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转朱阁

  ‘诉若之所以会叫诉颜小哥哥是有一定的缘故的。那是诉若刚刚认清这府里的人,并开始交好的时候。那时贺茂家有一场很盛大的家宴,来祭祀马上要到来的春天,贺茂一族,无论男女,都在被邀请之中。贺茂保宪有个庶母所生的弟弟,在贺茂保宪接手贺茂家的时候,那个庶母所生的弟弟还很小,所以没能分的与贺茂保宪其他兄妹同等分的家产,贺茂保宪也是怕他被人欺骗,把家产挥霍干净,也没有小瞧他的意思。可是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贺茂嘉德【庶母之子】却妄自菲薄的以为贺茂保宪瞧不起他这个庶母所生的儿子,所以心中不忿,总是找一些有的没的借口或无风起浪的事,来打击贺茂保宪和诉衷兄弟,已及与他交好的人。本来没有诉颜什么事的,可是在那天的家宴中,不知谁提议来赛和歌比赛。经过一番激烈比赛,诉颜最终拔得头筹,得了第一,贺茂保宪没有多说什么鼓励的话,只是送给了他一柄纯金的匕首,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每个人也服从,唯独这个贺茂嘉德,凉凉的说道‘再有学问,也不过是小儿子,也不可能超过大哥和二哥,成为这偌大贺茂府的主人,还高兴的跟见鬼似得呢’诉颜你听过之后,脸色当时就铁青一片,贺茂保宪听后大怒,叫管家拿来田契和银两,并且当众要贺茂嘉德给诉颜道歉,可是贺茂嘉德拿了田契和银两后,便扬长而去,根本不把诉颜看在眼里,诉若一直觉得贺茂保宪是一个温和并且有些老顽童的人,可是严肃起来,也是让人不敢逆他的意思。众人只是在下面窃窃私语,没人敢再站出来说什么,诉颜的脸色更加难看,把纯金匕首丢给诉若,便起身走了,诉若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幻城】里,蝶澈的小哥哥迟墨的境遇,与现在的诉颜如出一辙。贺茂保宪也打眼色给诉若,让她去安抚一下诉颜,诉若趁人不注意就溜了出去。

诉若追到诉颜的时候,诉颜正在听琴阁里抚琴,听琴阁,阁如其名,是一个用于演奏古琴的亭子。诉颜弹奏的是一首诉若没有听过的曲子。

‘诉颜哥哥’那时候诉若还叫他诉颜哥哥。

‘恩’诉颜没有理她,只是应了她一声,继续弹他的古琴。

‘诉颜哥哥,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什么故事,我现在没心情听什么你那让人直发冷的烂笑话’

‘说话还真是毒舌,不过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还有看在你的这把匕首的份上,我才给你讲这个故事的’

‘好吧,我看我这一边匕首能买到什么样的好故事’他停止抚琴,稳好情绪,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为绝美的脸上加上了哀愁。这让诉若想到一句歌词,你的脸美丽中带了疲惫。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是她的家族里的长女,并且是未来的主人...‘诉若还没有开讲几个字,诉颜刚刚好转的脸,又是一片铁青。你听我讲完’诉若可怜兮兮的拉住诉颜的袖子,诉颜拿她没办法,只得无奈‘好吧!’‘那个女子,叫做蝶澈,’‘倒是有一个好名字’诉颜有不甘寂寞的插嘴进来,惹得诉若不快,不过看在他现在不高兴,还受了侮辱的份上了,也没有在说他,只是继续讲蝶澈与迟墨的故事。

‘蝶澈有好多哥哥,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她的小哥哥迟墨,不过迟墨是异族女子所生的孩子,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头发和眼睛就会变成异族的颜色,被当时的王杀害。所以蝶澈的父亲为了保护迟墨,就故意冷落他,不让他继承自己的家族,可是心里却比喜爱任何人还喜欢这个小儿子,因为迟墨是他最喜爱的女子所生,那个女子,为了生下迟墨,居然剖开来自己的肚子,来用死的方式,换的迟墨二十年的安全,让他的头发和瞳孔都与迟墨父亲那一族无异。迟墨和蝶澈一天天长大,迟墨总是羡慕的看着蝶澈被父亲扛在肩头,与她温和的说话,从不曾嫉妒,只是羡慕,他也偷偷地喜欢着蝶澈,总是在城墙上看着蝶澈随父亲出去,又等她回来,然后弹琴给他听,蝶澈最喜欢看风吹起他头发的样子,还喜欢叫他小哥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迟墨马上就要到二十岁了,不过这一切蝶澈还不知道。她的父亲在蝶澈的成人礼上把当家人的位子传给蝶澈,当时王也驾临,为她的成人礼和接替仪式祝贺,当王要走的时候,看见了跪在角落里的迟墨,没有说话,蝶澈只听到她的父亲说,他会处理的,之后王就离开了,迟墨当场就吐了血,是被王的真气所伤,父亲把王送走后,抱起了吐血的迟墨,离开了大殿,蝶澈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迟墨。蝶澈就跑去质问她的父亲,父亲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告诉了蝶澈迟墨的身世,蝶澈在地牢找到了已经被剑钉在墙上的迟墨,迟墨要被在四肢,胸口个钉一剑之后才被允许死亡,这是王的旨意,蝶澈不忍看他痛苦,就亲手杀了他,触犯了王的旨意,所以被剥夺了继承家业的资格,流放在外,我给你讲这个故事就是想说,我希望你能学习一下迟墨的洒脱,我也知道,你的志向不在继承家业上,更多的你只是希望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平平静静的走过一生,虽然你和迟墨都是不受宠爱的小儿子,但是照比迟墨你幸运太多,迟墨最大的心愿就是带着蝶澈去他母亲生活过的地方,与蝶澈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可是他得到的只是冰凉的剑刺穿他的喉咙,而你却大可以与你喜爱的人素手江山,做一个富贵闲人,多好’‘我知道你给我讲这个故事,是为了什么,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嫡子长子继承家业就是应该的,我也不想与他们争什么,却被如肉中刺一般被厌弃。’‘如果迟墨的故事还没有让你释怀,你就想想诉诺哥哥吧’‘是啊,诉诺。我比他也要幸运,至少我没有他那样出众,不会因为因为只是做个闲人而感到失落,只是不用在自己亲大哥的手里....好了,谢谢

转朱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