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良宫【二】

  被晾在一旁德川左溪也顺着安培晴明的目光,看向柳口陌和诉若。那个刚刚走在贺茂兄弟和安倍镜桑后面,还踹了贺茂诉衷一脚的小厮,正呆呆傻傻的被贺茂保宪的得意徒弟柳口陌拉扯着。这本是没有什么的。但就凭刚才贺茂兄弟和安倍镜桑这样护着那个小厮,而且还让暴脾气的贺茂诉衷不与他计较的这些不经意表露在外的这些事情,德川左溪就觉得这个小厮不只是一个普通还有些呆傻的佣人。

还有此时,虽然表面上是柳口陌拉扯着他的袖子,看上去是要与他算账的模样,但据说这柳口陌脾气温和儒雅,最与年轻时代的安培晴明相像,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处罚一个傻愣的小厮。而且他不像在拉扯那个小厮,而是...没错,是牵着他,异常柔和的牵着他,在看向他的表情,是温和的微笑着,带了丝丝宠溺下的无奈,不简单,这个小厮绝对不只是一个下人那样卑微。德川左溪觉得奇怪无比。

“阿陌哥哥,你别拉我,我有快半个月没有出门了,这阴阳大会也快开始了,你先去忙吧”

安倍晴明与诉若的目光对了正着,诉若这才回神发现柳口陌已经拉了她走了好运,马上就要到坐席了,便躲了安培晴明的目光,看向了柳口陌,并且开始挣扎,柳口陌当然不会放开她,远远的看着师傅在招呼京条大人,没有注意自己这边的情况,所以也放松了些警惕。

开始半玩笑半威胁的说道“你还敢说你有半月没有出屋门了,还不是你还病着,我可不管,擅闯女良宫的女子,是要被拖出去责打五十杖的,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我看啊,挨上个二三十杖,你就该...”他故意没有说下去,一是恐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是诉若的脸已经发白的变了颜色。

“真...真的吗?”诉若有一些后怕,五十大棒,那一杖下去,还不就皮开肉绽,五十杖下来,自己还有活命吗?柳口陌今天的心情很好,所以起了作弄诉若的玩心,用手比划,“打女眷的杖,不像打男子的是厚两寸的宽板子,而是如小孩子胳膊样粗的园杖,专照一处打,即使你痛得已经不行,打坏的也只是那一块,不会再其他地方留下一丝痕迹”说着还拍着诉若的肩膀,诉若被他一吓,紧张的把头别向另一边。

远处的安培晴明看见柳口陌正在动手打那个小厮,在他们那个角度里,柳口陌实在是很没有风度的在抽那个瘦瘦小小的小厮的脸,那个小厮被他抽的脸色苍白。刚才一直顾着看他衣服的德川左溪这时候把目光对向了他的脸,只是一睹,目光就如同着了火一样的迅速收回,然后又仿佛那里有吸铁石一般再也收不回目光,那张脸值得忍着眼球的灼热来一观。

德川左溪后来才知道那天那时里是他第一次看到美丽的诉若,从此再也移不开自己的目光,至死不渝

女良宫【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