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轮番上场【六】

  而柳口陌更是出神到了天外。

然间她居然觉得诉若今天的衣服和自己穿的红边白袍很像刚成婚的小夫妻。

穿着同款的和服,去丈人家回门。

但是柳口陌却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穷其一生都不可能会出现的场景。

一只能用笑掩过这带了批判似得一语成谶。

柳口陌拉起诉若的手,握在手间“刚才...”他欲言又止。

只是看着正正专注等着他说下去的诉若。

她先是一阵慌神,而后傑然一笑。

说道“没事的阿陌哥哥,我刚才只是去告诉你去和歌会的时间提前了。

而且又想问一些好的和歌,不过我又突然无趣,就跑了出来。

才害你晚来,幸好父亲没有怪罪,要不然大哥非烧了我的头发不可。”

说罢,还下意识的摸了摸乌木一样的头发。

众人被她这可爱模样逗笑。

“我有那么凶吗?动不动就烧你头发,”诉衷不好意思的别过头,不看诉若。

“大哥,我看你还是把她的头发烧了吧。

到时候安培子那个小子肯定就不娶诉若了”诉颜提议道。

众人皆表示赞同,诉若一脸惊恐,捂着头发,一头扎进了坐在她旁边的柳口陌怀里

牛车停住,目的地---安培别院到了。

这里的八重樱在整个平安京都十分有名,是当时安培清明为了迎娶安培夫人而专门建造的。

用来纪念他和安培夫人的情意。

怎奈天妒伉俪,安培夫人在生下安倍镜桑后,难产而亡。

至此以后安培清明就再也没有娶过妻子。

想着车帘就被人拉开,然后就看到了安培子那张妖孽如女人的脸。

“诉衷,诉诺,诉颜,阿陌,诉若,你们来了,我等了你们好久”

说完就伸手准备把诉若扶下马车,却被诉衷一把推开。

然后诉衷径直跳下车。“我的妹妹,我自己来负责”

说罢,便在诉诺和诉颜的帮助下,把诉若从车上架了起来。

“我有那么娇弱吗?”诉若一边从马车上下来,一边看着别扭的几个人。

“再多嘴,就烧了你的头发。”当然这句话...

啊咧咧,居然是从谪仙一样的柳口陌嘴里说出来的。

惊得众人下巴都要掉在鞋面上了,。。。

然优雅如神的柳口陌,却自顾自的拉起诉若的手,向安培清明走去。

“师傅,师叔,”柳口陌恭敬的向贺茂保宪和安培清明行礼。

诉若也向安培清明扶了扶身子。

安培清明点了点头,笑的灿如樱花。

虽然岁月已经给这个男子穿上了浓厚的沧桑,但是他依然不减当年的还是平安京第一美男。

绯色的阴阳袍裁剪合体,身上无熏自有一股淡香。

他的眼睛很美,狭长入眉,都说安培清明的母亲是狐妖,这样看来他的眼睛的确很像狐狸。

而且安倍镜桑,也就是安培子的眼睛,也是如此,这是他们父子俩唯一相像的地方。

诉若很喜欢这样的人,凡事都淡淡的,好像没有什么事,能使他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有一丝波澜。

正好,这也是一个绝顶阴阳师所独有的绝色魅力,诉若看的有些迷乱了,真是好美的人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哦

轮番上场【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