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槿山等人立即动身,马不停蹄的当日午后便赶到了流沙寨,草草用过午饭,寻曳执意要做些准备后才出发往鸢萝宫,槿山虽然焦急,但知入了大漠后,若无充分准备,就是有七灵蛇引路,也会有其他意外和风险,于是按下急心,在茶铺稍事休整,让寻曳四人则分头去办置干粮、水和马匹。

其实他也该去张罗,但寻曳见他魂不守舍,便让他在茶铺里看包袱休息。他担忧的真的够多了,桑寞的事,他都还来不及告诉寻曳,也还没有整理出个应对的头绪,如今又得了月凌晨的下落和近况,更是六神无措。师弟们说的没错啊,平日里他是那么从容镇定,可是一遇上月凌晨,就什么都乱了。他自嘲的轻笑起来。

他还记得第一次留意上她的情景,那是紫麟门中三年一次的门试。紫麟门的弟子分为白衣和紫衣,掌门人在三年一次的门试中选拔出优秀的白衣弟子升格为紫衣,紫衣弟子可直接受教于掌门,亦可参与门派内的大小事务。

那年的门试颇为沉闷,几个紫衣弟子在场内候了良久也迟迟无人自荐上来,慕容也等得有些不耐,正要挥手解散作罢,一个瘦小的身影挤了出来,高高的举着手,脆生生的喊道:“掌门,稍等,月凌晨请求一试。”

那日的阳光格外的柔软,洒落在她的身上和发上,折射出一层淡淡的光晕,一张小嘴微微抿着,透出几分紧张,眉宇间却隐着一股与其年龄不太相衬的沉着。考核她的人,是槿山。二人持剑行礼,他看见她的的眼扑闪着,好像暗夜的星辰。他说:“别紧张,点到为止,尽力就是。”她冲他绽齿一笑,点头。

她的剑术并不算好,手劲也很弱,可身法灵活,反应迅捷,一来一去竟接拆了槿山二十余招。倒不是槿山有意让她,槿山那时不过十二三岁,习的剑法有限,来往间招数套路竟被机敏的月凌晨摸了个大概,时间稍长,竟连他下一招出什么也能揣度出来,有时反而制胜在前,倒叫槿山招架得有些窘迫。

但毕竟月凌晨年岁尚小,时间久了体力不足,为躲槿山一个横扫,脚下不慎一滑,眼看就要栽倒,槿山怕错手伤了她,忙半道里收势站定。不料就在月凌晨行将倒地刹那,眼疾手快的拾起脚边的一颗小石子,弹射向槿山腰间穴位,槿山猝不及防,一下中招,腿上顿时发软,砰的一声,两人竟同时跌坐地上,惊讶之余,他抬头看她,她笑嘻嘻的双手撑在身后,向他略带歉意的吐了吐舌头,那双明眸映出他失神的模样。

那次的门试,慕容也只收了一个白衣弟子,就是月凌晨。那一年,她八岁,是紫麟门有史以来最小的紫衣弟子。那一年,他的目光就在她的身上委婉流连,而她,却把她的仰慕留给了另一个人。

他在那么长的岁月里,陪着她笑,陪着她哭,陪着她沉默,陪着她蜕变。不论时光人世更换,他始终站在那个角落,守护她,心疼她,宠溺她,就是不告诉她,他喜欢她。他怕她烦恼,怕她从此疏远自己,怕破坏了她眼中里他们之间单纯的兄妹情谊。

直到三年前,握着她冰冷的手在掌心,痛彻心扉中他才幡然追悔,为何当初不去争取,要让她黯然神伤,要让她撞上南墙,碰得浑身是伤,甚至搭上性命。那三年,他已经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度过的,他习惯了清晨做早课的时候看见她那张神采奕奕的脸和脆亮如铃的笑声,习惯了练功时她偶尔偷懒的狡黠,习惯了她安静时流露出来的忧伤和沉默,习惯了夜深湖畔的幽然而起箫声。

有那么多习惯,就有那么多不习惯。有多少次,他把目光落在她曾经的位置,而那里空无一人。有多少次他站在她的房外,而里面寂然无声。他的心,就好似在那年跟着她去了,埋了,葬了。他变得沉默寡言,而外人却说,他愈发稳重。

而她的复活,对他来说是上天的垂怜和恩赐。在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时,他却欣然雀跃。他对她说,你回来了。是的,此时的她,便是出了趟远门而已。他要告诉她,他有多想她,多念她,多想拥她在怀里,然后瞬间变老。

她模样依旧俏丽生动,性情依旧随意,只是有什么也悄然转变,投望向自己的眉目也流转着感激与依赖。他想,她是懂了吧,他的心,他的意,聪慧如她,应能知晓,亦能会意。他想,从此以后,他就一定不会再失去和错过,他要找个时间告诉她,清楚的告诉她,我喜欢你啊,月丫头,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我一辈子保护你,好不好?好不好?

可为什么,这句话,他再一次的来不及说出口……呵呵……真是天不遂人愿,明明让她重生,明明给他希望,又这样迫不及待的剥夺了去,叫他几欲疯狂。

槿山垂着头,思绪纷乱又分明清晰,脑海间只沉浮着同一张容颜同一个人,时而喜时而嗔。有温热的液体就这样缓缓的漫出眼角,悬而欲滴。他忙端起茶碗,仰头大饮,将泪倒流回去,而茶汤却丝丝缕缕漏出了嘴角,湿了整片衣襟。

过路的人侧目好奇,这英挺的少年郎眉宇间的忧虑和失魂的神态都叫人禁不住猜想。槿山却浑然无觉,他只心焦着为何寻曳他们还没有到。

“七灵蛇……世间真有这种奇异的灵物吗?”槿山忽然想到了寻曳的疑惑,心头咯噔了一下,该不是有人设了什么圈套,想彻底覆灭紫麟门吧?这个想法闪过脑中,不禁又是一惊。暗责自己确实太过失态无主,这个样子又怎么把小师妹救出来!

思想间,他掏出兮悦给他的铜管,摇了摇,放到耳边,却听不出有什么动静。眉头一皱,糟了,难道上当了?他没多想,一下打开管塞,就往里瞅。

“呲”的一声,铜管中猛然蹿出一条食指粗细一尺不到的细蛇,通体金黄,背上七条银线分外醒目。

“啊!真是七灵蛇!”槿山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去捕,不想七灵蛇乖滑异常,哧溜摆尾脱了他的手掌,自桌面落地后径自向屋外疾行而去,眨眼不见踪迹。

“糟了!”槿山急迫间,顾不得许多,飞身而起,直追七灵蛇而去。

=========梨子分隔线==========

好吧,在岁末,那些纷杂烦乱的事,似乎终于有了一点结局。

稍微安定下来了。可以好好的继续我们的故事了。

第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