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槿山他们吃完早饭,见桑寞与欧阳觅远未归,便一道出来寻人,刚出客栈门就见二人拉着手走来,一个眉梢带喜,一个愈发娇媚,不问也知这二人情非昔比了。槿山心头暗自一叹,小师妹生死未卜,这二人倒事不关己,你侬我侬开了。

“大师兄,那边有个人一直看我们。”寻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顺寻曳的视线望去,果然在对街人群外站着一个蓝衣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见他们发觉了她的注目,女子迟疑了一下,还是穿过人群向他们走来。

“你们……是紫麟门的人吗?”蓝衣女子在他们面前站定,问道。她有张轮廓分明五官立体的脸,褐色的眼睛一个个打量着紫麟门人。

槿山点头回答:“正是。姑娘如何知晓?”他们自中域来,这里并无相识之人。

女子指了指桑寞身上的紫麟门门服:“我们那儿也有一个人,穿的衣服和她一样。”

槿山浑身一震,朝那女子跨近两步,急切问道:“她人呢?”

女子被他的急迫吓了一跳,倒退半步,眼睛在他面上兜了两圈后才道:“鸢萝宫。”

鸢萝宫!此言一出,众人先是大惊,随后大喜。方才还在苦思如何寻找鸢萝宫的位置,这便有知情的找上门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槿山正要再问,寻曳踏前一步,抢下话头,反问道:“姑娘能否先告知,你是什么人?”

女子闪了几下褐色大眼,道:“我是鸢萝宫的侍女兮悦,今日是来赶集,恰好看见几位,便来问问。”

寻曳又道:“姑娘所说之人,现在如何?”

“那姑娘可不怎么好……”兮悦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槿山急道:“究竟如何?”

兮悦又看了看槿山,暗忖,此人尤其关切月凌晨的事,想来定是对她有意,心中便有了计较,道:“宫主似乎极讨厌月姑娘,总是想着法子让她吃苦头……”当下便将月凌晨自入大漠后所发生的种种捡重点的叙述了一遍,当中又不忘添油加醋,将那些毒虫或者冰窟说得如人间炼狱般恐怖,闻者已是寒毛倒立,心惊胆颤,脸色更是随之变换。

图诛听得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打断了兮悦的讲述:“混蛋!那不男不女的妖人竟敢这样欺辱我紫麟门人!实在可恨至极!”一张脸被怒意涨的像猪肝一般。

而槿山早已喉咙发堵,说不出半句言语,将脸撇开一边,眉头紧锁,心中大痛。月丫头,还是让你受苦了。他憋着一口气,半天没有吐出,眼睛却呆呆的望着天,寻曳能够看见,他是不想让眼泪掉出来。

兮悦掂量着差不多是火候了,道:“我不过是个侍女,在鸢萝宫里起不了什么作用,只不忍心看着月姑娘如此可怜。方才见你们,便猜想你们大概是来找她下落的。”

寻曳点头:“姑娘猜的不错,我们正是来寻找月师妹。姑娘可否告知鸢萝宫的位置,好让我们早日救人?”

兮悦犹豫道:“宫里有规矩,不能泄露机密,我可不能说。”

一直缄默不语的桑寞此时道:“姑娘可做指点就是,我们必不透露。”

兮悦又迟疑了一会,才点点头,道:“好吧,救人要紧,我看月姑娘实在是太惨了,让人于心不忍……唉……”她一面叹气,一面从随身的锦囊中掏出一支铜管,递给槿山:“里面是一只鸢萝宫饲养的七灵蛇,此蛇乃鸢萝宫之灵物,不论离开多远,只要让它落地,它就能找到回宫的路。你们先去流沙寨,出了寨子,就是大漠,到了大漠再将灵蛇放出,跟着它,大约两日就能到。”

槿山连忙接来,收好,称谢不迭,当下就恨不能插翅飞赶而去,这焦急的心让他半刻也不肯耽搁,而忽略了寻曳眼底掠过的几许疑虑和担忧。

兮悦正在告辞,她还要在集市上买些东西,众人又一一谢过了她后,她才转身没入人群,转眼便消失了踪迹。

桑寞看着槿山手中的铜管,笑道:“这下子好了,月师妹很快就能回来了。”

“也算一件幸事。”欧阳觅远附和着。

寻曳却道:“似乎有些蹊跷,那个兮悦,好像事先就准备好了这只灵蛇等着交给我们呢。”

“你这样说……”图诛顿了顿,好似也觉得有些太顺利。

桑寞道:“许是灵蛇本就是她随身携带之物。西域的人,总和我们那里不同。”

几人默了默,不置可否,槿山决然道:“无论如何,现下小师妹有了消息,我便要去救她。”寻曳知他心急如焚,便也不再多言其他,暗想不管遇到什么情况,自己警觉一些,总能提醒众人全身而退吧。哪知猎物一旦进了猎人的陷阱,哪还有被放生的道理,当下他们当然不知每一步皆在别人的算计之内,后来才恍然觉悟却已然太迟,这已是后话了。

第四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