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非梧不栖【七】

  当藤原缀息终于可以不用跟着父亲,而是面对面的看着诉若的时候,诉若正在外面,并冲他灿烂一笑,这是怎样的一笑,带了三分同情吧

“你好,贺茂小姐...我叫..叫藤原..缀息,我以前..前受过你...你的帮助....你..你还记得我吗?”一句不是很长的自我介绍,被嫩嫩的藤原缀息讲出了裹脚布一样的级别,说罢,他的脸都红得发紫

“你好,藤原公子,小女在上年冬天落水,已经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所以实在不记得在哪里帮助过公子,还望公子见谅,何况助人为乐,小女能帮过公子,实在...”诉若说的官方疏远

“不是..不是的,是在安培大人的...”他突然停下了话头,哆哆嗦嗦的底下了头,那双大眼睛里带着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个男子有一双小鹿班比的眼睛,温和湿润的样子,让人耳目一新。怯生生样子让诉若觉得很是新鲜

自从穿越以来,遇到的男子,那个不是老奸巨猾的衣冠楚楚,向藤原次方,安培清明,贺茂保宪还有德川左溪这样的老狐狸就不提了,就连他的儿子,侄子都是各各厉害,还有一个最厉害的柳口陌,在贺茂家潜伏八年,要不是他主动露出破绽,谁有会知道他的身世。

而这个藤原缀息,虽然和程东还有藤原一息长得极其相似,但是在性格上比程东少了沉稳,有比藤原一息少了戾气,在谋略上,他也绝对没有他的哥哥厉害,所以他是最好的朋友人选,所以诉若一笑。

“安培大人还没有来,藤原公子不必客气,叫我诉若就好”诉若说的十分温柔,“以往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与公子一见如故,不如就交个朋友吧”

“好啊,好啊,求之不得...贺茂小姐,我们进去吧”诉若发现藤原缀息与程东一样,一激动就会结巴,想到这里,诉若不禁微笑,与他并肩走进大堂。

诉颜看见诉若走了进来,他那红色的衣摆就随着他的脚步,到了诉若的面前,引来一阵荷香,就是那种把腌制好的鸡用荷叶包住再烤制的荷叶鸡的香味,诉若知道,诉颜去了后厨。

诉颜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安培子了”

诉颜神秘兮兮的样子,惹得藤原缀息十分好奇,又不好意思问出口,所以憋在那里,涨得脸通红,诉若觉得十分好笑。

诉颜看了一眼旁边的藤原缀息,斜刺了一样笑的正灿烂的诉若,说了一句“这谁呀,长得跟歌姬似得...”

一句话,诉若觉得后脊背发凉,诉若只得诉颜是无心的,可是听者却并非无意。

刚才德川藤原缀息在和藤原次方进来的时候,诉颜去了后厨,准备一会去诉若宫里的荷花池小饮的酒菜,所以没有听到藤原缀息的身份。

他的这一声说大不大,说小声的话,该听到的人,都听到了,包括站的不是很远的藤原次方

藤原次方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在藤原一息活着的时候,就是因为一个人说了一句,藤原一息的不算坏话的坏话,就被他割了舌头。

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割下来,而是用生锈了的极薄铁片,在火里烧红,一点一点的把舌头用铁片烧肿。

然后一刀一刀的割下,那个人是因失血过多而痛死的,想到这里,那血腥的场面,像是活生生的呈现在面前,让诉若染红的双眸,诉颜还不明所以的看着对面的藤原缀息

这个藤原缀息很眼熟,身段窄而长,有些亭亭玉立的意味。

作为男子,又没有练功,这样纤弱,但腰部有力的唯一解释就是他是从小学舞,而且还是小有成就。

他的衣服是合欢白蜜的礼服,布料是上好的艾云棉绸,这种布穿在身上向披上了云一般惬意温暖,艾有是红的意思,所以这件衣服的颜色是红色的,诉若发现,出了诉颜,藤原缀息也是很适合穿红色的衣服。

藤原次方走了过来,他那是有些浑浊的眼白内的眼珠,紧紧的盯着诉颜,诉颜被盯得莫名其妙。

非梧不栖【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