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紫麟门连夜召集众弟子,是泗水镇来了官府的人。官差说,镇郊这几日又出现窃尸,而且数量比之前更多,连五年前的死人也被挖走,乱葬岗上到处是坑,真是阴冷碜人。百姓们都吓坏了,都说是诈尸,原先住那附近的,都搬走了。倒是有人看见盗尸人,可没人信,谁叫他是个醉汉。

“他怎么说?”槿山问。

“他说,前天夜里,他喝多了,走到坟场边想撒尿,就晃晃悠悠的到了一棵树后面,刚解开腰带,就听见有声音,喀拉喀拉响,他转头看,竟看见好几个死人排着队,走过来。登时他就吓醒了,尿都忘记撒了,缩在树后头不敢出声。那几个死人好像能看见东西,遇见树也能避开,遇见土堆也能绕开,然后,它们找到一些墓,就开始刨,哗啦啦的刨出好多土,等碰到棺材了,它们就一起把棺材弄开,把尸体抬走。”

“死人盗尸?!”众弟子异口同声惊叫。

“可不是嘛,你们都不信,可见是醉话疯话了。”官差附和着说。

“不,有可能。”秦江楠道。

“不错,有可能。”寻曳亦点头:“纵尸术,西域禁术之一”

“对,”秦江楠接道:“那些盗尸的死人已被人控制,换言之,它们就像是木偶,按操纵者的意图做事。”

官差听罢,惊得脸色全白:“这,这,竟然有这种事!那可如何是好!”

“要对付死人倒不难,难的是背后的操纵者。能自如操作死尸的,既要内力深厚,又要有极高的控灵能力,否则自身也会受伤。”槿山道。

“纵尸术江湖上已消失多年,更是被列为五大禁术之一,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而且,还在泗水镇。”寻曳蹙眉沉思着:“大师兄,我看,我们要亲自下山查查,有种不好的感觉。”

“嗯。”槿山点头:“我也有此想法。这样,明日,我与寻曳,江楠二位师弟带些人下山协助官府调查此事,欧阳师弟留守紫麟门。”

“好。”众人同意。

“有劳有劳。”官差很是感激。

次日,槿山清早便来与月凌晨辞别,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他是想听听月凌晨的见解。昔日,月凌晨在紫麟门中有女中小诸葛之称,心思灵敏机智,遇事豁达变通,从不拘泥。

果然,月凌晨听罢,沉吟半晌,道:“大师兄,我怎么觉得这事情似乎是冲着紫麟门来的。”她的判断非常直接。

槿山愣了愣:“不会吧,紫麟门素来没得罪什么门派,怎么会……”

“你想,那些僵尸是自西面而来,越往此处越多,泗水镇离紫麟门最近,这方圆百里,除了紫麟门,还有哪个门派能引人窥视?”

“话虽有理,可紫麟门门风清明,从没惹是生非,谁会来挑衅?”

“这个啊……纵尸术,倘若我没记错,应该是鸢萝宫的绝学吧?”

“鸢萝宫?”槿山重复。

“鸢萝宫是不是在西域?”她点醒。

“你是说!?”槿山大吃一惊,不敢置信。

“很有可能。三年前舒夜魑在紫麟门突然失踪,三年来鸢萝宫凋零消声,江湖人几乎要把这个曾经位列四大门派之一的鸢萝宫忘记了。”

“那我们……”

“虽然不知对方有何目的,但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大师兄你们下山务必小心谨慎,山上……有欧阳师兄部署,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差池。”

“好。”槿山定定的看着月凌晨,忽然生出万般不舍,好像这一转身就再看不见一般。

月凌晨亦是抬眼凝望,琉璃般的眸子倒映着翩翩少年郎的眷恋,无语嫣然,百转千回的,到了此刻方才知心疼与难舍原是这般悸动于怀。垂眼,长长的睫毛半掩秋泓,转而调皮一笑,使劲拽他转身:“去了去了,大伙都等你的了,记得回来,啊。”

他被她半推半拽的转过身去,不免又侧过脸来瞅她,那小脸漾着娇羞的笑意,叫他怜爱不已,想再说什么,那丫头却向赶自己走一样,用力挥手道别了。嘿,这丫头。他的嘴角牵出一道弧线,一直延续了好长好长时间。

===========梨子分隔线=======

精彩的要来了。。。。

有经常看本文的亲,可以收藏起来方便阅读哦。。。谢谢已收藏的几位,虽然还是个位数,离目标好远,但梨子一样很感谢~~

有你的支持,故事才会更精彩。咳咳。。。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