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次日,希圣堂,月凌晨一袭明黄裙衫,在或紫或白的紫麟门弟子当中显得分外醒目。她站在槿山身后,抿着唇,蹙着眉,看眼前争论不休的几人,偶尔抬眼掠过几张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悲哀的神色扫落在轻颤的睫毛下,转瞬即逝。

槿山道:“小师妹不论生死都是紫麟门的弟子,怎能如此待她?先前你们担心她是妖是鬼,如今知道不是了,怎么还要禁足?”

图诛嘟囔道:“怎不是鬼?王师弟到现在还没恢复神智呢。”他说的是那日在长眠谷的亲见月凌晨爬出棺木的两个弟子,当真被吓得不轻。

寻曳道:“师弟此言差矣,紫麟门素来降妖捉怪,若真是鬼怪,这诸多师兄弟们还能不知?”

图诛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被一人抢道:“也许道行深也未可知。”是名白衣弟子。

寻曳失笑:“若真是道行深,你我恐怕早就性命不保,何待今日?”

“反正,反正……总没人死了三年还活过来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她不是妖物,又会是什么!”一言激起千层浪,众弟子议论纷纷,十之七八都认同这样的说法。

月凌晨心下一阵悲凉,她原本已做好心理准备,来面对这些冷言蜚语,但果真面对了,还是受不了,那种被同门白眼,排斥,甚至中伤的痛,一时间像寒冬里泼了冷水,刺骨冰冷,还未全然恢复的脸色此刻愈发苍白,紧紧抿着的唇,亦是毫无血色,唯有那眼眸中,悬而未落的泪,在狠狠压抑,却还是掉了出来。

“够了!”槿山心里一痛,为她,也为紫麟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他抬手,断下众人的议论:“我意,小师妹不论生死,都是紫麟门的紫衣弟子,此事无疑,所以,绝不能再将她禁足后山小屋,住回原先的厢房,她的一切行动与其余弟子无二,任何人不得多加干涉猜疑。”

“这……”底下又一片窃窃私语。

“我有疑议。”久未开口的欧阳觅远忽然出声,众人目光集中向他,他垂着眼,谁也不看,道:“师弟们方才说的也没错,死而复生毕竟从未听闻,更未亲见,何况近来诈尸案屡屡发生,谨慎些总是要的。”

槿山听到此,脸色稍稍一变,正要争辩,袖子被后面的人轻轻拽住,回眸,却是月凌晨,面含苦笑,朝他微微摇头。他暗自一叹,只得听欧阳觅远继续说道:

“既然大师兄不肯将小师妹禁足,其他师弟们又有惶恐,不如各退一步,小师妹不必禁足后山,但不可出紫麟门,只要在门内,一切行动自由,不知大师兄及各位师弟以为如何?”

“这样也好。”

“我看好得多。”

“二师兄此法妥当,既能看管,也不怕作怪。”堂内一片赞成之声,淹没了槿山几人的叹息。

“小师妹,你……”槿山回身,带着歉意和不安看着月凌晨。

月凌晨却冲他粲然一笑:“已经很好了,我同意。”他看见她面颊上的泪痕未干,心头又是一痛。

堂外这时传来一把婉转柔媚的声音:“咦,在此商议么,也未通知我呢?”随后,一个玲珑纤柔的紫衣女子仪态万千的跨了进来,一张妩媚惊艳的面容,一双剪水明眸,那秋波粼粼扫过堂中诸人,在槿山身后略略一顿,骤然,瞳孔收缩,花容瞬间失色!

“月凌晨!!你,你没死!!这怎么可能!”樱唇刷白,颤抖不已。

众人登时死寂,纷纷退到两侧,将偌大空间让给了女子和槿山身后的月凌晨。她的反应似乎太过激烈,简直就是白日见鬼,虽然……也差不多是白日见鬼,但那语气和神情却又隐隐透露出什么。

月凌晨没来得及开口,一道紫影迎去,揽住女子:“寞寞,你怎么来了?”

是他,欧阳觅远。她竟然成为紫衣弟子了,而他终究还是和她在一起了。月凌晨有些吃惊,又有些失落,眼神黯淡了一下,但立即恢复过来。三年前,他就不是自己的了,不是么。寻曳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好似给她安慰,她还以淡淡一笑。她知道该怎么做。

“听说桑师妹这几日身体欠安,故未通知你来。”槿山无波无澜的开口。

桑寞半缩在欧阳觅远怀中,略微回神,却并不搭理槿山,只朝欧阳觅远问:“我是不是发烧的了?你帮我摸摸?我怎么看见月凌晨了?”那双媚眼中满是惊慌和无措。

欧阳觅远将她揽得更紧,道:“你风寒未愈,出来作甚,我就是担心你才不跟你说……”

“你说,你说。”

欧阳觅远极快的扫了月凌晨一眼才道:“月师妹……复活了,她……”

“什么!”桑寞失声惊叫,打断了欧阳觅远,她的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襟:“不可能,世间哪有这样的事!”

欧阳觅远叹了叹:“寞寞,你别这样,是……是真的,她……真的又活了。”

桑寞惶恐的慢慢的松开手,慢慢的转向那个方向,月凌晨,没错,是月凌晨,她活生生的站在那里,也正望向自己,一脸探究。脑子里有什么突然一紧,又突然一崩,桑寞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