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良宫【十一】

  德川左溪一开始还有一些愧疚,毕竟是自己说了那样伤人的话,贺茂诉若在牙尖嘴利,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孩子,真真的是自己过分了些,所以在诉若说的这些话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反驳,但是最后一句话,如一根刺,又稳又准又狠的插在了德川左溪的心里的伤口上,他的手就像本能反应一般的猛地抓住了诉若那白皙纤长的脖子,生生的把她拽到了胸前不足一拳的地方。

只是这一会的功夫,诉若的脸就已经憋红,还有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害怕,不停的发抖,手脚无力的失去了平衡,她已经被德川左溪提在半空中。

“德川左溪,你...你敢”诉若已经不能呼吸了,但一身傲骨,怎么能这样被人欺凌。

“本王怎么不敢,只有本王想....”德川左溪双眼赤红,不在一如往常般的温和凉薄。

“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不只是谁的声音,诉若已经觉得马上要失去知觉了,这样的一道声音,无疑是如救命稻草一般的刺激了诉若,“救我...”

德川左溪觉得后背突然一痛,猛烈的传遍了全身,柳口陌在德川左溪松手的一瞬间,稳稳的接住了诉若,诉若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猛地把已经受到袭击的德川左溪推到在地,又抱住了前来接住他的柳口陌,大口大口的在他的怀里喘着气,脸色已经不似刚才那般的红到发紫。

德川左溪也已经清醒,左手背到后面,捂在被柳口陌袭击到的脖子下面的穴道上,痛的脸都扭曲了。“阿陌,你是终于承认你是德川右陌了吗?”

德川左溪虽然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如此气愤与失态,就是现在诉若说再厉害的话,自己也不会如此的气怒攻心,柳口陌知道他刚才那是被魔障了。

听诉颜说诉若在藤原家中的邪气是一个叫做【觉】的女鬼,因为在活着的时候,她的丈夫听信了妾室的的话,怀疑她与自己的兄弟有染,便暗自下药毒害了自己的亲生弟弟,还将她杀死后破开肚皮,取出了已经怀孕六个月的孩子,丢弃于狗。

这样【觉】受了极大的侮辱和冤枉,心中积怨,又死的极其痛苦,所以化为厉鬼,生生世世诅咒了那个讲了谄言的小妾,并来蛊惑无辜的人,说些极其令人痛苦的话,来刺激那个人,导致那个人自杀轻生,【觉】就把那个人的灵魂收为己用,来滋养她那也化为厉鬼的儿子,看来今天魔障德川左溪的正是她的儿子【杀生童】。【杀生童】由于没有出生就变成了鬼魂,所以灵力弱得很,只能依附在生气或者一心两用的男人身上,来迫...害别人,让那个男人来听他的指挥,从而吸尽他的精气,来修补自己被狗撕扯的七零八落的灵魂。此乃百鬼中属于中下流的鬼魂,德川左溪又有战神刑天护体,所以【杀生童】只是蛊惑了他不过一瞬间的意识,即使柳口陌不出手,德川左溪也该清醒过来了,不过这样珍惜诉若的柳口陌,怎能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与痛苦,为了这个,他不惜暴露了自己已经隐藏六年的身世。

女良宫【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