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阳大会【十二】

  这时,远远地有人走近。

听力一向很好的诉诺第一个发现,一个手势,立刻阻止了笑作一团的大家,然后自己第一个走出了格子间。

接着是诉衷,然后是安培镜桑,诉颜抱着诉若,他看着诉若,示意诉若下来,诉若立刻会意,身子矫健的从诉颜的腰上跳下,随着诉颜一起走了出去。

一股淡淡的菊花仙香,充疵满了双人走道。

高贵如斯韧如丝,小家奈替即如提。这是诉若包括所有在这里的人,对他的形容。

诉若不认得这个人,诉衷他们也是不熟,但看他走来的方向是他们刚刚走出的格子间。

那一间休息室,是给天皇的嫡子,也就是德川星炎的休息的地方。

诉若看着诉衷,诉诺,诉颜还有安培镜桑以整齐的姿势,向德川星炎行了礼。

这可不是普通的礼,只见他们中的诉衷,弯下腰到有50度角的地方,把双手合拢向前笔直伸去,双腿蹬地,前身的姿势已经达到了身体的极限,所以腿就已经受力颇多的开始有些颤抖,看来这个礼既难行,又不经常行。

诉若知道这个礼叫做合手礼,有种类似于汉代的行礼方式,只是不会下跪。

在平安京里的贵族男子们,他们只会向父亲和君主下跪,行这样的合手礼,还有偶尔也会向年长的知音行这样的礼。

剩下的就是连母亲和师傅都只行平礼,就是把身子前倾,低头,合手一拜而已。

还有一种礼是行给第一次见面,且身份比自己高的礼,那就是九十度的礼,不过一般的贵族男子是不会行这样的礼的,会被说做故意巴结,这种礼也会被拿来在认错的时候行的礼。

诉若觉得自己如果不想暴露身份,也只好行这个礼。

所以正打算甩手弯腰时,就听最前面的德川星炎说道

“各位无需多礼,本皇子只是路过停歇,无需太在意,各位自便,初次见面,各位可是贺茂家的三位公子和安培家的独子”

德川星炎的语气张弛有度,说的即官方,有有些做作刻意。

但正是这做作,是所有在他一下的皇子,所不能享受的。

贺茂诉衷,贺茂诉诺,贺茂诉颜,和安培镜桑的身份是何等的不容置喙。

在德川星源和德川左溪的面前都只行平礼的他们,在这一个和诉若一般大的德川星炎面前,行的礼居然会比拜师礼还要重。

那只是因为德川星炎是嫡子。

在平安京的等级里,嫡子甚至可以杀了庶子而不问理由。

贺茂保宪对贺茂嘉德如此,这个德川星炎亦可以对德川星源和德川星战如此。

嫡庶就是尊卑,嫡子就是可以这样霸气。

还有在普通百姓家里的嫡子都可以当街侮辱贵族家的庶子。

说来说去,就是想说这德川星炎在这平安京里是仅次于朱雀天皇的人。

所以只可以敬他尊他,不可以对他怠慢半分,这不仅仅只是地位上的差别,还有在没有绝对里的绝对。

即使有一天,德川星源或德川星战被立为了太子,他,德川星炎依然还是最尊贵的皇子,直至他死去。

阴阳大会【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