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非梧不栖【四】

  这道门后面是梳妆房的隔间,也可以在这里小憩一下,正对着窗是梳妆台。

由于平安京的男子也要挽发正衣,所以也有梳妆台,对着梳妆台的后方是放置鱼缸或香炉的正中间,在那后面就是一张供人小憩的睡塌。

再来就是睡房,也就是第四部分。

睡房千篇一律,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睡房的门是这个房间里的第二道门,是以屏风做隔可以推拉,上面都画着吉祥的纹饰。

由于平安京的人们是席地就寝,所以屋内只有一卷寝具和幔帐,幔帐的两边就是这个房间的最后一个部分,更衣室和浴室。这样看来的这样的房间只差一个厨房和一个马桶就可以称的上是一个现代的单身公寓。

不光只有贺茂保宪的房间如此,整个贺茂家都是这样的房间。诉若他们兄妹四人就不用提,就连柳口陌还有客房都是如此规格,再加上不菲的装饰无不透露出贺茂家的无上显赫

今天会有这样的大人物来。藤原家的家主会带着他的?继承人来到这里,看来藤原次方是把贺茂府当做他儿子的第一次亮相。这就是在平安京内沸沸扬扬的第二件事。至于这平安京里的第一件事,作为当事人的德川左溪也在这次到场的名单中,诉若下意识的看向一脸微笑的柳口陌,他那假面下的真脸,和他的脸几乎一模一样。

安培晴明和安培镜桑自然是坐上之宾,在安培镜桑参加完阴阳大会后的第二天,安培晴明就把府里当家的大印交给了安培镜桑,而这安培家主的位子,也会在安培镜桑行完冠礼后正式交予他,现在的安培镜桑已经是长风玉立的有了一个准家主的样子。

当然只在阴阳大会上做惊鸿一现的德川星炎也会携好久没有露面的德川星源为贺茂保宪祝寿。

至于现在朝中新起来的后起之秀文延安岫也在今天的会客名单中。至于这个文延安岫,诉衷,少年,诉颜还有安培镜桑有说不尽的崇拜和向往。一代少年天骄,真能逊色和融于他人。但在诉若的眼里,他只是写了一个既安培晴明之后的又一个神童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真假难辨。

文延安岫,二十三岁。十三岁出仕。

初任吏部言六品及大夫,是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文人,只是出仕的年龄小了一点而已。

但照比安培晴明十一岁就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来说,差的就太远了,不过他的家世不是显赫的贵族,只是通过科举考取了功名。

但从那时起十年来他官阶连连上升,这绝对没有侥幸或走后门来的投机取巧。

八年前的御前护驾让他在人们面前崭露头角,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就能站在连安培晴明和贺茂保宪都制服不了的古尘蒲道面前挥刀相向,说明他是一个多么有勇气的人,而且他还是很巧妙的调了古尘蒲道气数将尽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说明他不止游勇,谋略绝对不会逊色于谁,至少不会任由命运来对他怎样

非梧不栖【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