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烟积湖边,寻曳、图诛和秦江楠跟在槿山左右,而槿山沉默不语,只木然的沿着湖岸走。

寻曳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师兄,你这样也不是办法,紫麟门上下现在还要你拿主意。”

“是啊,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消沉,别让那个欧阳觅远坐大,那紫麟门可就完了。”图诛还忿忿不平。

秦江楠道:“依我看不如先去涧尘洞把师父请出来。”

“说到这个……”寻曳忽然皱了眉头:“方才有一事我觉得奇怪。”

“什么?”

“昨夜去请师父的师弟,图师弟说被剑所杀,但听欧阳师兄所言,舒夜魑似乎并没有亮过兵刃,始终使用纵尸术。”

秦江楠眼里浮起赞许,紫麟门的几个紫衣弟子中,槿山从容大度但思路稍欠灵活,倒是寻曳嗅觉罕见的灵敏,与被掳走的月凌晨不分伯仲。说起来,月凌晨的睿智也是女中之佼佼,此番遇险不知能否化解。只这一瞬,秦江楠的脑子就转了诸多想法,可见其才思与城府才是最快最深,却不自知。

秦江楠道:“正是此话,我方才也在疑惑,平白无故的出了个剑伤。”

前头走路的槿山停了下来,看样子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图诛道:“二位师兄不说我还没留意,此一提,我倒又想起来,昨晚门中乱战一团,倒有个人一身清净。”

“谁?”三人异口同声。

“桑寞呗。”图诛不屑的说道。

“她?”槿山眉头亦皱:“可问过原由?”

“她说头疼得厉害,服了安神助眠的药,睡死了,倒是听见些动静,却起不来,昏昏沉沉的又睡了。”图诛的语气里摆明了不信。

寻曳轻笑:“她病得倒是时候。”他素来不喜欢桑寞,尽管她生的如花似玉美若天仙,可他只觉得她矫揉造作,似乎也不那么简单。

槿山默了一会,沉声道:“先不多做他言,秦师弟说的对,首当把师父请出来才是,余下的再做安排。寻师弟,你去把其他紫衣弟子找来,在断木崖下会合。”

“好。”

涧尘洞是紫麟门的一个禁地,掌门闭关修炼之用,位于麒麟山的一处峭壁之下,峭壁悬伸于云天瀑布之旁,壁上草木荣荣,皆齐整的朝瀑布方向生长,崖顶有一株数百年老松,树冠遭天雷劈去一半,故名断木崖。崖下有道天梯,自崖顶顺延到涧尘洞,为天然形成。要入涧尘洞,就要顺着这道天梯半爬半攀下去。由于天梯是顺着崖势,故而有很大一段路程人是倒悬着的,这便需要极大的手劲、耐力和上好的轻功,一般人徒手根本无法做到,就是白衣弟子也没办法坚持全程,只有习过本门上层内功心法的紫衣弟子才可顺利通过天梯。

两刻钟后,十名紫衣弟子悉数到齐,槿山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在最末的桑寞身上稍稍停顿,而后沉吟。桑寞入紫衣之列也不过是这一年里的事,本门内功只修得个皮毛,她要过崖不知是否能成。若是过了倒还好说,过不去,半道上进退不得,旁人又难以援手,这下面可是万丈深渊,玩笑不得。但他有另有计较,若是如图诛所疑,桑寞的武功修为他们全都不甚清楚,那么就当试探一番。

沉吟间,秦江楠开了口:“大师兄,二师兄今日身体疲惫,不知过崖……”

未说完,欧阳觅远打断道:“无妨,稍事休息后已好多了。”

槿山抬眼对上秦江楠,见对方向自己使了个眼色,会意,道:“如此,便出发,过崖。”

一行人鱼贯上了崖顶,槿山领头,秦江楠押后,原本押后的是欧阳觅远,但他今日身体欠佳,故而换上秦江楠。断木崖今日风势很猛,吹得人衣物乱拍,头发狂舞,身体也跟着摇摇晃晃。风夹带着云天瀑布的水雾,不一会便将众人的外衣润了半湿,几人手指运力,似鹰爪一般抠住崖壁,脚蹬石缝,倒悬着小心翼翼屏息匀速而下。槿山身后是寻曳,寻曳之后则是桑寞。

