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一网深情

那年,一网深情

YD小G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开篇

  开篇。

徐萌走了已经3个月零2天13小时了。

我打开笔记本,看着游戏里的聊天信息苦笑着。

生活就像一部电视剧。我们总是会不经意的遇到某个人,和这个人有所交集,然后进入别人的电视剧,成为别人的配

角。

和她产生交集很巧,通过一款游戏,她是一个男性角色,我是女性,事实上,我是个死宅男,不搞基那种。

有时候性别并不重要,现代的社会耽美也成为了一种流派。

而如果没有男人,女人。

我的故事就很难继续下去。

这时候徐萌的性别就至关重要了。感谢上帝,没有和我开玩笑,让这本书成为一本耽美的故事。

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是从一个游戏聊天软件里听到的,她的声音柔柔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冬季的一团火,点燃了我尘封已久的心,我们像认识了好久一样的老朋友,聊着生活里的种种快乐和不如意,不必去迁就什么,也不必去掩饰什么。

这种感觉点燃了我心中沉寂已久的那团火苗,也改变了接下来我的生活。

那段时间,我的大学生活由宿舍,教室,餐厅三点一线被缝合成了---上网,我整天在窝网上泡着,缺勤率越来越高,老师点名时候也懒得到场,只为了能听到她的声音。

当然,我不能否定一点,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内心不可避免会产生onenightstand的想法,在现实世界里,网恋通常那么飘渺和不切实际,有时候不过是为了满足身体的欲望寻找个貌似恰当的理由,一夜过后,一切美好都归于0。之前的一切都变成了一次交易,一场肉体间单纯的碰撞。

最后GAMEOVER。

我一直压抑着某些超出友谊的想法,坚持适可而止,距离产生美。同时也纠结于自己的欲望中,这种矛盾,让我痛苦不堪。

那段时间,有时间就会和徐萌腻歪在网上,徐萌的声音带着一丝爽朗,像从爱琴海传来的清新海风,我贪婪的索取着她的声音来满足我内心的空虚,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于是我死皮赖脸地要到了徐萌的电话号码,每天给她打电话,说着简单的晚安,好梦。

生活变得简单,过去的伤痛也仿佛淡了一些。

其实现在想想,或许一切适合而止,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小G,中午吃什么?我给你带!”,说话的是我的舍友---小杜。小杜是个富二代,虽然我一直对富二代这个字眼存在偏见,想到富二代就想到嚣张跋扈,飙车,践踏别人尊严等实例。

小杜是一个特例。他没有富二代的那些臭毛病,如果要说符合的话,他只符合一点,就是“二”。小杜人憨厚老实,可能是太憨厚了,感觉就有点傻,老被人欺负,本来我也是欺负他的其中一员,但是这种情况在大二上学期彻底改变了,原因来自于他的一个“英明”抉择,找了一个女朋友---李莎。

李莎是我高中同学,说成是前世的冤家也不为过,可惜我是被蹂躏那方。当初高中时候,有一天,我们由于一点小矛盾绝对一决雌雄,据当时在一旁的一位同学称:

"当日华山论剑,先是李莎用黯然销魂掌,破了小G的七十二路空明拳;然后小G改打降龙十八掌,却不防李莎伸开右手食指中指,竟是六脉神剑商阳剑和中冲剑并用,又胜小G一筹。可见天下武功彼此克制,武学之道玄之又玄!"旁人听得心驰目眩,正要在问,旁边一在场同学骂道:mb玩个石头剪子布都说得这般威风!。。。

就这样,输掉了比赛,我无奈被迫答应了她丧权辱国的保护条约,谁欺负她,我就要欺负谁,我又有一点大男人情节,大丈夫一言九鼎,只能按约实行。没想到上了大学,这妮子牵扯出了一个男朋友,根据保护条约,我的保护范围又多了个死胖子。

所以说,条约这种东西是不能乱签的,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条约往往是丧权辱国的。幸好这条条约被我有预谋有组织的写上了日期---截止大学毕业。

就像全国人民盼1997,我也盼大学毕业很久了。

第一章 开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