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笨蛋【六】

  诉颜不住的颤抖着,柳口陌上前揽住诉若的腰,想扯开诉若对诉颜的钳制,可是诉若就像长在诉颜的身上。

诉衷看着诉颜痛苦的模样,大致也猜到了是玉佩的作用,再加上诉颜也确确实实受了伤。

这样下去,贺茂老头好好地一场五十大寿就要被毁了。

“诉若,赶快放手,在不放我就烧你头发。。。”诉衷以为这个会很有用,所以就整暇以待的看着诉若。

果然,诉若止住了哭声,手的力气也小了,诉颜的心也突然一松,顿然觉得好受不少。

可是他不是诉若,不懂诉若这时候在想什么。

诉若的眼前,是自己从在这个世界睁开眼之后的种种。

没了程东的庇护,自己在这里走的步步艰难。

诉衷脾气暴躁,自己为了不惹到他,所以极尽忍让,不敢太过的展现自己的不满。

诉诺则是城府极深,琢磨不透他,但他的那双眼睛却好像可以看透所以。所以自己就总是步步小心,怕出错,怕露馅,怕被赶出去,怕被当做妖怪,怕被这驱鬼世家杀掉。

而诉颜任**折腾,总是爱作弄自己,自己在这里没有真心的朋友。

藤原一息也如昙花一现一样的匆匆一睹。而后来的藤原缀息也懦弱不堪。

柳口陌的敌我不分,为什么故意把他最深的秘密扒开来给自己看。

说真的,绝对不止是因为信任自己这一个理由。

还有安培镜桑,他更是阴晴不定的对自己时冷时热。

至于德川星源的利用和德川左溪的更是高深莫测的别有用心更是防不胜防。

有程东的时候,一切的算计和劫难都有他来为自己挡着。

“哇,程东你在哪里?程东。。。为什么丢下我,丢下我。。丢下我。。我不是贺茂诉若,我不要做贺茂诉若。。”诉若说的是汉语,又加上说的很快,所以大家都茫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又痛哭的诉若说的什么。

至少有【程东】这个字符被诉诺听懂。

而诉颜的心再一次被高高的提起,她的泪已经打透了诉颜的衣服。

诉颜更是再也受不了了。大骂出声“贺茂诉若,就算我求你,你杀了我都行,别哭了。。。我不知道你怎么了。大哥,你怎么老是说这个呢,你吓坏她了。”

诉衷看到再次哭出声的诉若,感觉如傻了眼样的孩子,用光了最后的法宝。

诉诺很是无奈,他们在父亲那里学来的阴阳术和武功,都只对那些有武艺有力气的男子下得去手。

即使是金联喜一郎那样的废物,他们也下的起来,可是现在是自己的亲妹妹。

诉诺的手很是颤抖,不知道要对诉若怎么办,自己不会甜言蜜语,实在哄不好她。

安培镜桑记得自己诉若上一次这样哭的时候,还是诉若没有落水的时候,那是一位很是骄纵的小姐抢了她的东西,她就是这样在众人面前哭的伤心欲绝但若无旁人。

而柳口陌在看台阶的尽头,尽头上是一身紫衣的德川左溪,从来没有见过穿的这样鲜艳和外放的德川左溪,突然看见,还真的很不适应。

三笨蛋【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