大概三炷香的时间,槿山先摸到了洞口,翻身落地,伸手接下寻曳,寻曳方站稳,桑寞一个溜身也滑了下来,身形轻盈,再观其面色,不红不喘,气息如常,槿山与寻曳对视一眼,皆见彼此眼底那抹惊讶和警惕。

思量间,十人次序落了地,涧尘洞外的一方小平台瞬时站满,众人皆各自整肃衣容,听候槿山安排。

槿山站到洞门外,高声朝内道:“师父,紫麟门昨夜突遭袭击,几乎灭顶,事发突然,情况危急,故弟子槿山斗胆,率众紫衣弟子请师父出关,主持大局!”

“请师父出关,主持大局!”众人齐声重复。

声音传入洞中,嗡嗡回响,半晌才渐渐散去,却不见洞中有任何回音。槿山迟疑着更大声的又把话重复了一遍,还是没有动静。众人心头皆生疑惑,面面相觑。槿山思忖一番,道:“欧阳师弟,秦师弟,你二人随我入洞看看。”

“大师兄,涧尘洞是禁地,普通弟子未得令不得入内……”七师弟谢子易提醒道。

“我知道,但今日情况非比寻常时候。其余人在洞外等候,不得擅动。”

“是。”

三人鱼贯入洞。这三人虽入门十余二十年,却都未曾有机缘进入涧尘洞,此番进洞,不免都偷眼四下打量开来。

洞中光线稍暗,但眼睛适应后并不妨碍行动。初入时,洞约三人多高,顶上布满石笋。地上潮湿滑脚,两旁亦有钟乳石,形态各异。有浅浅的水坑,顶上的石笋不时落下水滴,滴滴答答的溅起静静的涟漪。

走了一段,槿山脚下冷不防一绊,顿了下来,低头一看,原是条老藤根横长在道上。跨过去,面前竟豁然一亮,一道阳光自高高的洞顶射下,照亮了整间洞室。洞室呈圆弧顶形,颇为宽敞,足可容下百人,洞内石床,石桌,石椅,甚至石盆一应俱全。洞壁光滑,显是有人刻意打磨而成,走近细看,竟见壁上密密麻麻全是黄豆大小的刻字,字体工整,下刀有力,入石三分,经年不坏。而刻写内容,正是紫麟门的最高绝学。

秦江楠惊叹不已:“怪不得是禁地,原来如此!”他不全叹绝学,更叹的是刻下这些小字,又刻满整个石洞,需要多少精力多少时间和毅力!

槿山却四下走了一圈,眉头皱得更紧:“师父不在?”

“会不会是正好出去透气了?”欧阳觅远道。

“不,”秦江楠摇头:“洞中显然已长时间无人打扫了。”他手指石床上随意一划,指头便沾上一层灰。

“怎么会这样?!”槿山觉得头快炸开了,紫麟门出了那么大事,掌门居然不知所踪?

“怎么办?”欧阳觅远问他。

槿山摇头,半晌才道:“给师父留个字条,若是正好回了,就能看见……”

但三人并没有随身带纸笔,槿山便扫净一块地板,用剑在地上留了几个大字。字写得很浅,稍用力便可抹去,他是不想破坏洞中的一切。

完毕后,三人又寻原路出了洞,洞外等的几人纷纷围了上来询问。

“师父呢?”

“师父……不在洞中。”槿山回道。

“什么?不在洞中?师父闭关一年多,不在洞中在哪?”

“……回去再说。”槿山无心多言,率先飞上崖壁,凝力上崖。

风依然很大很猛,吹得他心头大乱,紫麟门遇到如此大事,师父失踪了,他能扛得住吗?还有月师妹,他手上一滞,她还安全吗?

============梨子分隔线===============

涧尘洞的这个场景,在梨子脑海里是一幅很完整的画面,如果能用画的,梨子都可以很详细的勾画出来。哈哈。

而慕容也呢,怎么就失踪了,对啊,他跑哪里去了?嗯嗯,是个问题。

谢谢昨天收藏的朋友~~请继续支持哦~~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