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上)

  鸢萝宫中。月凌晨的身体经过几日休养,恢复了十之七八,手腕的伤每日上药,也好得差不多,只是几道歪歪斜斜的伤痕赫然在目,原本纤细的手臂就显得更加孱弱。

月凌晨清醒后,先看见的是穿着白衣的兮怜,长发半掩额头,绾至颈后扎做粗粗一把,发间缠绕白色珍珠与白色鲜花,与其浓密的黑发相互映衬。一身白裙亦是特别,绣满小珍珠的上衣紧紧贴身,展露出美好的线条,一条及脚长裙,裙摆叠复,略一旋身便展若倒开的石榴,分外好看。再看兮怜容貌,鼻梁稍高,眼窝略深,眼珠淡褐,嘴唇殷虹饱满,配上一张略尖的瓜子脸,难得的美人一个。

月凌晨将兮怜细细打量,心中暗道:原来鸢萝宫还藏有这等美人,怪不得舒夜魑不把桑寞放在眼里。

兮怜却不知月凌晨心头所想,见那双琉璃般的大眼一个劲的瞧着自己,以为是在暗暗较劲,伺候起她的动作就显得僵硬了。正在尴尬,门外响起急急的脚步声,伴随一阵阵细碎的铃铛脆响。

“姐姐!”门被哗啦一把推开,一团蓝色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月凌晨转眼一望,不禁愣住,呀,进来的女子容貌竟与兮怜一模一样!就连发式衣衫,除去颜色与饰品略有不同外,也都完全一样!

“双生子?”月凌晨惊喜道,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孪生姐妹。

兮怜礼貌的向她笑了笑:“是,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兮悦。”

兮悦却不那么客气,见月凌晨已然清醒且脸色不差,便指了她道:“你,宫主说醒了就去见他。”

月凌晨听了,反而缩回被子里,道:“我还有点晕,去不了。”

兮悦面色一冷,上前几步,喝道:“你这个女人还摆架子!”

“我真的还头晕。”月凌晨干脆把眼睛闭起来,不想理人。天知道,她去见了舒夜魑后,会不会又被折磨,回想起拖行大漠的那日,依旧心有余悸。

“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不知好歹!”兮悦骂道。她的脾气火爆急躁,正好和兮怜相反。

兮怜拉住了她:“妹妹,别冲动,宫主要见她,你这样,不好。”

“姐姐,想想我们以后怎么办,你还帮着她?”兮悦象征的挣了两下停了下来,兮怜才将手松开。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兮怜淡淡回她,眼神却冷漠的向月凌晨脸上一扫,攸然肃容:“宫主来了,别闹了。”

果然,话音落下时,一身红袍的舒夜魑跨了进来:“人可醒了?”

兮怜躬身回道:“回宫主话,月姑娘刚刚醒来。”

“好,你们先在门外候着。”他缓步走向床边,等兮怜兮悦躬身退至门外,将门带上,他才坐了下来。

“如何了?”他问。

月凌晨装睡,没有吭声。

他轻笑,拉开她的被子:“你装了四天,还不够么?”原来他早知道她装的,又不揭穿。

被戳穿就不好意思继续装了,月凌晨只得睁开眼睛,看向来人。一头青丝被仔细的编做无数条细辫后松松的扎在身后,一双眉眼淡如远山,柔如春水,薄薄的唇微微弯抿,一身朱红锦绣长袍更衬得他如花似玉。

“不知道宫主又想怎么折磨小女子?”眼睛尽管被这人晃得有点晕乎,嘴巴却很冷静。

“就不能问点别的?”舒夜魑今日心情似乎不错。

月凌晨眉头一皱,突兀问了句:“你吃饱了吗?”

舒夜魑不禁莞尔,俊美的脸上光华流转,眼露温柔。望着他,月凌晨心头忽然又一阵异样,脑海中翻闪过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模糊不清。暗自生疑,这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幻觉,是幻觉吗?又不太像。那些画面仿佛藏在记忆深处,有一种刻骨和熟悉的感觉。但自己明明和舒夜魑没有更多深交。

她恍惚着陷入思索,面容静默,眉间轻锁。耳边幽幽听见他叹:“若是一切都停在三年前,便好了。”回过神,正要问,他伸手轻握起她的右手,撸开袖子,露出带着红色伤痕的手腕,仿佛怕她疼,就很轻很轻的摸着,反反复复。

第二十六章(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