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低绮户

  回忆总是亢长的没完没了,诉颜虽然已经回神,但还是深深的望着诉若的脸,他想说,如果我能用命换来你如蝶澈爱迟墨的爱,我也可以死在你手里。想罢,在腰间突兀的抽出一把两指宽的薄剑,薄的可以看到剑那一面的诉若的发丝,剑长有五尺,整个剑身竖起有诉若高,诉颜握在手里,另一只手里的血符也开始渗出红色的液体,液体经过那把剑时,变成了乳白色,在流入诉若的唇里,诉若的唇不是很红的那种,淡淡的有一层粉色,在液体滴下时,诉若就不在疯癫,开始安静如初,眼睛也闭起,像是睡着了,液体顺着她的唇线,溢出脸颊,在流进她的脖子,停在刚才的红色液体处,慢慢的被吸收进皮肤里,不一会,雾气开始散去,幻影外诉若也开始露出处本来面目,一如娃娃一般的蜷在被子里,团成一团,小小的头埋进双臂里,是醒着的。诉颜原本已经站在了屏风前的,诉若看见烟雾撕开后,诉颜的身影,开始微微发抖,然后在诉颜意料之外的,猛地扑向他,投入了他的怀里,诉颜一个重心不稳,坐在了地上,诉若失去依靠,也歪在诉颜半趟的身上,不顾场景的嚎啕大哭,不一会,诉颜的前襟就已经湿透。‘小哥哥,你去你那里了,我醒来的时候还看见了你,可是一转眼你就不见了,还起了雾,我好怕啊,小哥哥我看到藤原一息死了,他把他的手钏给我了,他告诉我那是他母亲留给他最后的礼物。他....’诉若慌了心神,抱着诉颜就是一阵痛哭。

远远地走廊上,诉若的哭声传到了诉诺的耳里。诉诺一向隐忍,风轻云淡的惯了,只是默默地走着,却是出了走廊,开始漫无目的,天还早,晨露还没有退下叶头,天还不热。诉诺却已是一身的汗,刚才要去做的事,突然不在脑子里,原来人们常说的红颜乱,乱的不只是江山,还有这胸里那颗一直都不安分的心,它跳的诉诺忘了方向,迷失在自己以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宅院,迷失了自己所有的打算,只是片刻,却足以,足以...

星射杭碧凉,心灰草木殇,我做平安上,你在帝王家。心念旧时衣,更喜身上新。人皆逆风息,怎能奈萧郎。

在这富丽的平安京里,开始有一半的人,在好奇一件事,那就是新一任的藤原家的继承人。废妾之子。烟花歌姬,却已是这世上唯一的有藤原家的的血脉的青年男子,他的名字叫做藤原缀息。那个在安倍家的和歌会上与诉若有一见钟情的男歌姬,---------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这平安时代最显赫世家的唯一继承人,真是天意难测。那天藤原一息所说的而且,就是这件事情,自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久的时候,藤原次方就在寻找,这个儿子,藤原一息当然知道,他所希望的,不就是让他唯一的弟弟能过的像他一样,而且要比他更自由。

低绮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