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转眼,离月凌晨被掳已有一个多月,槿山被诸多事务缠住,难以脱身。先是处理门内善后事宜,接着紫麟门被袭一事传入江湖,一时间大大小小的门派纷纷派人上山探视,有真心有假意,叫人疲于应对又不能不理。再后来是临近的几个镇上的百姓自发上山来帮忙的,紫麟门平日行善事不收报酬,这时遇到大难,这些普普通通的百姓们便二话不说赶来帮忙,这份心意才是最热忱和真切的。

但槿山却时时刻刻挂念着生死未卜的月凌晨,焦灼如焚。这日,召来所剩无几的门人商议。

“眼下门内大小事务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想去找小师妹,把她救回来。”槿山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也快两个月了,月师妹不知……”秦江楠没有把话说完。

欧阳觅远不咸不淡道:“门中弟子已是寥寥无几,大师兄是想自己去还是带人去?”

“我想自己去,若是有人肯一道,自是再好不过……”

“一道送死吗?”欧阳觅远讥道。这话引来几人愠怒的目光,但也有赞同的窃语。舒夜魑这个名字如今在紫麟门中是闻之色变,还能有几个敢再和他直面一次的,除非活得不耐烦。

槿山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闷闷的别开脸,望向窗外。欧阳觅远说的虽然刺耳难听,却也是事实。这几十个弟子,难道真的要再跟他经历一次生死劫吗?他有什么权力做这样的决定呢……自己又不是掌门,只是大师兄而已。

见槿山没有吭声,众人倒是意外了一把,以为只要是和月凌晨有关的,他都会一反常态,可这次正常了,反而更不正常。

图诛忍不住,嚷嚷道:“大师兄,没人陪你去,我陪你去!紫麟门岂能都是贪生怕死之辈!月师妹舍命相救之恩,别人忘了,我可没忘!”

“没错。”寻曳点头:“图诛说的对,我也算一个。”说时,就斯斯然立到了槿山一旁。

沉默的槿山心头大暖,感激的向这两人点了点头,才要开口,一个娇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哎,也算我一个。”

桑寞?!包括欧阳觅远,众人皆是一愣。槿山迟疑:“你……此去非同一般,凶险异常,桑师妹还是留在山上为好。”

桑寞正色道:“大师兄,上回我身体不适,没能紫麟门尽力,心下无比悔恨,正想找个机会弥补。”

“要弥补日后还有的是时间,舒夜魑手段阴毒残忍,我看……”

“大师兄,正因为凶险我才更要去呀!要不然有人又该说桑寞每次都病得那么巧了。”她说时,樱唇微微嘟起,做出一派小女儿撒娇姿态,盈盈恳切的望着槿山。

“这……”槿山依然觉得不妥,转向欧阳觅远,示意他劝劝桑寞。

欧阳觅远就道:“大师兄说的是啊,你去凑什么热闹。”

“我才不是凑热闹,是去救人。”桑寞扬起下巴纠正道。

欧阳觅远眉头一捏,轻笑:“就你还救人……”伸手,将人拉近身旁,垂眼,却极快的闪过疑问,你是何意?桑寞抿唇,亦用眼神回他,顺着我就是。行。

桑寞推他:“瞧不起人哪?我也是紫衣弟子呢。反正,我一定要去,你要不放心,那你也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手里暗暗拽了一下欧阳觅远的袖子,后者立即会意。

欧阳觅远假意思量了一下,才道:“大师兄,这样吧,桑师妹既然执意要去,我又确实不放心她,那我也与你们一道。”

换槿山他们意外,互换眼神后,槿山道:“欧阳师弟也去本是好事,但这紫麟门总要留个人,你也去,那……”

“让秦师弟来暂管门中事务。”欧阳觅远倒是都安排好了。

槿山还想说什么,寻曳轻轻碰了碰他,他便顿了顿,才点头算是答应。

散会后,槿山、寻曳与秦江楠三人一道来到烟积湖边。寻曳道:“奇了怪了,桑师妹为什么这么积极呢这次?”

“我也纳闷。”槿山接口:“往日里她似乎对门中事务很是冷淡,这次却很反常。”

“那是有目的了。”秦江楠高深莫测的望着湖水。

“什么目的?”另二人异口同声。

秦江楠耸肩:“不知道,但定是如此。”

寻曳点头:“要多加留意才是。”

“嗯。”

三人正说着,就见桑寞和欧阳觅远牵着手,神态亲密的迎面走来。寻曳低低的嗤了一声。

走近,欧阳觅远却先开了口:“大师兄,其实我还是不赞成去救月师妹。”

“哇,欧阳师兄,你也太能变卦了吧!”寻曳率先叫道,实在忍不住。

“我没有变卦。”欧阳觅远看都不看他,只正正的盯着槿山。

“何意?”槿山只吐出两个字。

“紫麟门现下已经衰弱,为救一人,也许又要搭进去几人性命还未必能成,依我看,大师兄此举,看似大义凛然,其实只为一己私心。你挂念月师妹,大可自己去找去救,何必要在门里召集众人公然宣布,分明是在粉饰私欲,结果却是欲盖弥彰。”

“你!”寻曳气急,冲上几步就要理论,槿山却异常冷静的拦住他。

“对,你说的没错。”槿山静静的开口:“我是喜欢月师妹,心急她的生死安危,恨不能即刻就飞往她的身边,将她救回。”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蒙起温柔和悲伤,“可是,”他继续道:“我要救她,绝非只为私念。只要她还是紫麟门的弟子,我便会带人去救。你别忘了,紫麟门的门规中有一条,同门弟子遇险遇难,当全力相救不得推诿贪生。同门者如手足,手足有难岂可坐视?坐视了,良心何安?何况,月师妹为救同门而遭掳,救下的人中,也包括你,欧阳觅远。”

一字一句,从容的振入耳膜,听见的,是钦佩,是认可,更是羞愧。湖边偶遇不欢而散,望着那二人含怒而去的背影,槿山一声长叹。

“他从前并不是这样。”微带惋惜。

“人总会变的,他是遇见了让他变化的东西了。”秦江楠依旧高深莫测。

“你说那个桑寞啊?”寻曳挑明。

“嗯。”

“就不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矫揉造作的,虚挂着一张笑脸。”寻曳很嫌弃的撇嘴道。

槿山忍俊不禁,从鼻腔里喷出一声笑:“紫麟门不买她的账的,大概也就我们三人了。”

“不说闲话,桑寞此人不那么简单,上回过断木崖,她的修为绝不在我等之下,依我看,你们此行定要慎之又慎,千万别乱了方寸。尤其是……”秦江楠顿了顿,手搭上槿山肩头:“尤其是大师兄,你爱护月师妹心切,但舒夜魑武功修为皆为上上之人……”

“我知道该怎么做。”槿山没有等他说完,郑重的点头。

秦江楠深深望了槿山:“保重。”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