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懵懂嫁,帘重影沉沉 22

  “那你这样做,我又何尝承受得起。”君清晟唇角微扬,那笑在树丛的暗影里,恍惚透着黯然,他视线柔和看着梨雪,眼底是暗藏的疼惜,“你昏迷了三天,我在小书房的花厅呆了三天,大脑中一直不停地回放当日的情景,你扑过来为我挡剑。”

“那种场景换了是其他人,也会如此。”梨雪眼睫微垂,淡淡道:“何况我现在没事了,殿下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是啊,幸好你没事。”君清晟轻笑出声,四下寂静,她就站在面前,鲜活的一个人,他甚至可以听得见她的呼吸声,轻轻浅浅的,依稀带着淡淡的清甜味道,眉目是沉静疏离,那疏离刺得人眼底酸涩,他无意识开口,声音低低得,如同呢喃:“你是心安了,不用放在心上了,但是我呢?你让我如何忘掉?我——”

“太子殿下——”梨雪心下大骇,万万没想到太子竟会不顾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慌乱之下语气陡然提高,身体仓皇倒退了两步,像是无言提醒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是本王失礼了。”君清晟被她惊惶的神色刺痛,那痛让理智尽数回来了,他慢慢转身,眸中一抹哀凉散开,是呵!事到如今,他说这些干什么,明明站得这样近,可是两人之间早就隔了万水千山。他是太子,她是瑛王妃,所以,一切都成了定局,说什么都成了枉然。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破了沉寂的气氛,梨雪不知为何心里一沉,抬眸看去,只见得君绛瑛停在廊下,紫眸幽深,似笑非笑看着这边,那笑让梨雪陡然发寒。

君清晟自然也看到了,不慌不忙道:“三弟回来了。”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太子殿下大驾光临了,真是稀客。”君绛瑛嘴角微勾,走过来,自然地环住梨雪,责备道:“王妃也太不懂事,殿下好不容易来一趟瑛王府,怎么让他站在这里,旁人见了只当我瑛王府不知礼数。”他一边这样说,一边却旁若无人拢了拢梨雪的衣服领子,轻柔抱怨道:“你也是,伤势才好些,就跑到院子里来吹风,一点儿也不晓得疼惜自己,换不快进屋去。”

梨雪只觉得一颗心又酸又涩,这么多天终于见到他,还是这样难得的温柔体贴,她却只觉得酸涩,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那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这温柔体贴,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戏。

脚步虚浮走回屋内,胸口牵着疼,她木木坐在床沿,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走了,你就这般的失魂落魄。”不知道过了多久,有阴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梨雪抬头,看到了斜倚着门的君绛瑛,妖娆的凤眼里分明是一片冰冷和厌恶。

梨雪无意识扬起一抹自嘲,呵呵,果然,旁人走了,连戏都懒得做了。

他们之间就只能这样了吗?

不,不要。

懵懂嫁,帘重影沉沉 2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