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边缘

  果然,她把我带到个国际酒店的门口,然后朝有预谋的欣然一笑,我顿时菊花一紧,这或许就是她的消费水准把,想到一会儿还要唱歌,钱有点不够了。

她拉着我的手,又拐进了旁边的一道小巷子。

这是?我一脸茫然。

脚步最后停留在了一家路边摊。

很小的门面,上面挂着很久没擦过的招牌,桌子上倒是还干净,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又疲惫地低下了头。

“吃这个?”我对大小姐的饮食跨度倍感惊奇。她居然带我来吃麻辣串?

徐萌一脸疑惑,“怎么了?这家串串可好吃了,进来吧。”

我和她进了门,老板娘和徐萌熟练的打着招呼,然后一脸暧昧地看着我。

“萌萌啊,这是你男朋友吧?看上去还不错嘛。”老板娘一脸和善。

不好,我觉得我进了龙门客栈。

徐萌脸色一红,“阿姨,没有,这是我朋友。”

我看着徐萌红扑扑的小脸对大娘笑呵呵地说:“大娘,昨天晚上她过敏了,今天老脸红,您别见怪,刚才过来路上还说呢,您这串串是全市最好吃的,我这不刚来,就过来吃了,昨天晚上真是累死我了,您给我少放点辣椒吧。”

大娘显然久经沙场,用极度暧昧的眼神看着我。“小伙子,大娘懂,年轻人嘛,精力旺盛也是应该的,不过你们也不能太放纵了,要适度,该休息还是要休息不是?”

我连连点头称是。徐萌直接从后腰温柔地一掐。

我咧嘴呜呜地叫着,这小娘们学过解剖啊!你妹的!疼死我了!

大娘在旁边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挑好的菜加到了锅里。

找了个座位我和徐萌坐下,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其中一位浓妆女人的小**,徐萌用一只小手在我眼前晃动,也明白我在观察什么,另一只手免费送了我一个“解剖掐”。

呜呜呜。。。

我向她解释着我不是故意偷看,而是在关心边缘人士的生存状况,徐萌坚持和我换座位,在她摇动解剖掐的攻势下,我又一次妥协了。

串串不就就端了上来,闹腾了半天的我吃得满头大汗,或许和徐萌在一起吧,简单的串串却成了我从未尝过的美味。

徐萌在一旁文雅地吃着,一个劲地盯着我看。

我被看得浑身发毛,“妞,你傻了啊?我脸上有东西么?”

又换来一个正宗的“解剖掐”。

我曰@…… %¥……

吃完饭后,我依依不舍地向几位边缘人士告别,和徐萌走在街上,已经是傍晚了,白天的炎热被夜晚的凉风徐徐吹走,远处传来了周董的《听妈妈的话》。

周董是我初中年代最喜欢的歌手,那时候的我傻A兮兮地盯着一个汉奸头,走在上学的路上,和涛子拿着随声听循环着他的歌,

青春如同尿出来的不明成分的液体,随着下水管道就那样一去不返了。

一时,竟然有一些寂寥。

第二十六章 边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