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非梧不栖【三】

  诉若实在看不下去诉颜那一副自恋的嘴脸。再加上诉颜的那一身火红的云袍,晃得诉若的眼睛都晕。

于是,忍无可忍的诉若觉得无需再忍,所以顺手在脱下脚上圾着的绣花鞋丢向诉颜,诉颜一边躲一边说道“贺茂诉若,我看你是头发长的太多了,敢...哎呀,打人不打脸..”

话还没有说完的诉颜就已经败下阵来的蹲在了地上,无限风情的红衣上落满了脚印。

那脚印一般大小,不用想,肯定是诉若的杰作。

小丫鬟在诉颜的袍子下,捡回了已经被诉若拧巴变形的织锦金凤栖梧缎面鞋,弯下腰,准备给诉若穿上。

诉颜看着她的动作,也不管身上的灰尘,就地挪到诉若的跟前,轻轻的从她的手中接过了诉若的鞋子,温和的说道“我来...”

说完就用另一只手,扶起了诉若的脚,那动作轻柔的让诉若心里暖暖的。

“干什么啦,小哥哥,还是让下人来吧,你可是三少爷,我的哥哥,怎么可以给我...”

诉若觉得不妥的要收回脚,可是又被诉颜抓住,隔着罗袜抚摸起诉若的脚,不带一些轻浮,只是柔柔的欣赏。

“诉若,你难道忘了,以前都是我给你穿鞋的吗?”他的样子似乎很是怀念。

“诉若,你的脚还是那么小,还软软的,快起来吧”说话间诉颜就已经为诉若穿好了鞋子。

轻轻的放下她的脚,又坐回刚才坐的位置,诉若被他的一连串动作感动的稀里哗啦,也觉得他的那张妖孽脸好看多了。

“我怎么会记得,我失忆了好不好...”诉若一脸笑意,说完自己就站了起来。

“晓依,你去把我的腰带拿来,我要出门了”诉若说完就站了起来。

诉颜也微笑着说道“原来你叫晓依啊,很漂亮”晓依羞红了脸的躲回了后庭。

诉若冷冷的看了诉颜一眼,半认真的说道“其实我觉得即使是别人看不上的东西,你也不能碰”

诉颜被诉若的话说的莫名其妙,于是不解的问道“诉若,你说什么?”

“没什么的,没事,晓依快点”说罢,径直又走回了卧房。

诉颜勾唇一笑,万千花丛,与我片叶不沾,与你我只求你在。

一番忙碌下的贺茂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诉衷,诉诺,诉颜,柳口陌,还有诉若都穿这新裁做的衣服,稳稳的站在了贺茂保宪的睡房外面。

在平安京里的大户人家的房间是很有讲究的,就拿贺茂保宪的房间来讲,撇去装饰与氛围不说,单单看着格式就异常有意思。

房间被分为五部分,从院子里进来是第一部分,是平常会客和用饭或点心的小型客厅。

客厅左边的书房是第二部分,而向诉若的房间左边是绣房,用镂空的红木雕花板隔着,通过上面的小洞,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贺茂保宪的藏书与书画丹青。

第三部分的开始则是屋内右边的第一道门,现在这道门紧闭着,从这道门开始,就可以看得出来平安京大家族的规矩是何等的等级分明,这道门,名叫尊门。

就是时时刻刻提醒这这里的人们,尊卑有别。

这门除了想诉衷,诉诺,诉颜还有诉若这样的主母所出的嫡子嫡女可以随意进入,而庶子和像柳口陌这样的徒弟,是需要通报并允许才可以进去,而且是有时间限制的。

非梧不栖【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