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下)

  “三年前……”月凌晨不以为然的抽回手,反问:“那又如何?”

“如何?”舒夜魑挑眉,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三年前,本宫觉得月姑娘甚是可人,留在那时不是最好?”

月凌晨直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想,你觉不觉得我可人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就像当初你说桑寞长得如何与你无关一样。

“月儿,我再问你,三年前,我出事的那晚,柳林里究竟是不是你吹的箫?”

冷不丁换了称呼,月凌晨一时间反应不来,只觉这亲昵的叫法很是让人反胃,半晌才道:“那时我在照顾欧阳师兄,几时去了柳林?”

“哦?”舒夜魑凤眼眯起,又道:“那为何我在林子里见到你拿着箫?”

月凌晨一怔:“你看见?你那时还在林子里?”当时她和寻曳进了林子,并没发觉有人,可他说,他看见了。

舒夜魑颔首:“是,我还在,我没死也没走。我看见你拿着箫跑了过来,好像在找什么。”他的语速很慢,说一句就凑近一点,到最后,他与月凌晨面对面的距离只剩一寸。

鼻息可闻。“你是在找我吗?”

月凌晨僵硬着身子对上那双再度冷若冰潭微眯的眼,一抹皮笑挂在他的唇边。不禁暗暗心悸,这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那个箫,是我在林子外捡到的……”她咽了咽口水,小声的说,自己都觉得很没说服力。

他果然不信,皮笑更深更冷,眼中涌起不加掩饰的恼恨,是的,她清楚的看见了恨意,仿佛自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他的眼前。

她忽然害怕的哆嗦了一下,飞快的踢开被子,趁他起手挡开之际,跳下床,逃到屋内的对角。她知道逃不掉,但眼下,离他远一点,似乎就能安全一点。

他扔开被子,站起身,一步一步再度向她走来,颀长的身材逆着窗格透过的光,投下一个变异的阴影,定定的罩在她的跟前。“逃什么?若不是你,你这么怕做什么?”

“本来就不是我,也不是紫麟门,你根本就没有查清楚,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她大声争辩,小脸因害怕和愤怒涨的通红,身子也克制不住的发抖。

“自己的碧箫剑,却说捡的,你说——我能信么?”他的眼眯得更甚。她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的习惯动作,预示着自己立即要倒霉了。

“兮怜,兮悦。”舒夜魑略提声音唤道。这对双生姐妹立即出现在门边,恭敬等他下令。他猛地出手,拎起她的领口,力道大得出奇,竟让她脚尖瞬间离地:“这个女人,三年前陷害本宫,让本宫险些丧命,直到现在还不老实。你二人好生想想,怎么让她说实话。”说罢,手臂一甩,将人凌空丢了出去,轻松得仿佛扔个破娃娃。月凌晨轰隆摔落,疼得眼角挤出泪来,一颗心脏简直就要吐出来。

兮悦一听喜出望外,立即亮声应道:“遵宫主令。”随后扯起月凌晨的胳膊,像拖死狗一样将她一路拖了出去,这个女人的力气也大得惊人,她竟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而兮怜依旧淡着表情跟在后头。

怎么办?这就是她复活的全部了吗?月凌晨颓然垂首,无声哀叹。

=============梨子分隔线==============

明天是元旦了。大家新年快乐!

2010年梨子过得很坎坷啊,期待来年能变得好起来!

大家要记得继续支持梨子和小说哦!!

本文已通过签约申请,协议还没到位,不过应该很快了吧。。。但是有在看文的人暂时放心,梨子还没想变成VIP。呵呵

第二十六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