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笨蛋【十】

  “藤原家,给了我体面,我当然有资格站在你们贺茂家的正殿,坐你们贺茂家最好的席子。

想来我的哥哥当初在的时候也是享受这样的待遇的吧。

还有,我听说在贺茂家使用任何幻术灵法都是会被反噬的吧。

真不知道要是金联大人知道贺茂大人故意纵容自己的儿子行凶的话。

不知道这贺茂家还有几天好日子过。”

很显然,他是看见在诉衷放火的时候。

贺茂保宪和安培晴明双双护驾来暂时解除了这个咒令。

要不然此刻诉诺的手可不止是流血那么简单了。

“藤原公子,果然涉世未深。

向金联那样的家族,还有那些不知量力的小人物我们安培家和贺茂家还真看不上眼。”

安培镜桑是另一个很有资格的嫡子准家主,说起话来还真的不会怕了藤原缀息这个庶子。

“安培公子言重了,越是小人物他们就越会不顾一切。

只为了抱彼日的耻辱。毒箭可比德川王爷的刀更加的可以见血封喉。

我以前在学戏文的时候,有一句不是这样讲的嘛。。。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藤原缀息一字一句说的越来越狠辣。

诉诺再也听不下去了,于是立刻打断他说的话。

“藤原公子,你是在向我们宣战吗?”

“什么?二哥,你也太抬举他了吧!”

诉颜还是没有看清形势的大声的讽刺着藤原缀息。

但是诉诺和诉若却是开始明白,藤原缀息是被压迫已久的弹簧。

马上要开始反弹,被压的越低,弹起的就越高。

当然,德川左溪和柳口陌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马上也就想到了最简单的弹簧效应。

安培镜桑的智商是和诉诺是一个段数的。

藤原缀息这样明显和大胆的变化,他当然会一眼看穿。

至于诉衷嘛,他只是鲁莽性子直,但他并不傻。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先例,他就明白了。

只有贺茂诉颜这个正在的傻缺笨蛋,痴傻到极度可爱。

还觉得藤原缀息是仗着自己是藤原家的唯一的儿子,就骄横的嫡庶不分。

这样的诉颜还真是让诉若想到了一句形容女人的话,那就是胸大无脑。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诉颜,那就是眼大无脑,诉若的那顿笛子他没白挨。

“呵呵,诉颜你退下,藤原公子,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再向我们宣战吗?”

站在台阶上的诉衷,诉颜诉若,安培镜桑,柳口陌还有德川左溪。

他们就好像心有灵犀一样的主动的站在了诉诺的身后,一字排开。

藤原缀息不只是单单在挑战贺茂家,而是所有讲究礼仪尊卑,嫡庶高低的贵族们。

诉若虽然很不认同三笨蛋他们这样欺负藤原缀息这个弱小。

但是好像藤原缀息连自己都算在内的妒恨,这是不可容忍的挑战。

诉若是个很懒的人,如果事情在萌芽的时候能把他掐死在摇篮,绝对不能等到它已经长成树木盘根错节的时候。

“看样子,贺茂家很喜欢恃强凌弱,老夫的稚子看样子很合各位的胃口啊。。。”

背后是藤原次方的声音,他踏着悠闲的步子,好像踏青而来。

不经意的路过,看见他们,才会停下来一样。

“本王也喜欢。。。”

“本官也喜欢。。。”

德川左溪和柳口陌不愧是兄弟,这口气和语速齐的令人发指。

三笨蛋【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