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下)

  三年,又是三年!这个时间近来格外敏感,一时间众人都不约而同想起另一件事来,更有几人偷偷在交换眼神。

槿山没有留意,继续道:“我查过这些死者的来处,除了麒麟山方圆两里最近较为频繁外,此前发生此类事件的,还有西面的一些村子,离麒麟山大约五百里。”

“西面?”寻曳惊诧:“大师兄短短几日,去了那么远吗?”

“没有,来不及,我去业城找刺史大人问来的。”他顿了顿:“再更西点的,似乎也有,但刺史大人也不太清楚,我已让刘和师弟带几人前去打探,若是都在那个方向,也许就能有更明确的推断了。”

众人点点头:“大师兄辛苦。”

槿山摆手:“不过,说来也奇,自我下山后这几日,这附近反倒平静了,我猜想……”

“别猜想了,诈尸诈到长眠谷了。”图诛嘟嚷了一句,打断了槿山说话。

槿山一惊:“什么?长眠谷?怎么回事?”他望向欧阳觅远,后者却只是沉默,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他这才想起了,自他回来后,欧阳觅远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他心思都在诈尸案上,忽略了。

图诛扫了众人一眼,见没有人愿意开口,便道:“长眠谷三日前也诈尸,有个死了三年的弟子突然又活了……”

三年前!!槿山脸色突变,“噌”的一下站起,几步跨到图诛身前,盯着他:“谁?”

图诛被槿山的举动吓了一跳,不明白平日稳重的大师兄怎么突然那么激动,眨了眨眼,回道:“就是,月凌晨,月师妹。”

脑子“嗡”的一下,耳朵就什么都听不见了,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反射性的问:“她在哪?”

“后、后山小木屋……”图诛话音刚落,只觉眼前一道紫烟飘过,回过神来,槿山已不在堂内,留了一屋子师兄弟面面相觑。

即使是阳光灿烂的午后时分,麒麟山也不会觉得燥热,那郁郁葱葱的林木遮挡去热气,留下了片片荫凉,月凌晨独自半靠在那树下,抬眼望天,朵朵白云慵懒的在蓝天中踱步,有鸟儿扑棱着飞过,偶尔落下几根轻细的羽毛,还未落地,又被风带去更远。看得久了,便痴愣愣的发呆了,眼里看着的,心里想着的,都不一样了。

是她,真的是她!那玲珑可爱的模样,那微微撅起的唇角,那发呆的迷离神情,天底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他只是远远站着,便已是心潮澎湃,难以压制的情感几欲汹涌而出。他从来没有告诉她,他有多爱她,她笑,她哭,她喜,她恼,他便只是陪着,护着,将一切掩饰得行云流水,不着痕迹。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一直到很久很久。但他错了,当他看见她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时,才恍然顿悟,他其实应该争取,无论如何也该争取,可惜,此情只能成追忆。

他忽然不敢再向前去了,在她的面前他到底还是胆怯。徘徊犹豫间,那张俏生生的脸转了过来,阳光遗漏过层层叠叠的树影,半明半暗,将她的轮廓映衬得如真如幻。那琉璃般乌亮的眸子,在望见他的瞬间更明亮如星:“大师兄!”她跃身飞扑向他。

张开双臂,槿山无数次在梦中勾勒这样的场景,他早就以为只能是梦境,可此时此刻,跳进怀中的那个人儿是如此的真实,触手可得。

“大师兄!”月凌晨全无顾忌,在槿山怀中笑靥如花。紫麟门中她最依赖他,把他当亲兄长一样依赖和喜欢。

“小师妹,你回来了……”槿山温柔抚过她的长发,语气仿佛她只是出了趟远门而已。

月凌晨心头大暖,回来,这个词叫她忍不住潸然。点头:“是,我回来了。”

“那就好。”他扶她的肩,退开半步,细细端详,而后微笑:“小师妹长大了,不似当年那般带着稚气了,还,更水灵了。”

月凌晨粲然一笑,指了自己鼻尖自嘲道:“奇怪吧,死人还能长。”

“都能复活,长大又算什么?”槿山说得好似复活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月凌晨不禁又笑,拉过槿山,寻了地方坐下,二人一时诸多话头,促膝笑谈间,月过中天。

第六章(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