第九煜刚要反驳,突然住了口,将月凌晨猛的拽入回廊暗处,不一会儿,有一男一女边低声交谈边走了过来。

只听女子道:“这个云不惊倒是个厉害的主儿,半点不低于少主。”男子低低一笑,没有做声。女子又道:“少主为那宝图费了诸多心力,此番总算有眉目,哎,只可怜了紫麟门上上下下……”女子惋惜的叹了一声,没有把话说完。随着叹息,这二人路过了月凌晨他们藏身的角落边,向回廊另一头行去。

在这寂静的环境中,紫麟门三个字如撞钟般闯进了月凌晨的耳中,她的身子一僵,脚步就不由自主的跟了出去,第九煜却适时的拉住了她:“你要管闲事啊?”他说。

“是紫麟门的事,我岂能不管?”眉头蹙起,什么管闲事,说得这么难听。

他却嗤了一声,道:“紫麟门不是不让你回去了吗?还管干嘛?”

“你……”一语戳穿痛处,她顿时语噎,咬唇愠怒,转身就走。

第九煜见她着恼就识相的不再言语,只在心底叹气,这小姑娘真是死心眼。想那日暴雨中的南城门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谁见谁心疼,偏生她的那些师兄没一个回转来看她,她还这么记挂着他们作甚?

月凌晨却无心理会许多,展开身形潜进夜色,直追那说话的二人。第九煜虽嘀咕月凌晨多管闲事,但自己也不免想要多管闲事,忙也赶上她,直到追到一落偏院外才停了下来。

小院清幽,林木繁密,花香暗涌。一座外观简单轻巧的小阁坐落于小径之末,敞开的窗户内,烛火通明,飘出丝竹琴乐之声。月凌晨与第九煜猫着身子尽量放轻脚步和呼吸,藏身于窗外的一丛灌木中,阁内谈话虽有音乐干扰,但也能听得见六七分。

只听一个男子道:“本王与山庄交往多年,还是第一次得见少庄主之庐山真面目,果然人中龙凤,气度不凡!”这男子咬字极重,铿锵有力,自称“本王”,想来定是京王爷云不惊了。

回答他的亦是个男子,声音却柔缓如温水:“将离身有不便,无法拜见王爷,还请王爷担待。”他似在请罪,态度却不卑不亢。

云不惊不以为忤,朗声一笑,道:“无妨无妨,本王本也不是那些拘礼无趣之人。这些年来有劳少庄主静心谋划,是本王该多谢才是。”

将离淡淡笑答:“王爷客气。”

“来呀,”云不惊拊掌唤道:“将月下美人呈上来。”

“啊,月下美人!”窗外的第九煜乍一听见,眼睛瞪大翻倍,一副就要奔出去的架势。月凌晨慌忙拽了他的袖子,示意他冷静点。

“月下美人?”另一个年岁稍长的中年男子声音道:“王爷所说的,可是传说中酒神所酿,天下只剩两坛的绝世美酒?”

云不惊点头:“徐先生果然渊博,不错,正是酒神酿造的美酒,这天下确只剩两坛,一坛在本府,一坛在皇宫。本王多年来得逢诸位鼎力相助,区区一坛酒又怎抵得上本王的感激之情。”说话间,已有侍从小心的抱了酒坛入内。

第九煜按捺不住,稍稍探头张望,只见一坛不大的酒端端正正的摆在云不惊的案前,酒坛子泛着青玉色的光泽,应是上好的青瓷所制,一块红布严严实实的封住坛口。“快揭开啊,喝不上酒,我也闻一闻~”第九煜双目放光的盯着坛子,一旁的月凌晨忐忑的祈祷这个没正经的酒徒千万不要这时候出了岔子。

云不惊起身走了几步,正要伸手揭去封口,将离是时开了口:“王爷见谅,将离身体有疾,不惯饮酒,恐扫了王爷兴致。”

