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阳大会【七】

  “诉衷,你疯了”随后赶来的安培镜桑即使捂住了诉衷的拳头.

诉衷的这一拳,用尽了他所以的力气,没有什么武功基础的安培镜桑当热受不住这一拳,还好德川左溪及时在背后扶住了安培镜桑.

安培镜桑顿时觉得后背一热,力气也大了不知多少倍,竟然生生的接着了诉衷的拳头,还把诉衷在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推到的墙角。

诉诺站在德川左溪的后面,当然知道是德川左溪运给了安培镜桑真气,才可以让他不被诉衷所伤.

只是诉诺不解的是,他有这样的能力,刚才诉衷挥拳过来过来的时候他就可以躲过去,为什么还直愣着被诉衷打.

要不是安培镜桑的出现,那一拳恐怕早已经砸德川左溪那高挺的鼻梁上了,诉诺百思不得其解,安培镜桑看诉衷不在冲动.

回过头来看到早就站在那里,却袖手旁观的诉诺,不觉的火冲心口.

大声的质疑道“诉诺,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刚才你绝对是存心的,为什么不阻止诉衷,打了溪王爷,你是知道诉衷会被怎么样的”

安培镜桑这边说的是义愤填膺,诉颜已经被诉颜在地上扶了起来,怏怏的歪在安培镜桑的胸口,安培镜桑的声音很大,诉若伏在胸口上面都感觉到到胸口的震动.

但却没有说什么的瞪着大眼睛,顺着她的目光,她看的是德川左溪.

诉颜不知道手放在那里,又该站在那里的无措,一向如主心骨一般的二哥居然做了连自己都不会做的事情.

安培镜桑感觉到诉若的抽噎,也深知自己的声音是大了些,诉诺恶狠狠的剜了诉颜一眼,却让诉颜莫名的安心,诉诺不语的走向诉若,诉若看见诉诺的脸,泪有如绝了堤样的喷涌出来,一把推开了安培镜桑.

安培镜桑也无所谓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知道任他们怎么亲爱,他们永远只是兄妹.

德川左溪还是不语的面无表情,柳口陌见诉衷,诉诺,还有安培镜桑都来了,暗怪诉颜多事,但既然他们都来了,那自己也不能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站在一边.

所以上前一步,稳稳的抓住了德川左溪的领子,脸色变成了凶悍的样子,诉诺一门心思在诉若这里,也不管柳口陌那一脸虚假的面孔,冷哼一声,扯了诉若的袖子就要走出格子间.

说道“走了,大哥,诉衷还有安培子,就如他自己在这里表演吧”

诉衷对这样的收场表示不甘心,刚想上前与德川左溪理论,可是却被神勇了一把,便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安培镜桑拉走.

一时间格子间里只剩下德川左溪和柳口陌了。

德川左溪看着柳口陌那张带了假面的脸上,带了如此多的疏远与算计,心里百感交集,刚才诉若的哭声如同刺,一根根的扎在了他的心里.

其实他自己真的是没有想如诉若所说的那样戳她的痛处,而是自己真的不知道.

那作为知道的柳口陌,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目光打在柳口陌的脸上,德川左溪知道,当年那个冷面冷心,却也无欲无求的德川右陌已经成了现在眼前的这个佛口蛇心,欲壑难填的柳口陌。

现在的他,只需要一点点的刺激,就一定会走向极端,作为兄弟,德川左溪也没有制止,只是凉凉的说“他们都走了,你还装什么”

阴阳大会【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