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诉颜的愤怒【三】

  骑士总是比王子要早来一步,而公主往往爱的都是掐住她脖子死死的恶魔。

其实不能否认,如果诉若和诉颜不是兄妹,诉若会爱上诉颜,其实早就爱上了,只是诉若觉得那是兄妹之情而已

诉颜瞪着诉若,眼上还有用朱砂画的红眼影,他们靠的很近,诉若看的见他的毛孔,以及在毛孔上细细的绒毛,诉若先发制人的说道“小哥哥,你疯了,你不记得了吗?我失忆了”

“你不失忆,也是不会懂我心里的痛,对不起,我失态了,我走了”诉颜的语气很轻。

说罢,放开恰在诉若肩上的手,耷拉着脑袋,想一个没有人疼爱的红狐狸,放下所有的嚣张后,只有湿漉漉的眼眶

诉若想也没想的从背后抱住了诉颜,诉颜很瘦,骨骼轻奇,在衣服的包裹下,失去了感官。

诉若一直觉得拥抱的时候人的心是离的最近的地方,也可以给予人温暖,诉颜的脚步停住。

“既然是我的错,那请你告诉我,我错在了那里,安培师叔说父亲马上就会回来,让我快走所以,我才没有看到你的表演,不要因为这个而怪我,你应该去怪安培师叔”

诉若的话好像有魔力似得抚顺了炸了毛的诉颜,诉颜的身体逐渐软了起来。

这时的诉衷,诉诺还有安培镜桑,柳口陌姗姗来迟。

看的的这一幕,纷纷的丢下往日的高雅,诉衷一把拉过诉颜。

诉若把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诉颜的身上,诉颜一离开,诉若一个不稳,作势要趴在地上,柳口陌微笑着扶住了诉若。

说道“小心点,诉若”一边说着,一边扶起了她。

手中有异物塞进来,诉若看向柳口陌,他冲着诉若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做声。

在手感上来说,应该是一个纸条,诉若了然的点了点头,却被诉诺横眼看去,只是不经意间,诉诺就已经开始起疑,不过思来想去,就再也没有在诉若或柳口陌身上看出什么破绽,没有事的话,这样最好

诉颜被拉回了现实,手还不清不楚的揽着一脸不善的诉衷。

看清诉衷的脸后,一脸嫌恶的推开了诉衷。

说到“你们怎么来了,不怕父亲骂你们”

诉诺不温不火的笑道“你这阴阳大会的冠军都跑了,我们这些配角干嘛还站在那里做背景,所以我们就来找诉若喽,她这里既凉快,又温馨,在这里,我觉得像是小时候在母亲的宫中,诉衷,你觉得呢?”

说道最后,诉诺颇为感怀,一晃多年,母亲去了已经用一双手都数不清多少年了的时间。

而当年襁褓中的诉若也已经亭亭玉立,而他们在今天也成为了正式的阴阳师,完成了作为侯门之子,应该会有的荣耀。

诉诺有些飘飘然,诉衷也是一脸怀念的揽过站在他不远处,已经怔愣的诉颜。

微笑着大声说道“真的是一晃数年,母亲看到我们有今天,也该含笑九泉了,诉颜,母亲生前最疼爱你,现在你得了第一名,母亲也该为你高兴了”

说罢还拍拍他的胸脯,极尽一个大哥的风度与气量。

诉颜被诉衷的鼓励和突然的亲近弄得既感动又摸不着头脑,第一名的话,那就说明自己是超过了安培镜桑与大哥,成了这平安京第一少年阴阳师喽

诉颜的愤怒【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