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开戏【四】

  诉若搅了搅衣角‘‘回叔父,是府上的汉人师傅教习的。

在哥哥们的师傅中有位汉人师傅,在等哥哥们放课的时候,与他交谈过一二。

他见诉若有习字的天赋,便给了诉若几本字帖,让诉若临摹。

不过这个师傅三天前已经离开贺茂府,回他的故乡了。

这件事父亲和哥哥们应该知道啊。

要是他没有离开的话,就可以叫来对诉若这个假徒弟指点一二了’’

诉若不紧不慢的道来,贺茂保宪也想去前几日确实有个汉人师傅向自己请辞。

所以点了点头,表示有这事。

诉衷也笑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这样好的字是打死我也写不出来的,是吧,二弟?’’

说完还拍了拍诉诺的肩膀,引来了诉诺的一阵嫌恶。

‘‘你是你,别扯上我啊。’’

诉诺一点面子都不给诉衷,诉衷气的咬紧了牙关。

只听这时好久没有动静的安培晴明说‘‘居然如此,那和歌会继续,现在我们来平诗如何?’’

‘‘如此甚好,那就从诉若的这首和歌开始评起’’

贺茂保宪也点头称好。

诉若长出了一口气,但事情不会就这样容易过去的。

聪明如贺茂保宪,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样的水平。

这样好的字,就连安培晴明也很难写出吧,想罢,便看向了安培晴明。

他也在看贺茂保宪,聪明人怎么可能只有贺茂保宪,安培晴明也同样起了疑心。

但是他们两个人都选择了息事宁人,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安培晴明朝着贺茂保宪微微颌首,贺茂保宪也就闭了嘴,不在提及。

诉若的到来,他们现在已知道的一清二楚,不提最好。

曼珠沙华丽,男子舞青衣。长袖不善舞,活该做路骨。彼岸花间岸,世道太热宿。魂归冥岸时,谁管是子嗣。

这次柳口陌又重新念了一遍。

‘‘诉若何来如此深得怨恨?’’柳口陌问道。

从刚才开始,诉若就觉得他怪怪的。

安培晴明的眼皮一动,随后又没了波澜,只是把目光移到了诉若脸上。

诉若倒是没有再假装怯懦,暂时放下对柳口陌的探究,站了起来走进圈内。

歌姬们见到诉若都纷纷停下,唯恐碰到诉若,被诉若责难。

平安京里是有规矩的,歌姬,是不可以触碰贵族的,会被处以剁手的极刑

诉若见状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最中间,从花枝上卸下一朵樱花。

‘‘这怨恨不是我的,是给这起舞的歌姬们而鸣不平。

她们虽然沦落风尘,但也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的只得出卖自己。她们这樱花是一样,零落风尘。

看这樱花努力的开在枝头,其实只是为了生存,结出果实。

不是供人们观赏采摘,最后被只是无情丢在尘土里。

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是来赞赏樱花,但却如此的不屑歌姬们的存在。

我们自持自己是贵族,血统高贵,然而一死,是任谁也逃不掉的。

无论你是歌姬,还是贵族,彼岸间的曼珠沙华是谁都有权欣赏的。

所以诉若斗胆便有了这首和歌。

各位大人夫人小姐们,不要怪诉若偏激。

这只是诉若的想法,但诉若会为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语音刚落,众人还在迷漫的时候,突然想起一阵掌声,让人回神过来。

诉若迎着掌声,正是不甘寂寞的德川星源。

他看着诉若说‘‘这是本王,听到过的最暖心的....空话’’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哦

开戏【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