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高处不胜寒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同你争辩,你们进来吧,教你们如此多的圣人之道,是让你们听墙角的吗?”贺茂保宪语风一转,诉衷他们便讪讪的走了进来“叔父,都是我不好,不该出现在藤原府上,惊扰了柳口师弟的招来的戾鬼,导致诉若这样晕倒。”安培镜桑刚走到贺茂保宪的视线范围之内,就像贺茂保宪请罪,说罢,还撩开了袍尾,准备下跪,被贺茂保宪拉住,“这不怪你孩子,我们阴阳师讲命理劫数,有劫必难逃过,陌儿,你也不必愧疚,刚才,你诉颜师兄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看诉颜都没有什么不适,诉若是不会有问题的,你下去休息吧,诉衷,诉诺,安培子,我们也走吧,这里有诉颜一个人就可以了”说罢,没有给柳口陌行礼的时间,便径直走出了诉若的睡房,“明天我们再来吧,那时候诉若一定醒了,我们一起给她驱邪,现在就让诉颜守着她吧。”诉衷没有多做停留,他听到诉颜居然有勇气把与自己命运相连的云佩,输在诉若身上,那么诉颜真的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他自己问自己,是不是有这样的勇气。诉诺看着诉衷走了,自己也没有多做停留,袖子一甩,便不见了踪影,再一看,他已经走到了门外,,柳口陌自是愧疚难当,所以便追着贺茂保宪去了,屋里只有安培镜桑“诉颜,如果你们不是兄妹,那么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爱上了诉若,甚至爱的比你的命都重要了”说罢,没有顾诉颜是怎样的反应,便走了出去,外面阳光大好,照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贺茂诉颜,算你有..种。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向府门,留下一个拉的好长的背影,看着好孤寂。

诉颜也有些吃惊自己为什么会把云佩输在诉若的身上,那是诉若被人在湖里救上来的时候,诉若还醒着,可是已经奄奄一息,她只是死死地看着自己,似乎自己是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她的手已经是那样凉了,可是还是死命的握着自己,之后便晕了过去,可能从那时候开始吧,自己就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诉若,不受一点伤害,这个念头在诉颜脑子里,如大火一般,点燃了他所有的勇气,烧掉了他所有的理智,他就是在想,如果保护不了他,那么自己宁愿死去。其实诉颜不知道,在诉若刚穿越来这里,诉颜是她看到的第一个人,诉颜也长得很美,所以诉若就一直看他,就是因为诉若经常会犯的花痴病,征服了一颗少年的心,从此那颗心就再也没有回到他的主人那里。这对于诉若是何其幸也,而对于诉颜,又是何其不幸。诉颜长叹一声,手里的诉若的柔荑冰凉,他孩子气的撩开上衣,把她冰凉的手,贴在他的胸口左面,那下面是他的心脏,他想让诉若知道,他和她已经不可能在分开,人们说说而已的同生共死,他与她做到了,不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诉颜宁可自己死了,也要换她一生平安

高处不胜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