云不惊的手微微一顿,转而又哈哈一笑:“无妨无妨,少庄主只管随意浅尝,本王自有尹姑娘和徐先生做伴,亦能尽兴。”说罢,大手一掀,红布连带封蜡一下揭开,一股清冽的香气顿时冲出酒坛,瞬间恣意弥散,恰逢满月移步窗外,坛口竟轻轻袅袅升起一道薄烟,约莫三尺来高,无风而婀娜变幻,恰似美人起舞弄姿在前,云不惊忙叫下人熄灭烛火,屋内一时暗下,唯有清朗月光倾泻一方,而月下美人之香气则愈发浓烈诱人,未饮已叫人微微醺醉。薄烟妖娆的舞去一刻钟后,才渐渐散尽,此时月光亦微微偏移。云不惊这才又叫人重新点燃烛火,开始倒酒。

一个女子忍不住惊叹:“太神奇了!怪不得叫做月下美人!”她的赞叹引起窗外拉长脖子的两人默默认同。若不是误打误撞,月凌晨怕是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奇妙的景象。她一面心里感叹,一面死死掐着第九煜的胳膊。若不是掐住他,他已经在酒坛揭开的刹那飞身扑过去了。

将离笑道:“青瞳如此惊叹,想来定是稀罕,可惜将离却不得见。”

云不惊宽慰道:“酒神酿个酒也忒多花招,不见就不见,少庄主倒是该破例尝尝这酒。”说时,就亲自端了一盏递到将离手中,将离欠身谢过,却只是捧着未动。

尹青瞳这时道:“王爷,饮美酒前尚有一事相询。”

“尹姑娘指的是贵山庄的宝图?”

“王爷明鉴。”

云不惊替自己斟满一盏,道:“三年前本王已将一半的宝图交还山庄,此后本王也依照承诺不断打听寻找另一半宝图下落,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爷是说,找到了?”

云不惊呵呵笑着,啐了口酒,道:“不错,找到了,而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在哪?”尹青瞳追问。

云不惊却摆了摆手:“不急不急,诸位先品酒再说,不可让月下美人等得太久啊,哈哈哈哈。”仰首,一盏酒尽数倒入口中,半滴不洒。众人见状,只得随后各自饮下,那徐先生难得的开了口:“酒质甘醇,清冽入心肺,果然好酒。”

将离闻言亦捧起酒盏,却只是浅浅一抿,便又放下。

尹青瞳又道:“王爷可以说另半张宝图下落了吗?青瞳可是个急性子。”

云不惊莞尔,道:“本王就喜欢尹姑娘这率真脾气,好,本王也不卖关子,那半张宝图就在鸢萝宫中!”

“鸢萝宫?”众人皆是意外:“念湖山庄的东西,几时还能跑到鸢萝宫去?”尹青瞳讶然。

“不也跑到大内去了吗?”云不惊不咸不淡的反问。

“只是我们去过鸢萝宫,那地方倒也不小,找半张图谈何容易。”

“说难不难。”云不惊又起身替众人一一斟上酒,道:“相传鸢萝宫历代掌门皆会保管两样圣物,一样是金刺银丝,一样是首任掌门所创秘籍,不知到了第几代开始,他们的圣物多了一样,就是那半张宝图。”

“什么?这等事我竟然未曾打听到!”尹青瞳一时对自己的疏忽很是自责和在意。

将离又抿了一口酒后才淡淡说了一句:“鸢萝宫素不与外人交往,情有可原,非你之过。”

“如此说来,只要找舒夜魑问问就是了。”徐先生说得好像很轻易。

云不惊高深的笑了笑:“差不多。只有掌门才知道圣物的下落。”他摇了摇酒壶,壶内叮咚作响:“美酒将尽,不如……”话音未尽,窗外突然一声长啸:“所剩美酒归我,闲人勿得动!”一道白影直扑而来,劈手就将酒壶夺去,一切快的只在眨眼间。

云不惊错愕当场,被闪身而来的尹青瞳推到一边,而白影也不流连,夺到酒壶便立即窜出窗外,自丛木中拽起另一个白衣人,片刻不做停留的跃出王府,逃之夭夭。

尹青瞳方要追出,将离淡漠的声音拦下了她:“不必追,随她去。”

第六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