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无耻

  这大堆的好吃的显然不能阻挡我兴师问罪的步伐,“徐萌,你昨天也太不地道了,你看着我在地上睡了一夜,都不叫醒我,看我今天这疼的,都要半身不遂了,想我大华夏,堂堂礼仪之邦,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吗?来吧,邀请我参观下你的闺房,让我从风水学上帮你参谋参谋?”我使劲捶着肩膀,严厉谴责徐萌的不法行径。

徐萌一脸正气:“我之香蒲,怎容虎狼酣睡?”我去,这妮子历史倒也会活学活用。

有利形势现在属于我,我乘胜追击,“哎哎,妹子,我这哪像虎狼了?我愿意做你的小猫咪,你可以脱掉衣服,搂着我,压着我,折磨我,我都不介意,我完全配合党的工作,听从党的指挥,你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一万分真心,好妹妹,不信我脱了衣服让你瞅瞅!”

这妮子立刻制止了我的流氓行径,“得了吧,别胡扯了,今天还有事了?“

“啥事?”昨天的苦力事件,让我一脸防备。

徐萌让我先吃饭,有事吃完饭再说,还别有居心的给我撕开了一袋牛肉干。

哥顿时觉得这顿饭着实是顿鸿门宴,杀气外露,又实在无应对之策。

36计,吃为上计,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算是被这妮子治的服服帖帖了,同时,我也预感到今天还有更悲惨的男仆生活在等待着我。

吃完饭,我躺在沙发上,徐萌也坐在了我旁边,一眼不发。

我已经准备好了她发号施令,可是她这副样子,让我心里实在没底。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我试图打开话题。

“讲。”徐萌很冷淡的说,看来是不想放过我。

“一位记者去采访一个精神病院里的院长,记者:‘你们怎么验证患者的病治好了?’精神病院院长:‘我们假设一个场景,患者和他的恋人被绳子绑在一起放在机器上,以石头剪刀布的输赢定生死。记者沉思一会:‘这个问题牵涉到博弈论和人性,还有性取向的问题,很难。’”我故意停了下,以提起徐萌的兴趣。

徐萌眉梢一动,“继续。”

“院长:‘正常人会用能活动的手互相解开绳子……’”

徐萌没有笑,只是坐在一旁不说话,从侧面上解释了我并不合适讲笑话。

终于是我先顶不住了,”萌?有事说事,没事睡觉。“

她瞟了我一眼,下定了决心,轻吐两个字,”洗碗。”

我的回答也很简洁,四个字:“辛苦你了。”

然后迅速起身,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电脑,打算上会儿游戏。windows的开机声音响起,我美滋滋的调试着键盘,小样儿,和我玩,你还嫩着呢。

徐萌显然被我无耻的气质深深的迷住了,一动不动,沙发那边没有一丝声音。

等了老半天,徐萌终于柔声说:“亲,要帮你洗洗衣服么?昨天地上睡了一夜,一定脏了。”

这是怎么了?变性了么?我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阵发凉,不能啊,怎么这么温柔。。。

直觉第一时间告诉我,有阴谋。

“别了,我自己洗就行,您太客气了。”我也算善解人意。

第十八章 无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