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下)

  正是月凌晨的独门武器,碧箫剑,属短剑,近身之利器,平日藏于箫管之中,箫身有个暗藏的精巧机关,必要时触及,剑身自露。

舒夜魑静静盯着她,凛然一笑,下令:“退。”

僵尸们果然退开,将狼狈不堪的弟子们晾了出来。个个面容疲乏苍白,四处带伤,痛苦悲愤,一时难言。

“放了他们!”月凌晨再度命令,声色俱厉。

“如果不呢?”舒夜魑仍含淡笑。颈上登时锐痛,有什么缓缓的顺延了下来,滑过白皙的肌肤,留下一道刺目的红色。他的笑意更深,扫了一眼紫麟门寥寥数人后,再度凝眸于她。她可真大胆,凭那么一把小小的剑就想控制他?真是天真得可以,不过,正好,他就正好想玩个游戏,来得可真是正好。

抿嘴垂目:“好,本宫可以放了他们,不过……”他拖长尾音,顿住。

“什么?”

“你跟我走。”

“什么!?”月凌晨不可置信的盯着他,满眼狐疑。

“本宫就依你,放了他们,如何?”他伸出两只手指,捏住她持剑的手腕,只稍稍用力,一阵酸麻袭来,手一松,剑就落入他的掌中。她的后背骤然起了一层冷汗,他原来可以轻易挡开她的剑的,可他没有,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她飞速的瞥了一眼咫尺之人,容颜如画心如蝎,不寒而栗。

“在我紫麟门,岂容你为所欲为。”她实在是在嘴硬,紫麟门都落败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为所欲为的。

舒夜魑果然笑出声:“你以为你那些同门师兄弟们还会舍命来救你吗?他们都自顾不暇了。”

月凌晨投目而去,心中也知晓了七八分实情,只是,她仍抱有一丝期待,不必真的就上来拼命,至少,至少出言争辩几句也可以啊。她是要牺牲掉自己去换他们的命的。

一片沉默。众人竟纷纷收回目光,垂下了头,他也一样。欧阳觅远,他竟然一言不发,任凭她自生自灭?月凌晨的目光停落在他的身上,流露出比刚刚更加难以置信的神情,转而是失望。

泪痕未干,在温热的脸上丝丝沁凉。眼眶又满溢出了泪光,却紧紧抿咬着唇,努力不哭出来。她想起,三年前的那个黄昏,在云天瀑布边,她和欧阳觅远正在互相答问新习的心经经文。

这是个紫麟门弟子间的游戏,类似禅宗里的答辩,本门的武功秘要需要熟记烂熟,但死记硬背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于是有人发明了这样的方式,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弟子一道,突然发问,立即应答,即刻反问,即刻应答。这样的方法不仅灵活随机,而且方式也比通篇背诵来得有趣。

但熟络了的同门弟子们经常会在当中夹七夹八的问些让人喷饭的问题。比如突然问一句:昨天中午吃的什么?答曰:红烧肉和素菜豆腐。反问:你吃了几块肉?答曰:三块。感叹:比我还多一块。

三年前的那个黄昏,月凌晨也和欧阳觅远在做着这样的对答游戏。欧阳觅远率先发问:“本门吐纳之要领为何?”月凌晨道:“吐纳如行云流水,不着痕迹,外则如常,内则汹涌。本门内功心诀可概括为哪八个字?”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此八字何解?”

“与吐纳要领相承,静时不动不露,乾坤自在吾心,日月自有其轨,动则秋风扫叶,蓄势齐发,持刃与否,气则为刃。我最喜欢的是什么花?”月凌晨狡黠笑问。

欧阳觅远睨了她一眼:“蒲公英。”见她拍手称是,不在意的随口反问:“有没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月凌晨一怔,眼神闪动几下,回:“有。想知道么?”她的脸不知为何淡淡的红了。

欧阳觅远却没有留意,只顾着回忆一招剑势,信口“嗯”了一声。

月凌晨咬了咬唇,仿佛鼓起很多的勇气,道:“我,喜欢,你。”她说得很慢,很轻,好像每个字都费去许多力气。

他诧异的转过身来,瞅了她半晌:“咦,我没听错?”

那小脸几乎红的滴血,火烫火烫的,却猛地抬起眼,认认真真的对着他:“没听错。我喜欢你,二师兄。”他有没有发现她的尾音在压抑不住的发颤?

没有,他没有发现,他的神色先是沉了沉,而后扯开笑容,微微带着自得,他走过来,拍着她小小的肩头:“哎,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我可不是蒲公英。”

“不是,我……”她心里一急,竟口吃得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他大笑:“好了好了,童言无忌大风吹去。你啊,就大师兄受得了你。”见她还想说什么,摆着手便走,一句波澜不惊的话随风飘了过来:“我从来只当你是师妹,你做得再多,也是师妹。”

原来,做得再多也是师妹。回忆和当下交织纠缠不清,那强忍着的泪终究还是奔涌了出来。合上眼,声音酸涩:“好,只要你放了他们,我可以跟你走。”

“很好。”舒夜魑在她的脸上看见了想看的表情,满意的微笑。

“等一下!”赫然有人高声阻拦,月凌晨睁眼,是图诛。

“图师兄……”她欣慰哽咽。

“再怎么说,月师妹也是紫麟门的人,二师兄,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被掳走?”图诛脾气急躁,却很耿直,虽然一度怀疑月凌晨是女鬼,但时至今日早就不做他想了。他盯着欧阳觅远,等他说话。

又一次沉默,仿佛过了许久许久,树梢间的她才听见轻飘飘的一句话:“她一人能换我们三十几人,也好。何况,她又自愿去。”竟如此理所当然。

“二师兄,你怎么能这样!”图诛惊诧叫道。

“是啊,月师妹毕竟一介女流,她……”

底下纷纷还有什么争论,都听不见了,只觉得,心底下有什么砰然碎了,一丝惨淡自嘲的笑意爬上唇边。她先转过身,扯舒夜魑的袖子:“不是要走了吗?走吧。”

舒夜魑扬眉:“不甘心么?要不,本宫替你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没有开始就已然结束,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转眸,缓缓扫过这片她再熟悉不过的山水庭院,心中喟然长叹。却在回廊的一端,望见一抹身影立在廊柱后,正在惊疑,那人似感觉到她的目光,闪身遁去。

那是谁?

============梨子分隔线==================

月姑娘要开始她波澜壮阔的江湖生涯了。。。。

欧阳觅远这个人……你们作何评价?

期待继续支持。

第十八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