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轮番上场【七】

  “好久不见了,阿陌。”安培清明诉若温和的笑,然后看向柳口陌。

“是啊,师叔安好,”柳口陌完美一笑

“恩,好啊,去吧,你们就不用陪我这个老头子了。

找安培子玩去吧,他念叨诉若一早上了。”说罢冲着安倍镜桑挥了挥手。

安培镜桑就撇下诉衷他们,走向安培清明。

安倍镜桑是安培清明唯一的孩子,所以难免会备受宠溺。

安培镜桑走到诉若跟前,对着他灿然一笑。

说的“跟我来吧。”也不向安培清明行礼,便径直把诉若拉走。

诉若合了合身子,算是行礼。

然后被安倍镜桑无情的拖走,诉若一脸的不情愿。

心里大骂安培镜桑粗鲁,而且他还没有他父亲好看。

既然有更美的,谁还看他这个次货,怎奈男女有别。

力气上不成正比,所以挣扎了几下,也就随他去了。柳口陌也行了礼,追了过来。

诉衷三兄弟紧跟其后,一路上不知引起了多少客人的侧目,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说真的,不是太好

和歌包括长歌、短歌、片歌、连歌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歌主要指短歌。歌人也是主要指作短歌的人。

短歌有五句三十一个音节,是一种日本传统定型诗,格式为五七五七七的排列顺序。

它始于六七世纪,根据日本最早的诗集《万叶集》记载,和歌是受五言绝句、七言律诗的影响,因此出现短歌五七五七七的形式,即使是长歌,最后也是以五七五七七结尾。

日本除短歌外尚有更短的俳句,它也是定型诗五七五的格式,只有十七个字。

和歌作为日本文学的一种独特形式在历史上留下了异常清丽的风景。

它以和音为基础,多用枕词、序词,声调庄重、流丽。有短歌、长歌、片歌.旋头歌.等多种形式,体现了日本复杂的精神文化。

长久以来,包括笔者在内很多人对和歌有一种错误认识:

以为它只是公卿贵族们自命清高、逃避现实的产物,是只知嘲风弄月的靡靡之音。

但事实上,文学体裁本身并无过错,区别只在如何应用。

而且随着对它的深入了解,你会发现其中不乏至情至性之作,有些更是天籁之音,几可与唐诗宋词媲美

诉若以前在现代的一些小说中看到过和歌的介绍,但还是不太理解他的含义和美感。

今天是安培家一年一度的和歌诗会。

吸引了平安京大小世家贵族无数。

在这初夏的季节里,少女们穿着鲜艳而轻薄的十二单衣,手里拿着羽扇,半遮玉面。

和在母亲的陪同下,与青年男子们巧笑如嫣。

青年们揽着袖子,温文尔雅,有的三五成群。有的身配美人,好不意气。

最晚落败的八重樱还在枝头荼靡,阳光正好,探过树枝,打在他们年轻的脸上。

或许这就是贵族们的奢靡。

他们有的是傀儡,有的却手握重权。

有的是皇亲贵胄,有的是破落侯门。

手握重权者高昂头颅,皇亲贵胄们说话轻狂。

傀儡们养着表面的风光,落魄侯门维持着当年的繁华。

所有人好像安于天命,却又歇斯底里的向上。

诉若愁眉,柳口陌说“百年来,不想行尸走肉,确无野心的人,都被这里拒之门外,这里的人都已是鬼怪,包括你我”

诉若好像听懂,只是没入人群,也巧笑如嫣。

那枝头还没有完全舒展的阳光,多看了她几眼,之后展开了它所有的热情,天,要热了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哦

轮番上场【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