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良宫【九】

  诉若是个感性的人,被人这样安稳柔和的抱着,她能做的唯有把这个拥抱继续下去,继续更长的时间,

通常这样的人会用轰轰烈烈的爱情,来重复这种感性,直至她能得到这样的怀抱一辈子,贪心的再希望有下辈子

德川左溪说不明白他现在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里痒痒的,像是有发梢在上面滑过,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这种感觉,不是太妙,但它却温和又一击致命的告诉自己,自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暖暖的看到了春天,嫩嫩的柳枝才刚刚够到小溪的溪面,不为沉溺,只是悄悄的挑拨撩弄,一时间鸟语花香,德川左溪有在这里看到名叫爱情的光。

只是一瞬间,却浓浓的晕开在整个心房,他沉溺的了放松,调整放软了自己的肌肉,那是需要极度放松才会有的效果,但从诉若的那沉溺其中的表情来看,德川左溪做的很是成功,然后他又把另一只手,搭在了诉若的腰间,连带着她的胳膊一起,拥在心口,有力的向诉若展示他的可靠,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没有看到尾巴,它就已经走的有十万八千里远了。

突然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四面八方迎来,起于耳郭,走过了耳廊,刺激了鼓膜,传进了听神经,最后停在了大脑,大脑做出的反应就是诉若推开了德川左溪。

诉若红着脸低下了头,“对不起,我去那些糕点,马上回来。”

她没有给德川左溪开口的时间,转身跑出了格子间,当德川左溪反应过来的时候,诉若已经跑出去了老远。

德川左溪承认自己心动了,当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那个夺走了自己的最爱的人,亦是最爱自己的人,让自己无人可爱,也无爱自己之人,这样想来,心中的怨恨马上就赶走了那里面原有的花香气息,酸腐的味道充满了那里。其实本不是无情薄凉的人,却有因由为例,有那么个人,看不得自己幸福

诉若跑出格子间的时候,外面已经停止了放鞭炮。爱热闹的平安京的人们,喜欢无论在什么庆典前,都放起鞭炮,祈求自己也如这鞭炮一样,在这世间响鸣不止。

阴阳大会也在鞭炮声中拉开了序幕,远远地,诉若就看见,柳口陌站在高台上,轻挽着袖子,在讲着开场白,他的声音和缓松弛,却让人如沐春风,看到了春风后的希望。

不一会,诉若好久没有看到的贺茂保宪,精神抖擞的走上高台。

高声说道“老朽今天就是死也瞑目了,因为老朽一生用尽心血的三个儿子,终于要在今天,在我的手中,接过阴阳师这个担子,秉承我们贺茂家作为阴阳师的优良传统,怀着一颗温暖而又善良的心,来济世救人,来心怀天下的为国为民,还有其他要在今天成为阴阳师的孩子们,你们也要带着你们父亲的希望,在你的那颗善良的心的带领下,为我们的平安帝国奉献自己的一生,并努力的发光发热,成为伟大的人”

女良宫【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