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接连下来的三个晚上,月凌晨都在柳林如约遇见舒夜魑。初始月凌晨还不太习惯吹箫时身旁多了一人,但舒夜魑一直很沉默,话语极少,偶尔她回头看他,他便礼貌的递上一个很浅的微笑。很快,月凌晨就习惯了,这样的听众安静得可以忽略。

这几晚,再没有人出现,说月凌晨的箫声太吵,多半是因为舒夜魑的关系。月凌晨想起那日的欧阳觅远说到桑寞时的神情,便忍不住暗叹,那个桑寞果真是天姿国色,当日上山时便已惊倒众人,梳洗打扮后更是艳光四射,连师父慕容也都为之动容。还是,美人吃香啊。思绪纷乱,曲调中就生出一丝飘忽。

“想什么?”舒夜魑的声音轻如细风,拂过月凌晨的耳边。

她回神,尴尬笑道:“发呆了,宫主见笑。”

“是你那欧阳师兄吗?”他竟然猜中了。

月凌晨愣住,瞪着大眼上上下下打量着舒夜魑,他有读心术吗?

舒夜魑被她的表情逗笑了,一抹带着温度的笑轻轻绽开,他道:“我没有读心术,你都写在脸上。”

她又一次尴尬,小脸微红,没办法,她的喜怒哀乐都会表现出来,像别人那样隐藏情绪对她来说很困难。被舒夜魑看穿,更让她觉得自己失败,人家才来了几天就能把自己的心思一语中的,她还怎么混下去。“那,那我问你……”好半天,月凌晨才想起一个让她好奇的问题。

“什么?”

“桑寞生得那样好,宫主就……没看见?”她本来想说动心,想想还是委婉点。

舒夜魑漠然:“她生得如何与我何干?”转眸向她,攸忽浮起一丝玩味笑意,一只纤长如葱的手就捏上了她小小的下巴:“若是换做你,我倒愿意留下。”

“嗯?”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对视,那双微长的眸里,流转着一些复杂的情绪,深晦如潭,竟映不出自己。他的发丝飘落,被风撩起,轻拂过她的面颊和唇际,有点痒。她伸手,拨开发丝,顺带也将那暧昧复杂的视线拨去,眨眨眼,她嘿嘿干笑两声:“那可真是荣幸,不过……”她跳开几步,一面倒退一面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麒麟山。”说话间,人影已没入柳林夜雾中,唯留下那张带着羞涩和狡黠的笑颜,在他眼底,心头,反复萦绕玩味。

舒夜魑轻笑,袖起手,仰首望去,夜空如洗,心神微荡,这一次意外拜访,似乎比想象里还有趣。那个生动伶俐的小姑娘,比之倾城容貌,更要令人神往。他缓步转出了柳林,没留意那林中暗处藏了一个纤弱的白色身影,那影子已在那里站了快两个时辰,一动不动,死死盯着他们,他,她。看见他对她说,她生得如何与我何干?她的手紧紧拽得发白,指甲嵌入掌心,只令她心中怨恨更多一分。

她不够美?不够柔情?不够聪慧?自负天生丽质,在他面前楚楚可怜,他竟然全部死而不见!竟然问都不问把她扔给紫麟门!现在她在他口中竟然还不如一个未发育完全的小丫头!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月凌晨么?哼,你喜欢的,我要你得不到!喜欢你的,我也要他得不到!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