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各路男人【十一】

  不能让这颗不停燃烧的心,就这样熄灭在平庸的内宅里。

诉若决定要试一试,不讨厌就嫁了。

德川左溪的要求好像是个方向,有总比现在四面都是墙的好。

走在回去的路上,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贺茂小姐,贺茂小姐请等等。。。”是藤原缀息。

诉若停住脚步,还没有回头,只是分辨了声音的来源,就被很用力拽住了手腕。

“终于,终于追上了。。。贺茂小姐。。。我,本,我有话要说。”

他跑的很急,同时很是紧张,在我和本少爷这两个自称上纠结了好久。

诉若被他抓的手腕生疼,又不好意思甩掉,只是回过身去看向藤原缀息等他的下文。

“藤原少爷,你怎么在这里?”诉若问道

“我,我是来找你的,我有话要说,所以就来找你。”这次他说的很是顺溜。

只是双颊不知道是因为跑动,还是因为别的所以红的出奇。

诉若看了看日头,还没有多么毒,离开席的还有一些时间,所以就决定跟他磨磨牙。

“说吧,我听着呢。。。”诉若回过头去,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藤原缀息。

这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藤原缀息,首先吸引人眼球的是他那两瓣红唇,带了水润,一张一合。

“贺茂小姐,我们是见过面的,在。。。”他急急地说着,好像有什么人在追他。

“是啊,我们现在不是也是在见面,藤原少爷,你怎么了,要不要歇歇再说。。。”

之后是是他受伤的眼神,被睫毛覆盖着,看不见那最深沉的伤痛。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桨向蓝桥易乞。

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他幽幽的念着那天诉若念过的诗句。

诉若惊觉,这个人。“手机知道是什么吗?”

“手机?能吃吗?”他不明白诉若为什么那么激动,只是不解的看着诉若。

“哦,那你怎么知道这首词的呢?”诉若的脸就像翻书一样的变回面无表情。

“和歌大会,我是那个是送我一朵樱花的舞姬。”他的声音逐渐弱下去,低着头。

诉若听后,细细的打量着他的身段。

他的后背挺拔,腰身纤细,双腿不打一丝弯曲。

脖颈上的头也不打晃,看到这里,诉若心里对他也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

“哦,这样啊,我不太记得呢。

不过那天确实有这样一个舞姬,没想到身份高贵的藤原公子还有这样的兴趣。”

诉若对他的过去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诉颜偶尔提起。

“小姐果然贵人多忘事,不过在我的心中,小姐。。。

不如我为小姐舞一曲吧,就当,谢谢小姐那天的一朵樱花。”

他的腰间别了一款长笛,笛身纤长,通体颜色为白,这是一把陶瓷笛。

“好棒的一把长笛,不知道小女有没有这个荣幸一观。”诉若看着这把笛子良久,一言不发。

就在藤原缀息以为诉若没有听到自己的提议的时候,她突然开口,着实吓了藤原缀息一跳。

急急忙忙的把腰上的笛子拿出来,细细的用长袖擦过,交予诉若的手里。

“好呀,好呀,这是我在一年冬天收到的意外的礼物,可是我实在是很笨,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给我的。”

他的语气和他此刻的心情一样的紧张,急促而忙乱,但止不住话尾的些许惆怅。

那天的那个人,是他活到现在,遇到的唯一的好人,可是如果他知道他的身份,还会如此的动情的提起他吗?

各路男人【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