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那二人入了槿山房中,径直来到槿山床边,先前的一人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奇道:“咦,那郎中开的药还颇有些用处,他的气息要比早前有力多了。”

“那又如何,反正都快死了。”回答的人极不耐烦,斜视着槿山那张无色却依然透露着温和的脸。那张脸似乎找不到棱角,感觉不出生冷。

“暗影寞,你怎么这么讨厌这个大师兄啊?”探鼻息的人收回了手,八卦的打探道。

桑寞哼了一声,剜去两白眼,道:“尹青瞳,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

尹青瞳闷闷一笑,故意揣度道:“莫非也是因为大师兄不喜欢你?”她特意把声调上扬,配合着眨了两下眼睛。

桑寞脸面一青,重重的又哼了一声:“废话少说,动手!”

尹青瞳面上依旧挂笑,一面掀开槿山的被子,一面也将右手伸了出来,暗暗凝力。桑寞亦是如此,伸出左掌。二人双手缓缓重叠,手掌间的力量仿佛磁石的两极,彼此产生巨大的吸附力!而后,二人将叠掌轻轻放上了槿山微微起伏的心口。

一个对眼,口中默数三个数,三,二,一!双掌合璧,两股强力同时逼出,在掌心中拧成一股更强的力,那股强大的力,就肆无忌惮,毫无遮拦,直直的炸进了槿山的胸膛!

连闷哼都没有听见,槿山的眉头狠狠一皱,随即骤然松开,一道血河就顺着唇角缓缓的淌了下来,好像他来不及流下的泪滴,在那苍白如纸的面庞上,格外鲜艳与刺目。

静默中,尹青瞳再度探了鼻息后,轻轻一叹:“没了。”

桑寞沉沉看了槿山,也不知想些什么,眼中竟也有些复杂,半晌道:“撤了。”

尹青瞳点点头,将那被子重新盖好,又俯身仔细擦净血痕,方才与桑寞一道,自窗口翻了出去。

屋内再度陷入一片安宁,安宁得再也听不见心跳和呼吸。未扣好的窗轻轻的拍打,一下又一下的叹息。有什么,慢慢的飘浮了起来,却迟迟的呆愣在半空里,许久没有移开。

走了走了,时候到了。

可是,小师妹呢,她怎么办,我还想救她出来。

唉,都死了,还惦记着她,果真痴儿。又有什么,拉住了痴愣的什么,摇摇摆摆的朝窗外飘去,却走得一步,一回头。

桌上玉盏突然跌落,发出刺耳的脆响,瞬间摔得粉碎。鸢萝宫中的简阁,月凌晨赫然从睡梦中惊醒,泪流满面。不是针刺的痛,是心被挖空了的痛。那莫名却深重的哀愁,从心的空处不断的弥漫和包围,让她的泪毫无征兆的奔涌。究竟是怎么了?那样惶惶心惊,那样忐忑难安,就好似有什么事发生了,是她不愿意发生的事。

她拥着丝被,呆呆的坐了起来,双眼怔怔的对着一地碎片发愣。七天了,大师兄不知道醒来没有,她什么都无法得知,只能凭空去想,去猜测,可是又什么都想不出来,猜不出来,最后又昏昏的睡去。七天里,她把自己禁足在简阁,谁都不想看见,包括要来为她疗伤的舒夜魑。她拒绝他要为她收针,看着他不解的表情,她只淡漠的说了一句:“既是我说的条件,自有我做决定,你不必劳心。”

那枚针刺在人体最脆弱最危险的地方,随时都可能要了她的命。可是,她却不在乎了。死掉,也许更好。她的复活,本来就是一件怪事,更是一个错误。如果不是她复活,紫麟门就不会遭那么大的祸,槿山更不会受那么大的罪。

想起槿山,她不免又是泪眼涟涟,手中无意识的拽紧了被面,那心头,一阵一阵的抽痛,已分不清是针的关系,还是其他了。

这时,门外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随后,门被慌慌的拍响,兮悦的声音传了进来:“月姑娘,月姑娘,快开门,我有消息告诉你!”等了一小会儿也没动静,兮悦又叫:“是你大师兄的事,快开门!”

话音方落,房门“唰”一下打开,月凌晨大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兮悦:“我大师兄?你有我大师兄的什么消息?”

“昨日我去了趟莫高城……打听到的,”她咽了咽口水,眼神闪烁,言语忽的有些迟疑:“听说,你大师兄……伤太重……死,死了……”

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响,震得她空瞪着双眼,半天保持着开门的动作,良久了也没有回过神。

兮悦担忧的看着她:“月姑娘……你,还好?”

有什么逆流上她的喉咙,冲破了她的唇齿,哇的一下,一口血喷在避闪不及的兮悦身上,溅出一朵鲜红的花,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梨子分隔线==========

槿山就这样去了,有些不舍。

有朋友看前面就猜,说为什么要给槿山不好的结局呢?我很诧异,不晓得他怎么那么神通。

是吧,有些人只能是路过。

第五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