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阳大会【六】

  安培晴明用尽所能的终于把贺茂保宪的注意力从诉衷他们身上移开。

松了口气的说道“你可千万别觉得你那活宝女儿现在安静,一会不知道要给你闯什么乱子呢...诉衷他们许是有什么急事吧,他们毕竟在今天已经成了大孩子了,你不记得我们在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多么鬼马与不羁,常常会气的师父...随他们去吧,走,我们去看看徒弟们吧”

“得,一提父亲,还真是觉得愧疚,当年的你我可没有这些孩子听话,走,各位同僚,一同去前面吧,阴阳大会的比赛还有一炷香就开始了,各位就先回座区休息片刻吧”

贺茂保宪想到自己的童年时脸上浮起了温和的笑,说罢,便和安培清明勾肩搭背的走出了大殿,众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面面相斥的又不便说什么

大殿这边一片勾心斗角后的安静,而诉若这里却揪起了所有知道的人的心。

诉诺走的最快,眼见眼的就差一个一个台阶就到诉若所在的格子间,就突然听见诉若的尖叫,“你滚,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戳着我的痛处,来一遍遍的讲来,你给我滚,这是我们贺茂家,还容不得你在这里欺负我”

诉若说的极快,声音又十分尖锐,还在他们所在的格子间一面靠着墙角,一边的格子间里的客人还没有到,所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刚想到这里,就有听见诉颜说道“人人都说,溪王爷有眼力价,懂得看人情世故,难道你没有听到刚才阿陌师弟说道你去他家的时候都是绕着说,含糊着过去的吗?这么这会你的眼力价不管用了吗?”

诉颜的话极尽讽刺,挖苦的德川左溪的眉毛一皱再皱的隐忍不发,诉若的哭声已经传到了诉诺的耳朵里,难道诉若又被魔魇了吗?

空气里有一丝血腥的味道,凭感觉是在诉颜的剑上传出,于是马上准备登上最后一节台阶,却被诉衷抢先了的跑进了格子间。

这样诉诺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站了有些时候了,诉衷的举动大大刺激了诉诺。

为什么你总是抢先,为什么第一个抱住诉若的总是你。

为什么你是大儿子,却让同是嫡出的我,备受苦楚。

想着也走进了格子间,果不出所料的诉若已经趴在诉衷的怀里哭成了泪人。

只见柳口陌石化在哪里,没有任何举动。

这是诉诺最看不过柳口陌的地方,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清高摸样,也不管诉若是怎样的难过。

在来的时候,诉诺就已经用阴阳术里的探索眼,知道了从诉颜走进这里发生的所有事的前因后果,所以诉诺也知道诉若为什么会哭的如此伤心。

藤原一息确实有让人为他哭一哭的资格,当然也包括诉若。

而诉颜已经暴走的扯着德川左溪袖子,那袖子上有些许血迹,所以刚才的血腥味,看来是德川左溪的了。

诉诺还没有来的及开口,诉衷的拳头就已经招呼了过来直指德川左溪的脸。

诉诺在理智里是要阻止诉衷的施暴,因为如果德川左溪脸上带伤,被人看去,那么即使贺茂家在受尽荣宠,那诉衷也是会被判个殴打皇亲的罪名,被囚禁。

可是他却又是多么希望那一拳打在德川左溪的脸上

意识已经不清醒,诉若哭成这样的愤怒,和诉衷的争夺已经吞噬了诉诺的理智。

他只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等待着德川左溪的倒地不起,要知道诉衷的拳头,是出了名的硬。

阴阳大会【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